古典杂戏剧本集

2019-10-05 作者:银河国际2266966   |   浏览(136)

  象谓之鹄,角谓之{憬莭,犀谓之剒,木谓之剫,玉谓之雕,金谓之镂,木谓之刻,骨谓之切,象谓之磋,玉谓之琢,石谓之磨。

  梁:高论。

  【前腔】(丑、末)宣限紧,休作等闲。报国家,忠心似丹。(旦)稍迟延半晌,稍迟延半晌。寻思只得些时,面觑尊颜。子父隔绝,雾阻云拦。(合前)

  鸟罟谓之罗,兔罟谓之罝,麋罟谓之罞,彘罟谓之{罒粆,鱼罟谓之罛。

  梁:今天晚了,明天一定请个郎中看看,现在我来给你看看脉。

  【高阳台引】(生、旦上。生)凛凛严寒,漫漫肃气,依稀晓色将开。宿水餐风,去客尘埃。(旦)思今念往心自骇,受这苦谁想谁猜。(合)望家乡,水远山遥,雾锁云埋。

  嫠妇之笱谓之罶。

  梁:愚兄特地到此,一来与仁伯大人问安,二来想看看你家九妹。

  (外)军情怎敢暂留停?(老旦)疾速登程离帝京。(合)正是相逢不下马,从今各自奔前程。

  玉十谓之区。

  银心: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们一块儿出来念书,那多好啊!

  【水底鱼】(净上)三世行医,四方人尽知。不论贵贱。请着的即便医。卢医扁鹊,料他直甚的?人人道我,道我是个催命鬼。我做郎中真久惯,下药且是不懒慢。熟病与他柴胡汤,冷病与他五灵散,医得东边才出丧,医得西边已入敛,南边流水买棺材,北边打点又气断。祖宗三代做郎中,十个医死九个半。你若有病请我医,想你也是该死汉。小子姓翁,祖居山东,药性医书看过,难经脉诀未通。做土工的是我姐夫,卖棺材的是我外公。我若一日不医死几个,叫我外婆姐姐在家里喝风。你是那个?(末)是我。我店中有个秀才,得了病,请你去医。(净)他是甚么病?(末)去看脉便知道,怎么问我?(净)你不晓得,明医暗卜,问得明白了去,方才看脉也对科,下药也对病。(末)也说得有理。我说便说,你不要对那秀才说。(净)你是好意,我怎么就说。(未)那秀才因离乱。不见了妹子,忧烦得病。(净)这等便是忧疑惊恐上来的。不打紧,一贴药就好。(末)先生略待,我进去说了来请你。小姐,太医到了。(旦)公公,他是病虚的人。叫他悄悄的进来,不要惊唬了他。(末)先生,那秀才是病虚的,你可悄悄些进去。(净)我晓得,我晓得。(净进看,击卓大叫诨科。生作惊私。旦抱生科。旦)这太医好没分晓,病虚的人,为何这般大惊小怪。(净)这是我医人的入门诀。(末)怎么说?(净)惊一惊,惊出他一身冷汗,病好了也不见得。(旦)倘或惊坏了怎么了?(净)惊死了也罢了,这个叫个活惊杀。(末)先生且看脉。(净)伸出脚来待我看。(末)还是手。怎么说脚?(净)你不晓得,病从跟御起。(净看脉科。旦)先生,用心看一看,是甚主症侯?(净)这个病症,是乱军中不见了亲人,忧疑惊恐,七情听伤的症侯。(旦)好太医,就如见的。(净)我实不曾见,是王公才方与我说的。(末)呀,我教你不要说。(净)我不说,不表你的好意思。(旦)烦太医再看分晓。

  抟者谓之鹄迹米者谓之糪,肉谓之败,鱼谓之馁。

  【求学受阻】

  [行香子]兴福举眼无亲,进退无门。闻知道结义恩人,广阳镇上旅馆安身。几番寻。几番觅,几番询,此间正是广阳镇招商店了。不免叫一声:店主人有么?(末上)商贾纷纷,士庶群群,大门外马足车轮。主人招接,小二殷勤。俺这里客来多,客来便,客来频。(小生)店主人拜揖。(末)客官何来?

  木谓之虡。

  梁:你们这是干什么?四九:我们这儿也八块年糕呀。

  【柰子花】(净)他犯着产后惊风。(旦)不是。(净)莫不是月数不通?

  絇谓之救。

  梁母:山伯,山伯!(四九:相公!相公!)奴:小姐,花轿快到了,您快点梳妆吧!

  (外)六儿,这里到磁州孟津驿,还有多少路?(丑)爹,不多远了。(外)分付人夫趱行,到孟津驿去安歇罢。(丑)人夫趱行,到孟津驿安歇。

   斪劚谓之定,斫谓之墸<庣斗>谓之[1234]。

  (祝):一句话问得我无言讲,他怎知我是女红妆,本该把终身事儿对他讲,猛想起临行时父命有三桩,事要三思休鲁莽,话到舌尖暂隐藏。

  【前腔】(旦)恩和爱,苦共辛,衷肠告天天怎闻?妾后夫前,恹恹地几曾忘半分,有三言两语,寄也无因。(合前)

  律谓之分。

  梁:还有十八里,歇会儿吧!

  (小生)离合悲欢不自由,(生)心怀萦闷几时休;(末)争似不来还不往,(合)也无欢喜也无愁。

  佩衿谓之褑。

  (祝):无缘对面不相逢。

  (小生)长者息怒且停嗔,听我从头说事因:兴福本为忠孝将,谁知翻作叛离人。长者若拿兴福去,官上加官职不轻。正是得放手时须放手,可饶人处且饶人。

  璆、琳,玉也。

  祝:是啊!

  【五样锦】姻缘将谓五百年眷属。十生九死成欢聚。经艰历险,幸然无虞。也指望否极生泰,祸绝受福。未妥,尚有如是苦:急浪狂风,风吹折并根连枝树;浪惊散鸳鸯两处孤,更全然不想我这病体疾躯。那肯放容他些儿个叮咛嘱付,将他倒拽横拖奔去途。回头道不得声将息,几曾有这般慈父!跌得我气绝再复。死绝再苏,一回价上心来,一回价痛哭。暮雨朝云去不还,强移栖息一枝安;春蚕到老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菜谓之簌。

  祝老爷:英台,你..(祝老爷):怪不得好言相劝劝不醒,却原来在外有了儿女情,美满姻缘你不愿,辜负老父一片心,自从盘古开天地,那有闺女自订亲,马家有财有势有媒聘,梁山伯他与我祝家难联姻!

  第三十五出诏赘仙郎

  卣,中尊也。

  祝老爷:先生,你这十味药简直是开玩笑嘛!

  【粉孩儿】(老旦)相公,匆匆地离皇朝,你心不稳,弃家私老小,去得安忍?(外)只知国难识大臣,不提防万马千军犯京城。君去民逃,常言道“龙斗鱼损”。

  妇人之祎谓之缡。缡,緌也。

  祝:好了。

  【锦缠道】髻云堆,珠翠簇。兰姿蕙质,香肌称罗绮。黛眉长,盈盈照一泓秋水。鞋直上冠儿至底。诸余没半星儿不美。针指暂闲时,花朝月夕,丫鬟侍妾随。好景须欢会,四时不负佳致。

  康谓之蛊,淀谓之垽。

  祝老爷:这个郎中有点面善。

  【沁园春】蒋氏世隆,中都贡士,妹子瑞莲。遇兴福逃生,结为兄弟。瑞兰王女,失母为随迁。荒村寻妹,频呼小字,音韵相同事偶然。应声处,佳人才子,旅馆就良缘。岳翁瞥见生嗔怒,拆散鸳鸯最可怜。叹幽闺寂寞,亭前拜月。几多心事,分付与婵娟。兄中文科,弟登武举。恩赐尚书赘状元。当此际,夫妻重会,百岁永团圆。老尚书缉探虎狼军,穷秀才拆散凤鸾群。文武举双第黄金榜,幽闺怨佳人拜月亭。

  青谓之葱,黑谓之黝。

  (祝):认新坟,认新坟,碑上留名刻两人,梁山伯与祝英台,生不成双死不分。

  第十四出风雨间关

  执衽谓之袺,扱衽谓之襭,衣蔽前谓之襜。

  银心:梁相公请用茶。

  【江儿水】(净)臣道当卑顺,秋毫敢犯之?你道能如太王则迁之,不能则谨守常法。这是不能尧舜其君罪。那百姓每呵,见说仁君迁都避,纷纷从者如归市。你道效死而民勿去,这等拘守之言,怎及得迁国图存之计?

