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夜游昭君泪塞,隋唐演义

2019-09-24 作者:银河国际2266966   |   浏览(109)

  

  為善而欲自高勝人,施恩而欲要名結好,修業而欲驚世駭俗,植節而欲標異見奇,此皆是善念中戈矛,理路上荊棘,最易夾帶,最難拔除者也。須是滌盡渣滓,斬絕萌芽,才見本來真體。

   词曰:
    莺声未老燕初归,正好传杯。鱼肠试舞逞雄奇,争羡蛾眉。
  锦笺觅句漫留题,且共追陪。浅斟细酌乐深闺,情尽和谐。
                     调寄“玉树后庭花”
  自来时词,虽是写怀寄兴,然其中原有起承转合,故人不得草草涂鸦。但今作者,止取体艳句娇,标新立异而已,原没甚骨力规则。独诧天公使有才之女,生在一时,令荒淫之主,志乱心迷,每事令人欲罢不能。再说炀帝与众臣议论,要开通广陵河道。退朝回宫,萧后接住问道:“陛下与众臣商议的水道何如?”炀帝道:“群臣商酌了半日,再寻不出一条路来,今领旨去查,多分也不能有。”萧后道:“众臣既去细查,定还有别路,且待他们来回旨再处,陛下不要思量未来,倒误了眼前。”炀帝问道:“为何不见李妃子?”萧后道:“他因念着诗题,恐怕各院到他那里去寻他,晓得了在这里,不好意思。等不及陛下还宫,忙回院去了。”炀帝见说,便道:“正是为什么众妃子不把诗来进呈?朕与御妻到院中去问他们。”萧后道:“这也使得。前日绮阴院差人来,说院中花柳十分可人,请妾去赏玩,因两日不得闲,故没有去。今日天气甚好,陛下何不同到那里去一乐?”炀帝笑道:“御妻倒会排遣。”萧后道:“妾妇人家,只好是这样排遣,比不得陛下东寻西趁,要十分快乐。”炀帝道:“御妻恁说,朕就不去,在这里与御妻促膝谈心何如?”萧后微哂道:“妾是戏言,陛下怎么认起真来,难道宵来刚沐恩波,今晚又思多露,奢望若此?”一头说,一头挽着炀帝的手,走出宫来。随着内相,去唤袁宝儿等,到绔阴院伺候。
  萧后与炀帝上了宝辇,竟到绮阴院。夏夫人接住。炀帝就问夏夫人道:“昨日众妃子吟的诗词,为什么不送来朕览?”夏夫人见过了萧后,对炀帝道:“诗是没有做,见陛下回宫去了,妾等亦遂散归。”炀帝笑道:“你们好大胆,难道见朕回宫,众妃子就不奉旨了?”夏夫人笑道:“诗多是做的,交在清修院秦夫人处,他一齐送呈御览。”又转对萧后道:“前日妾望娘娘玉趾降临,为何直至今日?”萧后道:“承夫人见邀,满拟即来游玩,不知为甚缘故,春未去而病先来,觉得身于甚懒,因陛下有兴,故此同来。”炀帝与萧后大家说说笑笑,各处游赏;只见鸟啼花落,日淡风和,春夏之交,光景清幽可爱。正是:
    领略花蹊看不尽,平分风月意何如。
  炀帝赏玩了多时,心下畅快,因对萧后道:“早是御妻邀来游玩,不然将这样好风光,都错过了。”夏夫人忙排上宴来。炀帝饮了数杯,忽问道:“袁宝儿众人,如何不来?”众内相听了,慌忙去叫,却都不在院中。各处去寻,寻了半晌,一个个忙忙乱乱的,走将进来。炀帝见他们举止失常,便问道:“你这于小妮子,躲在何处,这时候才来,又这般模样?”众美人料隐瞒不住,只得齐跪下道:“妾等在仁智院山上,看舞剑耍子,不知万岁与娘娘驾到,有失随侍,罪该万死。”炀帝道:“是谁舞剑?”宝几道:“是薛冶儿。”炀帝道:“薛冶儿从不曾说他会舞剑,敢是你们说谎?”萧后道:“谎不谎,有何难见,只叫冶儿来,便知端的。”炀帝点头,放了众美人起来,随叫内相去唤冶儿。不多时,冶儿唤到,怎生打扮?但见:
    穿一件淡红衫子,似薄薄明霞剪就;系一条搞素裙儿,如盈盈
  秋水截成。青云交绍头上髻,松盘百缕;碧月充作耳边珰,斜挂一
  双。宝钏低(身单)鸾鸾飞,绣带轻飘金凤舞。梨花高削两肩,杨柳
  横拖双黛。毫无尘俗,恍疑天上掌书仙;别有风情,自是人间豪侠女。
  炀帝见了薛冶儿,便说道:“你这小妮子,既晓得舞剑,如何不舞与朕看,却在背后卖弄?”冶儿答道:“舞剑原非韵事,被众美人逼勒不过,偶然耍子,有何妙处,敢在万岁与娘娘面前献丑?”炀帝笑道:“美人舞剑,乃是美观,如何反说不韵?赐他一杯酒,舞一回与朕看。”冶儿不敢推辞,饮了酒,取了两口宝剑,走到阶下,也不揽衣,也不挽袖,便轻轻的舞将起来。初时一来往,还袅袅婷婷,就如蜻蜓点水,燕子穿花,逞弄那些美人的姿态;后渐渐舞得紧了,便看不见来踪去迹。两口宝剑,寒森森的就像两条白龙,在上下盘旋。再舞到妙处时,剑也看不见,人也看不见,只见冷气飕飕,寒光闪闪,一团白雪,在阶前乱滚。炀帝与萧后看了,喜得眉欢眼笑,拍手称好。
  冶儿舞了半晌,忽然就地一滚,直滚到东南角上。炀帝疑惑,在席上直站起来看。只听得翻天的一声响,碗大的一株枣树,砍将下来,惊得内监与众美人都避进院。冶儿将身一闪,徐徐收住宝剑,恍如雪堆销尽,现出一个美人来的模样,轻轻的走到檐前,将双剑放下,气也不喘,面也不红,发丝一根也不散乱,阶前并无半点尘埃飞起。望他走来,仍旧衣裳楚楚,笑容可掬。炀帝不觉拍桌叹赏道:“奇哉冶儿!直令人爱死!”就叫冶儿近身,用手在他身上一摸,却又香温玉软,柔媚可怜,就像连剑也拿不动的。心下十分欢爱,因对萧后道:“冶儿美人姿容,英雄伎俩,非有仙骨,不能到此,若非今日,朕又几乎错过。”萧后道:“如今也未迟,真个我见犹怜。”炀帝见说,就大笑起来。正是:
    能臻化境真难测,伎到精时妙入神。
    试看玉人浑脱舞,梨花满院不扬尘。
  炀帝归到席上,萧后道:“今日之乐,比往日更觉快畅,皆夏夫人之惠也。”夏夫人道:“妾有何功,幸赖冶儿舞剑,庶不寂寞耳。陛下与娘娘该进一巨觞,冶儿亦当以酒酬之。”炀帝笑道:“难道主人到不饮?”夏夫人答道:“妾自然奉陪。”正要斟酒,只见宫娥进来报道:“众位夫人进院来了。”夏夫人见说,忙起身出去接了进来。十六院夫人,一位也不少,上前见过了炀帝与萧后。夏夫人与众位夫人叙过了礼,叫左右重整杯盘,入席坐定。炀帝笑道:“你们这时候才来见朕,不怕主司责罚么?先罚三杯一个,然后把诗来呈。”谢夫人道:“主司今日却轮不到陛下了,还该让娘娘,陛下只好做个副主考。”炀帝道:“这是什么缘故?”狄夫人道:“吾辈女门生,自然该娘娘收入宫墙,陛下理直回避,始免嫌疑。”萧后道:“易经葩经,各服一经,还是陛下善于作养人材。”炀帝亦笑道:“御妻久著关睢雅化,深得诗经之旨。”萧后