  緵罟谓之九罭,九罭,鱼网也。

  梁:她看了我的信怎么说?四九:她哭了半天,就叫我把这个交给相公。

  【前腔】(小生)店名须号招商?(末)是。这里是招商店。(小生)少浼劳尊长。(末)且说怎么祥个人,姓甚么?(小生)有个秀才身姓蒋。(末)多少年纪了?(小生)三十余上。(末)有。住此两月将傍。(小生)在那里安下?(末)正东下,转那厢。(小生)第几间房儿?(末)从外数,第三房。(小生)他一向好么?(末)染病才无恙。(小生)他今在那里?(末)赎药便回来。(小生)药铺近远?(末)想只在前街后巷。(小生)既如此,我在这里等。(末)里面请坐,想就来也。

  肉曰脱之,鱼曰斫之。

  祝:找师母干什么?银心:跟她实话实说,有一句说一句,请她做个大媒。

  【前腔】(生上)仙子宴瑶池,青鸟书传送,道是无情却有情,既信犹疑梦。(末)禀老爷,状元到了。(外)快请。(末)有请。(外)状元请。(生)老先生请。(净)还是大人先请。(生)不敢,还是老先生请,学生焉敢。(外)僭了。(生)老先生拜揖。(外)状元拜揖。(净)状元大人拜揖。(生)老先生拜揖。(外)状元请坐。(生)学生侍坐。(外)岂有此礼!请。(生)告坐了。(净)状元大人,老司马小姐奉圣旨招阁下为婿,为何不肯应承?(生)二位老先生听禀。

  白金谓之银,其美者谓之镣。

  (梁):英台不是女儿身,因何耳上有环痕?(祝):耳环痕有原因,梁兄何必起疑云,村里酬神多庙会,年年由我扮观音,梁兄做文章要专心,你前程不想想钗裙。

  (生)携书挟策赴天邦,(小生)那更风光直艳阳,(末)路上野花钻地出。(净)村中美酒透瓶香。(见科。净)动问此位老兄上姓?(生)学生姓蒋。(净)贵表?(生)双名世隆。(净)此位?(小生)学生复姓陀满,双名兴福。(净)此位?(末)学生姓卞,双名登科。(生)老兄尊姓贵表?(净)学生姓成,双名何济。我每都是科举朋友,不期而逢,天色将晚,各请趱行几步。

  旄谓之{艹罢}。

  (梁):吞声忍泪别卿去。

  【哭相思】(生、小旦)兄妹当初两分散,谁知此地重相见?(净)这个是谁?(外)这就是状元的妹子。(净)果有这等异事!老天告回,即办尺头羊酒来作贺老司马。(下。生)妹子,你如何得到这里?

  简谓之毕,不律谓之笔,灭谓之点。

  梁: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唉!咱们说到什么地方呀,咱们说到什么地方呀,唉!你看你。

  【前腔】(老旦、小旦)娘和女深感激,蒙恩受德,幸然遇好人相爱惜,免风霜寒冷受劳役也。(未)随我来。向这回廊畔正厅侧,借得些荐和席,冻款款地弯跧水,觅些饮食。(老旦、小旦)多谢官长。今宵得略休息,可怜见子母每天宽地窄。(坐地科。末)天上人间,方便第一。(下)

  大版谓之业。

  (梁):为兄尚未成婚配,胡言乱语你太荒唐。

  (生)乱乱随迁客,纷纷避祸民。风传军喊急,雨送哭声频。(旦)子不能庇父,君无可保臣。(合)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生)娘子,你看一路上风景,好生伤感人也呵!

  篧谓之罩,椮谓之涔。

  (四九、银心):结金兰,胜过同胞,做一个生死之交。

  【罗带儿】(老旦)妾身本宦族,京城久居。为侵边犯阙军奋武,君臣迁徒离中都也。(小旦)散乱人逃避,奔程途,身无主,去无所,惨可可地千生受万苦辛。(合)今宵得借一宿,可怜见子母每天翻地覆。

  羽本谓之翮,一羽谓之箴,十羽谓之縳,百羽谓之緷。

  四九:那可恕我冒失了,对不起..银心:好说,好说。

  【金梧桐】(生)这厮忒倚官,忒挟势,便死待如何?欺侮俺是穷儒辈,俺这里病愈深,他那里愁无际,旅店邮亭,两下里人应憔悴。我那妻,怎教我忍得住恓惶泪?(末)秀才官人,休要短见,且自安息,保重贵体。

  一染谓之縓,再染谓之赪,三染谓之纁。

  银心:相公,梁相公,老师叫你。

  第十一出士女随迁

  繸,绶也。

  梁:幸亏我的文章做好了,贤弟你等会啊,我去去就来。

  【前腔】(外、老旦)吾年老雪满颠,无子承家业,晨昏每忧煎。且喜东床中选,雀屏中目,一双白璧种蓝田,百岁夫妻今美满。山中相,地上仙,人间诸事不萦牵。垆边醉,瓮底眠,从今不惜杖头钱。

  白盖谓之苫。

  银心:夫人,您看这可怎么办呢?祝夫人:偏偏那梁山伯又不早点来。

  【月上海棠】(外)你自想,甚年发迹穷形状?(生)怎凡人貌相,海水斗升量。(旦)非奖,陋巷十年黄卷苦,那时禹门三月桃花浪,一跃龙门便把名扬,管取姓字标金榜。

   衣[1234]谓之衤兒,黼领谓之襮,缘谓之纯,袕谓之[1234]。

  梁:怎么不对。

  岁月易虚,寸阴当惜。不免到书房中将经史检点则个。

  肉倍好谓之璧,好倍肉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

  (梁):愚兄明明是个男子汉,你不该比来比去偏把我比女人。

  (外)手眼快且饶巡院。(末)心机巧枉说周宣。(净)有指爪辟开地面。(丑)插翅翼飞上青天。(并下。小生吊场)你看这一起士兵,倒在我跟前许下三牲去了。这回不走,更待何时?不免拜谢天地则个。

  肉谓之羹,鱼谓之鮨,肉谓之醢,有骨者谓之臡。

  祝:旅途之中。就是未带香烛。

  【前腔】(净)休避些儿苦共勤,苦共勤。提刀携剑共成群,共成群。士农工商钱夺下,回来山寨醉醺醺。(合前)

木豆谓之豆,竹豆谓之笾,瓦豆谓之登。

  奴2:是啊,身子骨要紧,书要念,饭也得要吃啊。

  【驻马听】(净)这咏息昏沉,两手如冰骇死人。叫几个尼姑和尚,做些功果,送出南门,鬼门关上来招魂。叫些木匠,早把棺材钉。

  小罍谓之坎。

  (梁):那一日钱塘道上送君归,柳荫之下做大媒,九妹的婚姻你亲口许,求亲我特为上门来。

  【前腔】(小旦)五更又催,野外疏钟。急算通宵,几叹息,一似这般烦恼,这般孤凄,一身苟活,苟活成得甚的?(旦)俺这里愁烦,那壁厢长吁气。听得怎生,怎生独自个睡?

  黄金谓之璗,其美者谓之镠。

  祝老爷:你怎么总是劝不醒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最好把这些闲事搁在一边。

  【尾声】自从别后音书绝,这些时魂惊梦怯,莫不是烦恼忧愁将人断送也。

  环谓之捐,镳谓之钀,载辔谓之轙,辔首谓之革。

  祝:帮你做事情,还占便宜。

  【前腔】(小旦)流水一似马和车,倾刻间途路赊,他在穷途逆旅应难舍。(旦)那时节呵!囊箧又竭,药饵又缺。他那里闷恹恹难捱过如年夜。(合)宝镜分破,玉簪跌折,甚日重圆再接。

  彝、卣、罍,器也。

  梁:怎么了?祝:我,我有点不舒服。

  【二犯么令】(外)你是娘生父养,逆亲言,心向情郎。(生)我向地,我向地狱相救你到天堂,怎下得撇在没人的店房。(旦合)若是两分张,管取拚残生命亡。

  (祝):老师教诲恩如海,师母栽培德似山,自与梁兄同受业,春花秋月已三年,三年整,整三年,我有满腹心事口难言。

  【青衲袄】(旦怒科)你把滥名儿将咱引惹,直恁的情性乖,心意劣,女孩儿家多口共饶舌,爹娘行快活要他做甚的?要妆衣满箧,要食珍羞则盛设,和你宽打周折。(走科。小旦)姐姐,到那里去?(旦)到父亲行先去说。(小旦)说些甚么?(旦)说你小鬼头春心动也。

  舆革,前谓之鞎,后谓之笰;竹,前谓之御,后谓之蔽。

  祝:多谢师母。

  【醉娘儿】(生)我听言,此情实为可悯。汉子,抬起头来我看。(小生抬头科生)觑着他貌英雄出辈群。(背云科)结交在未遇之先,施恩在当厄之日。看此人一貌堂堂,后来必有好处。欲结义他为兄弟,未知他意下何如?汉子,请起。你不嫌秀士贫,和你弟兄相识认。(小生)小人该死之徒,得蒙长者饶恕,已出望外,焉敢与长者齐躯?(生)这也非在今日,他时须记取今危困。

  衣{此目}谓之襟,衱谓之裾,衿谓之袸。

  银心:小姐在杭城读书的时候,与梁山伯相公义结金兰,形影不离,临行之时,小姐还..祝老爷:讲!

  第二十五出抱恙离鸾

  罺谓之汕。

  梁:小姐。

  【五韵美】休戈甲,罢征戍,区宇宣王化,惠及生灵。恩沾遐迩。如今日之际,海之涯,普天之下,再生重见太平,欢声四洽。仰谢天恩放赦归,再生重睹太平时。尽销军器为农器,不挂征旗挂酒旗。

  弓有缘者谓之弓,无缘者谓之弭。

  (梁):上前一拜谢媒人,贤弟情深意更深,不怪出言多比喻,原来一味想联婚,可笑我冬烘头脑太昏昏哪!

  第三十一出英雄应辟

  斧谓之黼,邸谓之柢,雕谓之琢,蓐谓之兹,竿谓之箷。

  (祝):信难守,物难凭,枉费当时一片心。

  【五更转】(小旦)你望故人如天远,相逢在目前。(生)妹子,你为何认得嫂嫂?(小旦)闺中小姐,曾会你在招商店,拜月亭前,说出心愿。(生)你莫非差了?(小旦)乡贯同,名字真,非讹舛,爹爹、母亲望乞垂怜见,早使相逢,不索留恋。待我请嫂嫂来。姐姐有请。【似娘儿】(旦上)梦里流莺声尚在,出兰房风翻佩带。

  鼎绝大谓之鼐,圆圜上谓之鼒,附耳外谓之釴,款足者谓之鬲,<鬲曾>谓之[1234],[1234],鉹也。

  (祝):梁兄啊!你别动肝火别生气!小弟作揖赔罪你且把怒休。

  【前腔】(生)名儿应错了自先回。(旦)秀才那里去?(生)急急便往跟寻,岂容迟滞。(旦)事到如今,事到头来,怎生惜得羞耻。(拜科)秀才念苦怜孤,救奴残喘,带奴离此免灾危,我也不忘你的恩义。(生)娘子,你方才说不见了令堂,远远望见一位妈妈来了。(旦回头科)在那里?(生近看科)旷野间,旷野的见独自一个佳人,生得千娇百媚。况又无夫无婿,眼见得落便宜。且待我唬他一唬。娘子如何是?天色昏惨暮云迷。

  盎谓之缶,瓯瓿谓之瓵,康瓠谓之甈。

  祝:这种病,药方倒有,只是药引难求。

  【收江南】(外)呀!恰便是骄骢立仗,噤住口不容嘶。将焉用彼过谁欤?那知越瘦与秦肥?你这般所为,你这般所为,恨不得啖伊血肉寝伊皮。

   裳削幅谓之[1234]。

  祝:爹爹一定要女儿上轿?祝老爷:花轿已经上门了,还有什么一定不一定?祝:也好,女儿就依从爹爹。

  【高阳台】(外上)蓂荚更新,流光过隙,桑榆日近西山;有女无家,一心日夜忧烦。使命传宣出建章。微臣深愧沐恩光,可怜年老身无子,特旨巍科择婿郎。老夫亲生一女,小字瑞兰。向者兵戈扰攘之际,夫人途中带回一女,小字瑞莲,秀质贤能,就与我亲生女孩儿一般看待;如今俱已及笄。蒙圣旨着俺招赘文武状元为婿,不免请夫人女孩儿出来,一同遣递丝鞭便了。院子那里?(末上)丹墀日月开金榜,市井骈阗择婿车。覆老爷,有何钧旨?(外)后堂请老夫人与二位小姐出来。(末)老夫人二位小姐有请。

  冰,脂也。

  (梁):我为你汗淋淋,匆匆赶路未曾停。

  (旦)[蝶恋花]春来分外伤怀抱,燕燕莺莺,空自啼春巧。(小旦)三月春花无限好,娇花一夜都开了。(丑扮梅香上)忽听院宇笙歌绕,笑语欢声,花下金樽倒。二位小姐,你心中有甚闲烦恼?忍教辜负韶华老。(旦)我自有烦恼处,你那里知道?

  绝泽谓之铣。

  (梁):愚兄生长在贫门,无势无财怎订婚?学业未成名未就, 一时那有意中人?

  【前腔】(小旦)意儿慌,脚儿痛。颤笃速如痴似懵。(生)苦捱着疾忙行动。(合)郊野看看又早晚烟笼。

  鉼金谓之钣,锡谓之鈏。

  祝:孩儿叩别爹爹、母亲。

  誓山盟,神大须表。办至诚,图久远同谐老。

  以金者谓之铣,以蜃者谓之珧,以玉者谓之珪。

  梁:不要了,不要了。

  第三十八出请谐伉俪

  璲,瑞也。

  祝:员外的话是真的?祝老爷:当然是真的。

  【山坡羊】(生)翠巍巍云山一带,碧澄澄寒波几派?深密密烟林数簇,滴溜溜黄叶都飘败。一两阵风,三五声过雁哀。(旦)伤心对景愁无奈。回首家乡,珠洲满腮。(合)情怀,急煎煎闷似海。形骸,骨岩岩瘦似柴。

  珪大尺二寸谓之玠,璋大八寸谓之琡,璧大六寸谓之宣。

  祝老爷:岂有此理,为父替你攀了这门高亲,难道委曲了你不成。

  第二十六出皇华悲遇

  繴谓之罿,罿,罬也。罬谓之罦,罦,覆车也。

  祝:爹、妈。

  【尾声】酒家眠,权休息,韫匮藏珠隐尘迹,万里前程在咫尺。过却长亭又短亭。看看相近汴梁城;路上有花并有酒,一程分作两程行。

  金镞剪羽谓之鍭,骨镞不剪羽谓之志。

  梁:英台,英台,英台怎么样?银心:梁相公,等一等。

  【前腔】(旦)依旧珠围翠簇,依旧雕鞍绣毂,列侍妾丫鬟使女,送金杯听歌观舞也。(小旦)因灾致福,爱惜奴似亲生儿女。(合前)

  餀谓之饣彖,食噎谓之餲。

  (大合唱):过了一滩又一庄啊!庄内黄狗叫汪汪!

  【三段子】(末、丑)欲随向前,男女辈同行未便,欲落所边,乱军中污辱未免。说只得做兄妹同行呵。相随同到招商店,主人翁作伐谐姻眷。那其问状元染病,正仗那娘子扶持,不意他岳丈相逢拆散锦鸳。(外)夫人,有这等奇事!

  箦谓之笫。

  (梁、祝):相逢好,柳荫树下同拜倒,蒙你不弃来结交。

  (末)早朝奏罢离金阶。(净)戈戟森森列将台。(合)会施天上无穷计,难免今朝目下灾。

  绳之谓之缩之。

  祝:既是月下老人,为什么不把红线把他们二人系在一起呢?

  【前腔】(众)将军凛凛威风,威风。战袍绣虎雕龙,雕龙。山花斜插茜巾红。新寨上,坐山中。商旅过。莫遭逢。商旅过,莫遭逢。

   革中绝谓之辨,革中辨谓之[1234]。

  祝夫人:英台啊,马家的花轿到门口已经半天了,事到如今,难到还退亲不成啊!

  (外、老旦吊场)院子,快去唤宾相过来。(末)宾相走动。(净上)全仗周孔礼乐,来成秦晋欢娱。大叔通报。(末)老爷着你进去。(净)老爷,老夫人,宾相叩头。(外)起来,今日是黄道吉日,我与二位小姐招赘文武状元,你与我赞礼成亲,多说些利市言语,重重赏你。(净)理会得。(请科)

  镂,锼也。

  祝老爷:门当户对,为什么不嫁?祝:谁不知道马文才是不学无术的纨裤子弟啊!

  【折桂令】(外)古人言自有权舆,能者迁之,否则存之。(净)说得好!说得好!你说圣上不如太王。(外)怎忍见犬挈其妻,兄携其弟,母抱其儿。城市中喧喧嚷嚷,村野间哭哭啼啼。可惜车驾奔驰,生民涂炭,宗庙丘墟。

  祝:洗澡,我不去。

  【滴溜子】(外)我有一个道理:明日里,明日里,小设酒筵;媒婆去,媒婆去,传语状元,既然他心中不愿,如何强逼他谐缱绻。(老旦)既如此,你请他来怎么?(外)请来饮酒之间呵,先教他妹子在堂前,隔帘认看。(老旦)此计甚好。

  师母:既然是你母亲病了,是应该回去看看的。

  【前腔】铁球漾在江边,江边;终须到底团圆,团圆。戏文自古出梨园。今夜里且欢散,明日里再敷演,明日里再敷演。自来好事最多磨,天与人违奈若何?拜月事前愁不浅,招商店内恨偏多。乐极悲生从古有,分开复合岂今讹?风流事载风流传,太平人唱太平歌。

  祝:哦!得的是这种怪病。

  【惜黄花】(小生)中都路是本乡,年驾望南往,一程程来到广阳,特来相访。(末)小可敢覆尊丈,有何事嘶问?当买货请商量,要安下却无妨。(小生)小生也非为买货,也不要安下,特来寻人。(末)若是问寻人,道如何模样?

  祝老爷:也只好如此了,你这个冤家真把我气死了!

  【金钱花】(众)翰林史笔如椽,如椽;倒流三峡词源,词源。撮成离合与悲欢。千百载,永流传;千百载,永流传。

  祝夫人:你看如何?祝老爷:怎么?祝英台:女儿不嫁。

  【滴溜子】(末捧诏上)一封的,一封的,传达圣聪;天颜喜,天颜喜,满门诏封。九重红云簇拥,龙章出凤墀,蒙恩受宠。五拜山呼,稽首鞠躬。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夫妇乃人伦所重,节义为世教所关;迩者世际阽危,失之者众矣。兹尔文科状元蒋世隆,讲婚礼于急遽之时,从容不苟;妻王瑞兰,待媒妁于流离之际,贞节自持。夫不重婚,尚宋弘之高谊;妇不再嫁,迈令女之清风。使乐昌之破镜重圆,致陶谷之断弦再续。兵部尚书王镇,保邦致治,有拨乱反正之才;解组归闲,无贪位慕禄之行。陀满兴福出自忠良,实非反叛。父遭排摈,朕实悔伤;萌蘖尚存,天意有在。今尔荣魁武榜,互结姻缘。蒋世隆授开封府尹,妻王氏封懿德夫人。陀满兴福世袭昭勇将军,妻蒋氏封顺德夫人。尚书王镇,岁支粟帛,与见任同。呜呼!彝伦攸序,尔宜钦哉!谢恩!(众)万岁,万岁,万万岁!

  祝:多谢师母。

  【山麻客】(生)你去渡关津,怕有人盘问,又没个官司文凭路引。此行何处能安顿?蓦忽地怕有便人,寄取一封平安书信。

  银心:员外,夫人,连小姐都看不出来?祝老爷:胡闹,这简真是胡闹!

  【前腔】(小旦)功名事本在天,何必心过虑?且从他得失,任取荣枯。为人只恐身无艺。暂时间未从心所欲,金埋土,也须会离土。(合前)

  祝:你怎么知道呀?银心:我怎么不知道,刚才我在门口看见老婆子打咱们家门口出去,说她是向咱们家员外给你提亲来的,不用说准是梁相公家派来的。

  【步蟾宫】(生上)龙潭虎穴愁难数,更染病耽疾羁旅。分别人妻两南北,谁念我无穷凄楚?

  (梁):送子观音堂中坐,金童玉女列两旁。

  (老旦)相公万福。(外)夫人少礼。(旦)爹爹万福。(外)孩儿到来。(老旦)[临江仙]相公,忽听朝廷颁敕旨,传宜未审何因?(外)使臣走马到家门。教老夫急离龙凤阙,缉控虎狼军。(旦)爹爹,朝中多少文和武,缘何独选家尊?(末)惟行君命岂私身?正是“家贫显孝子,国难见忠臣。”(旦)爹爹迟些去也无妨,(外)孩儿说那里话?我若迟延,是违忤了朝廷了。今日将家事交付与你母子,就此起程。(老旦)相公路上带谁去伏侍?(外)六儿北边惯熟,带六儿去。(老旦)院子叫六儿过来。(末)六叔。老爷叫。(丑上)听得爹爹叫,即忙就来到。爹爹,奶奶,小姐。六儿叩头。(外)六儿,我奉圣旨,往北边和番,带你去伏侍。快去收拾行李。(丑)理会得。(叫科)媳妇收拾我行李,我随爹爹往北边走一遭。(老旦)老身已分付安排杯酒,就与相公饯行,看酒来。(丑)酒在此。

  梁:那里那里,喔!刚才听这住小哥说,府上还有住小姐也想念书。

  [浣溪沙](小旦)阶前萱草簇深黄,槛外榴花叠绛囊,清和天气日初长。(旦)懒去梳妆临宝镜,慵拈针指向纱窗,晚来移步出兰房。(小旦)姐姐,当此良辰美景,正好快乐,你反眉头不展,面带忧容,为甚么来?

  祝:这个,医家之道嘛,在乎“望闻问切”,望者观气色也,闻者听声音也,问者问病情也,切者切六脉也,但不知令嫒的贵恙因何而起?祝老爷:

  【川拨棹】(生)心相诳,更不将恩义想。(旦)无奈何事,无奈何事有参商。父逼女,夫言妇伤。(合)苦别离,愁断肠;两分离,愁断肠。

  (梁)男女分明何用猜,英台怎会是裙钗,明明师母开玩笑,山伯书呆

  第四出罔害皤良

  梁母:他还没有回来呢!

  【前腔】(旦)秀才,你儒业祖传袭,文章幼攻习。我低低问,暗暗猜,心疑忌,叔伯远房姑舅的?(生)不是。(旦)敢址两姨一瓜蒂?(生)也不是。(旦)这不是。那不是,怎行这个贼兄弟?(净)告主帅。主帅好意,劝那娘子饮酒。那娘子反骂主帅。(小生)哥哥,兄弟好意,劝嫂嫂饮酒,如何反骂兄弟?(生)兄弟,你小校听错了。道这不是,那不是,怎有这个好兄弟?赛关张,胜刘备。(旦)秀才去罢。

  祝:请问员外夫人,府上哪位玉体违和啊?祝老爷:是小女身体不适。

  第三十四出姊妹论思

  祝老爷:要是真的看不出来,我就让她去。

  (净)聂贾列奏闻陛下,陀满海牙故意阻驾,陀满兴福造意出军,父子将谋为不轨。(末)官里道来,陀满海牙父子既有反叛这心,着金瓜武士打死。(外)圣上,谗言不可听信。(小生,丑扯外下。末)官里道天,陀满海牙三百家口,不分良贱,尽行诛戮。龆龀不留。就差聂贾列前去监斩,不得有违。(净)奉圣旨。

  梁:什么八块年糕?银心:他是说八拜之交。

  【前腔】(生)闷可消除,只怕醉倒黄公旧酒垆。(旦)秀才,天色晚了,去罢。(生)天晚催人去。(丑)好热酒在此。(生)好酒留人住。咍!香醪岂寻俗,味若醍醐。曾向江心,点滴在波深处,慢橹摇船捉醉鱼。

  (祝):梁兄!梁兄!这都是我把梁兄累!

  (旦)也罢,你先去!(小旦)推些缘故归家早,花阴深处遮藏了,热心闲管是非多。冷眼觑人烦恼少。(下。旦)这丫头去了。天色已晚,只见半弯新月,斜挂柳梢,几队花阴,平铺锦砌,不免安排香案,对月祷告一番。[卜算子]款把棹儿台,轻揭香炉盖,一炷心香诉怨怀,对月深深拜。(拜科)。

  祝老爷:英台,为父正惦记著我儿的亲事呢!偏偏今天就有人来为我儿提亲,这岂非不是一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门亲事真是天凑良缘,我已应允了,你看如何!

  第四十出洛珠双合

  银心:看什么呀,有什么好看?同学:那多难为情呀..同学:谁说不是呢..同学:活像个大姑娘,真像个大姑娘。

  【油葫芦】则见几个巡捕弓兵如虎狼,赶得俺慌上慌?忙上忙。天那,这场灾祸,无可提防。见那厮恶吽吽手里拿着的都是枪和棒,唬得俺战兢兢小鹿儿在心头撞。这壁厢无处隐藏。且住,这里有一都高墙,墙边有口八角琉璃井。曾记得兵书上有个金蝉脱壳之计,不免将身上红锦战袍挂在这枯桩上,翻身跳过墙去。待那士兵来时,见了这袍,则道俺坠井身亡,一定打捞尸首。那时陀满兴福在墙那边,不知走了多少路了。好计,好计。将俺这锦红袍,锦红袍脱放在枯桩上。呀,衣服脱了,粉墙这等高峻,如何跳得过?自古道人急计生,不免攀住这杏花梢,跳将过去。跳过这粉墙,恰便似失路英雄楚霸王。教俺兴福慌也不慌?不觉来到花影傍。呀,好大风,想必是天神过往。且在这花叶底下,暂躲一躲,再作区处。(下)

  (梁):我从此不敢看观音。

  (末)来者何官?(净)臣聂贾列奏闻陛下。(末)所奏何事?(净)奏为保国安民事。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冒奏天颜,恕臣万死万死。臣闻番兵犯界,突入榆关,离俺中国只有百二十里之地。况彼人强马壮,本国将寡兵疲,难以当敌。不若迁都汴梁,上保社稷无危,下免生民涂炭。(末)官里道来,汴梁有何好处,可以迁都?(净)夫汴梁者东有秦关,西有两隘,南有函谷,北有巨海,地雄土厚,可以迁都。所谓“王公设险,些守其国。”愿我王准臣所奏,不必迟回。(末)官里道来,可退在午门外,与众官商议,即便迁都汴梁,兔致两国相争,实为便益。(净)万岁,万岁,万万岁!(退科)

  (先生):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大合唱):先治其国。

  【前腔】(小旦)不容奴在此间,千羞万惭。开口告人难上难,伤情无语泪偷弹也。(末)这般恓惶事恁愁烦?(末)罢罢罢,自古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看你这两个妇人?也不是已下人家的。我这里不留你,前途恐遇不良之人;留你在此,怕有官员来往,不当稳便。千万不可言语啼哭。(老旦、小旦)这个不敢。(末)不忍见你受摧残,静悄悄地留一夜来早散。(老旦、小旦)今宵得暂安眠,可怜见子母每天昏地暗。(末)就在那回廊底下,暂歇了罢。

  银心:小姐、小姐、小姐,不好了。

  第二十二出招商谐偶

  (梁):一桩桩,一件件,桩桩件件猜不透,唉!我是个大笨牛,大笨牛。

  【上马踢】(老旦上)干戈动地来,车驾迁都汴。儿夫离帝京,路遥人又远。军马临城。无计将身免。这苦怎言,祸不单行,中路儿不见。

  梁:喔!祝兄。

  (净)你们见也不曾?(众)见甚么?(净)攀脊梁不着,一个矮子。(众)攀脊梁不着,是个长子。(净)在这里,在这里。(众)在那里?(净)你看这脚迹不是陀满兴福的?(众)怎么晓得是陀满兴福的?(净)陀满兴福是个雕青大汉,他人长脚也长。(众)有多少长?(净)待我量一量,看有一丈七八长。(众)一丈七八长。且住,脚迹在这里,怎么就不见了?(净)是跳过墙去了。(众)这墙是谁家的?(外)是蒋举人的花园。那个先进去?(净)你们进去。(众)还是你进去。(净)也罢,我有个分晓。待我先把这棍子丢将进去看。(丢棍科。末)这个是护身龙,怎么丢了进去?(净)如今不叫他是护身龙。(末)叫做什么?(净)叫做查实。(末)怎么叫做查实?(净)丢这棍子进去,倘知里面有沟有河,有人有狗,也晓得个明白。故此叫做查实。(末)如今丢在那里响?(净)在平地上响,待我进去。(作跳墙科)呀,有个神像在此。牌上写着是明朗神之位。且住,陀满兴福是个有本事的人,倘撞着了他,一拳打得稀烂,还出去叫他们一齐进来。(跳出科。末)怎么又出来了,可见甚么?(净)不见甚么,只见一个神道,坐在那里。和你都跳去看。(末)我们奉上司拿人。和你推倒墙进去,怕他甚么蒋举人?墙倒众人推。(众)是如此。(众推科)果然有个神道在此。(净)列位哥哥,我和你在神道前面许下一个愿心,保佑你我早拿得陀满兴福,你道如何?(众)好好。(丑)我许一只鹅。(净)我就许一只鸡。(末)我许一刀肉。(外)我就许酒果纸烛,都在我身上。(众)明朗神爷,我每都是士兵,奉上司明文,捉拿陀满兴福。若拿得着,还你一个三牲。(丑)若拿不着,我那儿,你休怪。(外)神明怎么去亵渎他?(末)来和你在此嚷了半日,他就在也去了。和你还到墙外边去,追寻踪迹。(净)说得有理,快来,快来,走在这里。(丑)在那里?(净)这不是陀满兴福的红锦战袍?想是见我们追得紧急,坠井而亡了。(丑窥井科)一个一个。(外看科。丑)两个两个。(外)不是,是我和你的影子。(丑)怎么有人在里面说话?(外)是我和你的应声。哥,被他使了计了。(净)使甚么计?(外)金蝉脱壳之计。他哄我和你在此打捞尸首,他不知去了多少田地了?不如拿这领衣服去请赏罢。(众)说得有理。

  〔开头加括号者为歌唱部分,穿插于说白部分中的歌唱,以此方式区隔。〕

  【东瓯令】(旦上)我那娘!心如醉,泪交流。去远家尊绝信久,途中母子生离别。这苦如何受?一重愁翻做两重愁,是我命合休。我那娘!(下)

  银心:是。

  【满江红尾】(小旦上)我那哥哥!大喊一声过,唬得人獐狂鼠窜。那里去了,哥哥!怎生撇下了我?教我无处安身,无门路可躲。我那哥哥!(下)

  梁:对不起,对不起。

  (生)寻踪访迹遇林中,(旦)受苦扶危出祸丛。(上)我和你有缘千里能相会,(旦)我只是无缘对面不相逢。(生)娘子,你怎么把言语都说远了,你敢是忘了?(旦)奴家不曾忘了甚么。(生)既不曾忘,可记得林榔中的言语来?(旦)林榔中曾与秀才说兄妹同行。(生)这也有来,我说面貌不同,语言各别,娘子又怎么说?(旦)奴家再不曾说甚么?(生)正是贵人多忘事。娘子再想。(旦)奴家想起来了,说怕有人盘问,权说做夫妻。(生)却不来,别的便好权,做夫妻可是权得的?我也不问娘子别的,可晓得仁、义、礼、智、信?不要说仁、义、礼、智,只说一个“信”字。(旦)“信”字怎么说?(生)天若爽信,云雾不生;地若爽信,草木不长。为人可失得信么?(旦)奴家也不曾失信与秀才。(生)既不失信,如何不依林榔中的言语?(旦)秀才,你送我回去,多多将些金银谢你吧。(生)岂不闻书中自有黄金屋,要你那金银何用?(旦)也罢,你送我回去,我与爹爹说与你个官儿做罢。(生)呀!官是朝廷的,是你家的?我一路来,到不曾问得娘子,不知娘子是何等人家?(旦)秀才,你不问起也罢,若问我家中事情,不要说与你同行同坐,就是立站的去处,也没有你的去处。(生)韩景阳大来头,你却是何等人家?愿闻。(旦)奴家祖公是王和,父亲见任兵部王镇尚书,母亲是王太国夫人,奴家是守节操的千金小姐。(生)既是千金小姐,怎么随着个穷秀才走?(旦)不知你妹子随着那个哩?(生)你自身顾不得,那管得别人?且住。不要与他硬,若硬,两下里就硬开了,还要放软些。娘子元来是宦家之女,我蒋世隆低眼觑画堂,尚然消受不起,倒与娘子同行同坐,望娘子高抬贵手,饶恕蒋世隆之罪。(跪科,旦亦跪科)大恩人请起。(生)咳,你既知我是大恩人。

  银心:小姐。

  【三棒鼓】(外、丑引众上。外)君臣迁徙去如星。只怕土产凋零也。人不见程。(众)一程两程,长亭短亭,不住行。如今海晏河清也,重逢太平,重乐太平。

  (马):下一句。

  【红芍药】(外)兵扰攘,阻隔关津。思量着,役梦劳魂。(丑)眼见得家中受危闲,望吾乡,有家难齐。(老旦)孩儿,历尽了苦共辛,娘逢人见人寻问。只愁你举目无亲,子父每何处厮认?

  (梁):既然我是呆头鹅,从此莫叫我梁哥哥。

  【恋芳春】(生、小生上)宝马骄嘶,香车毕集,灯光如昼通明。(旦、小旦上)彷佛天台刘阮,仙子相迎。(合)夙世姻缘已定,昔离别今成欢庆;相随美满夫妻,强如鸾凤和鸣。(净赞礼拜撒帐科。生、小生把酒科)

  梁母:不会的。

  【銮江令】(合)烦恼多历遍,忧愁怎消遣?眼儿哭得破,脚儿行得倦。五甲复十里,一日如同过一年。但愿前途去,早早逢亲眷。

  祝:谢坐。

  【一撮棹】(外)夫人只得就此分别了。今日去,便驰驿离乡关。朝廷命,疾登途,怕迟晚。(老旦)兵南进,兴戈甲,取江山。(旦)遭离乱,家无仁,怎逃难?(外)虽士马侵边紧,两三月便回还。(老旦)专心望,望佳音,报平安。

  四九:好热,相公,这儿离那尼山到底还有多远。

  第六出图形追捕

  祝夫人:等她祭坟之後,再到马家拜天地也不算迟呀!

  【驻马听】(生、旦上)一路里奔驰,多少艰辛,来到这里。且喜略时才肃静,渐次平安,稍而宁息。恨悠悠千里旅情悲,苦恹恹一片乡心碎。感叹咨嗟,伤情满眼关山泪。

  (祝):轿前两盏白纱灯,轿後三千银纸锭,花轿先往南山旁,英台要草桥镇上祭兄坟!

  【莺集御林春】(小旦)恰才的乱掩胡遮,事到如今漏泄,姊妹每心肠休见别,夫妻每是有些周折。(旦)教我难推怎阻,罢罢,妹子,我一星星对伊仔细从头说。(小旦)姐姐,他姓甚么?(旦)姓蒋。(小旦)他也姓蒋,叫甚么名字?(旦)世隆名。(小旦)呀!他家住在那里?(旦)中都路是家。(小旦)姐姐,你怎么认得他。他是甚么样人?(旦)是我男儿受儒业。

  祝:死丫头。

  【羽调排歌】(老旦)黯黯云迷,寒天暮景,驱驰水涉山登。萧萧黄叶舞风轻,这样愁烦不惯经。不忍听,不美听,听得胡笳野外两三声。(合)风力劲,天气冷。一程分作两程行。

  (梁):天生男女本公平,人世荒唐不近情。

  (旦)往时烦恼一人悲,(小旦)从此凄凉两下知。世上万般哀苦事,无过死别共生离。

  祝夫人:啊!怪病。

  (外)夫人言之有理。六儿,叫驿丞催趱船只,即日起程。(丑叫科。内应科。)

  四九:这个人八成是聋子--喂!你们到哪儿去呀?银心:你干什么呀!

  【望梅花】(生上)瑞莲!叫得我不绝口。恰被喊杀声流民四走。慌急便寻,不知个所有。此间无处安身,想只在前头后头。瑞莲!(下)

  师母:想家,想家就请几天假回去看看吧!

  【渔家傲】(老旦)天不念去国愁人最惨凄,淋淋的雨若盆倾,风如箭急。(旦)侍妾从人皆星散,各逃生计。(合)身居处华尾高堂,但寻常珠绕翠围。那曾经地覆天翻受苦时。

  祝:银心啊,既然这样,就依梁相公吧。

  (末)事迹相同说不差,(丑)这般异事实堪夸;(小生)落花有意随流水,(生)流水无情恋落花。

  师母:是啊!

  (外、末、净、丑上)这厮往那里走?(小生)你这伙是什么人?拦我去路。(众)快留下买路钱去。(小生)我且问你,这路是你家的?我且是没钱在身边,就有,你每也要我的不得。(丑)你是贼的老子?要你的不得?(净)啐!贼的儿子。(小生)怎么叫做买路钱?(净)我每这个虎头寨,但是打我这里经过,要几贯买路钱;若是没有,一刀两断。(小生)你这伙元来是剪径的毛贼。(净)罢了,叫出表字道号来了。(小生)我行来路远,肚中饥又饥,渴又渴。有酒饭拿来吃,有盘缠送些我,做个过路好看钱。饶你这伙毛贼的性命。(净)倒要土地三陌纸?(丑)哥,但是过我这山的人,少不得大胆说几句大话唬人。(净)说得有理,待我去拿他过来,唗,你休得说大话。战得我过,饶你性命。(小生)你来。(净倒科。丑)罢了,倒了虎头山的架子。待我去拿他。你要活的,就是活的;要死的,就是死的。唗,这厮看刀。(小生)你来。(丑跪倒私。净)不是这等。和你众人齐上去与他杀,叫他双举不敌四手。(丑)这个有理。和你齐上去。(小生)你每都来。(众战倒科。丑)这个人果然有些本事。快拿那话儿来。(末)甚么那话儿?(丑)戴在头上生疼的。(净取盔跪介)壮士爷。(丑)啐,怎么跪了他,又叫爷?(净)再不要惹他打了疼处。壮士爷!(末)又叫爷?(净)哥,奉承他些罢。(小生)怎么说?(净)众人没有什么孝顺,只有一顶嵌金盔在此。壮士爷若戴得,就奉送。(小生)拿上来。你这伙毛贼也有这顶好金盔。(净)众人也指望成些大事,特打在此的。(小生戴科)倒正好。(众)可疼?(小生)什么疼?(净)你不头疼?(小生)我怎么头疼?(净)你可眼花?(小生)我为甚眼花?(丑)这却是真命强盗。(外)真命寨主。(众)禀壮士,你来得去不得。(小生)我怎么来得去不得?

  (祝):梁兄切莫太伤神,珍重年轻有用身,放下婚姻谈友爱,何时你再上我家门?(梁):将来有命终相见,无命今生不相逄,只有向草桥镇上认新坟。

  【山坡羊】那日因遭兵燹,兄妹移家迁汴,乱军中拆散雁行,两下里追寻不见,叫瑞莲,有个佳人忽偶然。(净)那佳人怎么就肯答应?(生)那佳人叫名瑞兰,与瑞莲声音厮类,故应错了。(净)既如此,曾与他配合也不曾?(生)相随同到招商店,合卺曾凭媒妁言,交欢,谁知一病缠?学生正染病间,被他父亲--也是王尚书--偶然遇见,夺回去了。(净)咳!这个天杀的老忘八!(生)堪怜,分开凤与鸾。(净)那是一时的事,也抛撇得下了。今日相府认亲,状元大人如何再三不允?

  梁:怎么啦,是不是很厉害呀?银心:不,不是,我们相公刚睡着。

  【前腔】(旦)盏落归台,却早两朵桃花上脸来。酒保将酒过来,待我也回那秀才一杯。(丑背云)跷蹊,待我问他。官儿,方才娘子说:‘酒保看酒过来,待我也回那秀才一杯。’‘那’者是怎么说?(生)这是我那里乡音,“那”者是好也。(丑背云)待我也打腔儿哄他。(叫科)伙计看那酒来,那下饭采。(生)酒保,甚么‘那酒’‘那下饭’?(丑)官儿就不记得了,我这里也是‘那’者好也。(生)休取笑。(旦把酒科)多感君相带。(生)多谢心相爱。(旦):咍!擎樽奉多才。(生)小生也不会饮。(旦)你量如苍海。(土)酒保减一减我吃。(丑)甚么说话,吃一个满面杯。(旦)满饮一杯,暂把愁怀解,乐以忘忧须放怀。

  四九:相公,相公。

  第十七出旷野奇逢

  祝夫人:郎中来了。

  第二十二出招商谐偶

  祝:银心,你说好了!

  【五供养】(旦)别来久矣,自离朝尊体无恙。骨肉重再睹,喜非常。(外)孩儿,屈指数月,折倒尽昔时模样。思故里,念家乡,多少鬓边霜。

  (大合唱):啊..啊..光阴如箭似水来,匆匆过了三长载,梁山伯、祝英台,情重如山深如海。一个是说古论今言不断,一个是嘘寒问暖口常开, 转眼三年容易过,匆匆春去春又来。

  第十出奉使临番

  先生: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前腔】(丑)潋滟流霞。(生)酒保,你怎么把脸儿遮了?(丑)小人脸儿不那个,恐娘子见了不肯吃酒。不比寻常卖酒家。娘子请一杯。(旦)我不会吃。(丑)小人跪了。(旦)请起,我吃。(丑)娘子出路人,要不吃单杯,吃一个双杯。(把酒科)村店多潇洒,坐起极幽雅。(旦)我再吃不得了。(丑)没奈何,小人又跪下。(旦)也罢,起来,我再吃一杯。(丑)咍!何必论杯斝,试尝酬价?爱饮神仙,玉珮曾留下,今后逢人吃甚茶?

  动手动脚的。

  [眼儿媚]倾家荡业任飘零,受尽苦和辛。雁行中断,鸾俦生拆,无限伤情;穷途更多灾病,囊底已无缗。恁般正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蒋世隆自从与娘子分别,忽已月余。这几日身子虽觉渐安,争奈举目无亲,萧条旅馆,好生感伤人也!

  梁:祝兄。

  【薄幸】(生上)凛冽寒风,淋漓冷雨,送君臣南北,父子东西。(小旦上)心肠痛,不幸见刀兵冗冗。(合)缨故国云山远濛濛。

  梁母:山伯,山伯!(四九:相公!相公!)梁:英台!

  第十一出士女随迁

  梁:四九,四九!

  【金珑璁】銮舆迁汴梁,朝廷,你信谗言杀害忠良,忠孝军尽沫亡。慌慌逃命走,此身前往何方?天可表我衷肠。俺陀满兴福,〔水调歌头〕本为忠孝将,翻作叛离人。番兵犯界,迁都远避驾蒙尘。严父金阶苦谏,圣怒一门赐死,亡命且逃生。上天天无路,入地地无门。

  (梁):可惜中间缺牡丹。

  【啄木鸟】(末、丑)他说遭离乱,值变迁,民庶逃生离故园;兄携妹远涉风烟,乱纷纷戈戟森然,喊杀中妹子忽不见,前村后陌都寻遍,声唤多娇蒋瑞莲。(外)那时寻见也未?

  银心:夫人,小姐刚睡著。

  【三棒鼓】(外王尚书、丑六儿引众上。外)一鞭行色塑南京,喜得两国通和也无战争。边疆罢征,边烽罢惊,不暂停。(合)如今海晏河清也,重逢太平,重乐太平。

  并不呆。

  【雁过南楼】(生)此间难容汝身。但人知彼此遭迍。兄弟,你衣帽那里去了?(小生)衣帽多失落了。(生)叫院子取我的衣帽并银子十两出来。(末上)衣帽银子在此。(生)你且回避。(末下。生)无物赠君,些少鏒银,不嫌少,望留休哂。(小生)多谢哥哥。(生)兄弟,你此去呵,莫辞苦辛。暮行朝隐,更名姓,向外州他郡。兄弟,你方才打从那里来的?(小生)后围墙上跳过来的。(生)我如今送你到前门出去。(别科)

  梁:愚兄先辞了。

  双手擘开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门。 

  祝:怎么了,自己补衣服呀?梁:谢谢,谢谢。不行啊。

  【前腔】(小旦)姐姐,因谁牵惹芳心,媚容香褪,嫩脸桃衰,看看恁宽尽金缕罗衣。(旦)休疑,只为伤春,知他怎生,年年如是。(丑)休对晴天暖日,轻可地过了寒食。二位小姐,这等好天气,同到后花园闲步一回也好。

  师母:你们两个既有婚约,你就应该早去求亲,明天早上禀明老师,下山访英台去吧!

  【前腔】(小生)何必说甚的?众喽啰,便推转斩首,更莫迟疑。(众扯科)将他扯起,倒拽横拖,横拖倒拽,把军令遵依。(生、旦)魂飞。才逆旅穷途认妻,早背井离乡做鬼。听哀行,望雷霆暂息,略罢虎狼威。

  (四九):漂来了一对大白鹅。

  (生)媒婆院公,烦你多多拜上老爷,断然不敢奉命。

  祝老爷:这是什麽话,焉有终生不嫁之理!

  【摧拍】(外)受君恩,身居从班。食君禄,怎敢辞难?(老旦)此行非同小看,非同小看。缉探上京虚实,便往边关。漠漠平沙,路远天寒。(合)一别后涉水登山。今日去,甚时还?

  (祝):求师同是别家园,萍水相逢信有缘,从此书窗得良友,如兄如弟共钻研来。

  (外)尽日笙歌按玉楼,(老旦)忽朝军马犯皇州,(旦、小旦)但知会取非常乐,(合)须是提防不测忧。(外)夫人,今日幸喜骨肉团圆,夫妻再合,早己分付安排酒肴庆贺,不知完备未曾?院子那里?(末上)匈奴遥俯伏。汉相俨簪裾。覆老爷,有何分付?(外)分付你安排酒肴,可曾完备否?(未)完备多时了。(老旦)看酒过来。(旦送酒科)

  (祝):不咬前面男子汉,偏咬後面女红妆啊!

  【五更转】(旦)你的病未痊,我却离身畔,心中常挂牵。(生)苍天保佑,保佑身康健。与那结义兄弟呵,武举文科,同登魁选,蒙圣恩特议亲,岂吾愿!(合)相逢到此,到此真希罕。喜动离怀,笑生愁脸。

  祝:不吃不吃,说不吃就不吃。

  第十五出番落回军

  祝老爷:只要能治好小女的病,不论任何珍贵药品,我都不惜金钱。

  第十三出相泣路岐

  说你自己许的亲,传说出去了总不大好听,我看你就委曲了吧!

  【金钱花】(生、旦)听得数声锣筛,锣筛。好汉山前齐摆。齐摆。个个狞恶似狼豺。(外、末、净、丑上)留买路,与钱财;不留与,便杀坏。你两个是甚么人?快留下买路钱去。

  梁:小弟有话就是不便启齿。

  第二十出虎头遇旧

  祝老爷:花轿已经上门了,你们怎么还不替小姐打扮起来!

  【混江龙】大金主上,怨着大金主上,信谗言佞语,杀害我忠良。把俺忠孝军都杀尽,教俺一身逃难,离了家乡。朝廷忙传圣旨,差使命前往他方。把兴福图形画影,将文榜遍地里开张。拿住的请功受赏,但人家不许窝藏。却教俺走一步一步回头望。痛杀淹爹和娘。走得俺筋舒力乏,唬得俺魄散魂扬。

  祝:她是说小弟不惯与人同眠,如梁兄一定要住在这儿,那么就请梁兄另一条被吧!

  (旦慌科)秀才,带奴同行则个。(生)娘子差矣,我自家妹子尚且顾不得,怎带得你?

  祝:一定看不出。

  (老旦、小旦上,看科。老旦)孩儿,这可是你哥哥?(小旦)呀!正是我的哥哥。(见科)

  先生:饱食终日的下一句。

  【玉芙蓉】(生)胸中书,富五车,笔下句,高千古。镇朝经暮史,寐晚兴夙。拟蟾宫折桂云梯步,待求官奈何服制拘?教人怨,怨不沾寸禄。(合)望当今圣明天子诏贤书。

  梁:唉呀!好烫啊!

  (末)官人,娘子,我两口在隔壁听得许久。颇知一二,你也不要瞒我了。(生)既如此。瞒不得公公、婆婆了,(末)秀才官人。他是宦族名流,深闺处子。自非桑间之约,濮上之期。焉肯钻穴相窥,逾墙相从。秀才官人。你是读书之人,岂不闻柳下惠之事?(生)惶恐,惶恐。(末)秀才官人莫怪,请到前楼去坐一坐,老夫别有话说。(生)是如此。(下。末)小姐在上,老夫有一言相告:“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权也”。权者反经合理之谓,且如小姐处于深闰,衣不见里,言不及外,事之常也。今日奔驰道途,风餐水宿,事之变也。况急遽苟且之时,倾覆流离之际,失母从人二百余里。虽小姐冰清玉洁,惟天可表。清白谁人肯信,是非谁人与辨?正所谓昆冈失火,玉石俱焚。今小姐坚执不从,那秀才被我道了几句言语,两下出门,各不相顾,若遇不良之人,无赖之辈,强逼为婚,非惟玷污了身子,抑且所配非人。不若反经行权,成就了好事罢。(旦)望公公、婆婆收留奴家在此。倘或父母有相见之日,那时重重相谢,决不虚言。(末)呀!收留人家迷失子女,律有明条,况小店中来往人多,不当稳便。既然不从,小姐,请出去罢。(旦悲科。净)老儿,他只因无父母之命,又无媒妁之言,我两人年纪高大,权做主婚之人,安排一樽薄酒,权为合卺之杯。所谓礼由义起,不为苟从。我两老口主张不差,小姐依顺了罢。(旦)我如今没奈何了,但凭公公、婆婆主张。(净)老儿,小姐也是看上这秀才的,他也要拿些班儿。(末)你去看酒来,待我请那秀才官人来。秀才官人有请。(生上。末)被老夫功从了。(生揖科)多谢公公。(净上)老儿,酒在此了。(末把酒科)

  梁:我爱你如弟。来。

  第三十五出诏赘仙郎

  (四九):我是个小笨牛。

  第三十出对景含愁

  (祝):你抱病含愁怎能行!

  (合)避难一心忙似箭,逃生两脚走如飞。

  南山路旁了。

  【前腔】(小旦)一回价,暗自忖,非亲怎知却是亲;你东咱西,荒荒地路途人乱奔,自一别半载,杳然无闻。(合前)

  梁:那一定是刚才受了风寒,我看看去。

  第八出少不知愁

  祝:唉!拿走拿走。

  【前腔】(生、旦)告饶恕。魂飞胆颤摧,神恐心惊惧。此身恁地负屈死,真实何辜?(众绑生、旦科)且执缚,管押前去山寨里,听从区处。(生、旦)到那里,吉凶事全然未知。

  梁:贤弟,怎么了?祝:没有什么,只不过受了点风寒,有点发烧。

  [玉楼春](旦)深沉院宇无人问,纵然有便难传信。(小旦)这边愁似那边愁,伊的恨如奴的恨。(旦)心下慢然思又忖,口中枉自评和论。(合)有时欲向梦中诉,梦又不成灯又烬。(旦)妹子,这些时天下文武贤良。都来赴选,不知你哥哥也曾来否?好闷人也!(小旦)哥哥料应在此,只怕他不得成名,就知道姐姐消息,也难来厮见。

  祝老爷:郎中!?银心:见过我家员外夫人。

  【尾声】埋名避祸捱时运,满望取皇家赦恩。罪大弥天,其时许自新。(生)古语积善逢善,(小生)常言知恩报恩。(合)此去愿逢吉地,前行莫撞凶门。

  (祝):心又慌来胆又小。

  【风入松】(生上)同声相应气相求,同占鳌头。(小生上)追思往事皆成谬,伤情处不堪回首!(合)幸喜声名贵显,相期黼黻皇猷。

  奴1:好好....不吃不吃。

  【前腔】(旦)才郎意坚牢,才郎意坚牢,贱妾难推调。只恐容易间,把恩情心事都忘了。(生)蒋世隆若有此心。与你星前月下去罚下誓来。(旦)你自去罚。(生)蒋世隆若忘了小姐厚恩,永远前程不吉。海

  四九:是。

  【忆多娇犯】(老旦)前路梗,行步生,那更大将暝。尤心战兢兢,伤情泪盈盈。那些儿凄惨,那些儿寂寞,清风明月最关情。无人来往冷清清,叫他不应天怎闻?不忍听,不美听,听得疏钟山外两三声。(合前)

  祝:小弟姓祝,草字英台。

  【尾声】(旦)恩情岂比闲花草?(生)往常恨更长寂寥,今夜只愁天易晓。

  (祝):我为你泪盈盈,终宵痛苦到天明!

  【前腔】(旦)休为我相思损天常,紧攻书,临选场。(生)我不道再,我不道再娶重婚,你焉肯终身守孀?(合)苦别离。愁断肠;两分离,愁断畅。(外)六儿。快扯上马去。(丑扯科)

  (大合唱):梁兄啊!

  【扑灯蛾】(生)自亲妹不见影,自亲妹不见影,他人怎相庇?(旦)秀才,你读书也不曾?(生)秀才家何书不读览?(旦)书上说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既然读诗书,恻隐心怎不周急也?(生)你只晓得有恻隐之心,那晓得有别嫌之礼?我是个孤男,你是寡女。厮赶着教人猜疑。(旦)乱军中,乱军中,有谁来问你?(生)缓急间,语言须是要支持。

  (大合唱):织女会牛郎,庙里凤求凰,塘中分男女呀,黄狗咬红妆。

  【剔银灯】迢迢路不知是那里?前途去安身何处?(旦)一点点雨间着一行行恓惶泪,一阵阵风对着一声声愁和气。(合)云低。天色傍晚。子母命存亡兀自尚未知。

  (梁):有缘千里来相会。

  【前腔】(丑上)马儿行较疾,疾上碾车儿直恁的簪簪地,正是心急步行迟。晚相催,天冷彤云密。咍,迭得到孟津驿且安息。

  梁:这是我随身之物,你去送给小姐,她看了这个,就跟看见我一样。

  (小生慌走上)休赶,休赶,拆碎玉笼飞彩凤,断开金锁走蛟龙。

  (梁):你与我海誓山盟情义在,我心中只有你祝英台,你爹爹作主许马家,你就该快把亲事退。

  【东风第一枝】(老旦上)宫日添长,壶冰结满,仲冬天气严寒。(旦上)绣工停却金针,红炉画阁人闲。金猊香袅。丽曲趁舞袖弓弯。(合)锦帐中褥隐荚蓉。怎教鹦鹉杯干?

  祝:说倒挺容易的。

  【前腔】(净)兀剌赤,兀剌赤。门外等多时。(外)纵辔加鞭,心急马迟。(末)伴宿女孩儿,羊酒须要关支。管取完备,休得误了军期。(合前)

  母到书斋。

  第十五出番落回军

  (梁):纵然是无人当它是聘媒,我也要与你生死两相随。

  【三登乐】(旦扶生上)世乱人荒,幸脱离天罗地网。不提防病染这场。事不宁,身未稳,天降灾殃。淹留旅邸,望河南怎往?

  祝老爷:英台你..祝夫人:你看你,有话慢慢说嘛!英台啊,婚姻大事总是要父母作主的,你爹爹已经答应了马家,怎么能再更改呢?再说马家财大势大..祝:他财大势大是他马家的事,我的心早许给了梁家了,我与山伯生不同衾死同坟,宁死不上马家门。

  【皂罗袍】向日銮舆迁汴,正土崩瓦解,士庶纷然。人于颠沛节难全,坚金百炼终无变。娘儿兄妹,流离播迁,断而还续,破而复圆,义夫节妇人间鲜。

  下山岗。

  【前腔】(小生)无非买命与赎身,但随行有何囊箧资费?(生、旦)没有,将军。(众)快口强舌,休同儿戏。(生、旦)听启,乱慌慌行来数日,苦滴滴实没半厘。(众)你好不知礼。常言道:“打鱼猎射怎空回?”

  祝:多谢爹爹。

  【哭相思】(生、旦)怎下得将人离别,愁万缕,肠千结。

  梁:好,既然这么说,愚兄就依你,银心啊,你去叫四九把我的被拿来。

  【前腔】(净)香醪待饮何处觅,牧童处问端的。遥望前村疏篱侧,招飐酒旗林梢刺。(合前)

  (梁):英台有妹似英台,自愿为媒配不才,临行已经当面说,又劳师师母说的是谁啊?

  【点绛唇】(净扮番将上)势压中华,仁将夷化,威风大。一曲琵琶,醉后驱鹰马。你看边塞上好光景:只见万里寒沙,一天秋草。马嘶平野呼鹰地,犬吠低坡射雁人。草丛中无非是赤兔黄獐,天际表有些儿皂雕白鹞。夜夜月为青冢镜,年年雪作黑山花。俺这里吃的是马酪羊羔,说甚么龙肝凤髓?穿的是狐裘貂帽,要甚么锦衣绣裳?比着他诸夏无君,争似俺蛮夷有主?汉家虽盛,曾与和亲;唐国称隆,结为兄弟。国号附金,而威风凛凛;中华臣宋,而气宇巍巍。远观着几层瑞彩罩金城,遥望见一派祥云笼铁柱。自家北番一个虎狼军将是也。只因大金天子,俺这里三年一小进,五年一大进,十年一总进。今经一十五年,并无一丝儿回答。俺主大怒,着俺起兵前去,打夺州城,占据粮草。不免叫把都儿每出来,与他商议,把都儿那里?

  (梁):心如火,手如冰,玉环原物面还君。

  第六出图形追捕

  梁:师母,多谢师母。

  【刮地风】(老旦)看他举止,与我孩儿也不甚争。小娘子,厮跟去,你可心肯?(小旦)奴家不见了哥哥,望老娘带奴同行则个。(老旦)事既如此,我就把你做女儿看承罢。(小旦)情愿做小为婢身,焉敢指望做儿称?(老旦)若得干戈宁静,和你同往到神京。(小旦)谢深思,感大恩,救取奴一命。(合)天昏地黑,迷去路程,就此处权停。

  祝老爷:这怎么可以呢!

  【金字经】嗗都儿哪应咖哩,者么打么撒嘛呢,哧嘛打么呢,咭啰也赤吉哩,撒么呢撒哩,吉么赤南无应咖哩。

  (大合唱):眼前已是柳荫在,长亭内她曾经亲口许九妹,许九妹,想不到九妹就是祝英台。

  【水仙子】(老旦)眼又昏,天将暝,趁声儿向前厮认。(认科)我那儿,浑身上雨水淋漓,尽皆泥泞,生来这苦何曾惯经?(小旦)眼见错,十分定。事无可奈,只得陪些下情。老娘?(合)你是高年人,怎生行得这山径?瑞莲款款扶着娘慢行。

  银心:员外,夫人。

  【前腔】(生)途中见时虽厮守,犹觉满面娇羞。到得磁州广阳镇招商店中呵!直待媒妁之言成配偶。不意他父亲王尚书,缉探虎狼军,回到招商店中,遇见是他女儿,竟自夺回去了。(小生)哥哥,你那时怎割舍得他去!(生)病恹恹无计相留。(小生)若是小弟,一定与他厮闹一场。(生)他是尚书,我是穷儒。怎敢与他龙争虎斗?(小生)别后曾有音信么?(生)分别后知他安否!(小生)如今圣旨议亲,怎辞得他?(生)恩德厚,有何颜再配鸾俦。

  师母:你这几天心神不定、闷闷不乐的,为了什么?梁:我有点想.. 想家。

  【前腔】(旦)礼仪谨化源,关雎始风教。一时见君子,匆匆遽成人道也。(生)我是山鸡野鸟,配青鸾无福难消。仗冰人一言已定,此生此德,何以报琼瑶?

  (祝):英台原是—原是乔装扮。

  【醉罗哥】(小生上)那日那日离都下,流落流落在天涯。画影图形遍挨查,到处都张挂。草为茵褥,桥为住家。山花当饭,溪水当茶。陀满兴福这般苦楚呵。那些个“一刻千金价。”(内喊科。小生)兵戈扰,道路赊。几番回首望京华。

  祝:师母。

  【前腔】(生)旅邸萧条,回首乡关路转遥。寒灯照影伤怀抱。因此上话通宵。

  (大合唱)祝英台在闺房,无情无绪意彷徨,眼看学子求师去,面对诗书暗自伤。

  【古轮台】(旦)自惊疑,相呼厮呼两相回。瑞兰和先辈不曾相识。(生)瑞莲名儿本是卑人亲妹。不知娘子因甚到此?(旦)妾因兵火急,离乡故。(生)娘子如何独行?(旦)母子随迁往南避,中途相失。秀才在何处不见了令妹?(生)喊杀声,各各逃生,电奔星驰。中途里差池,因循寻至。应声错,偶逢伊。娘子不见了母亲,小生不见了妹子。正是两人俱错意,一般烦恼两心知。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银河国际2266966,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杂戏剧本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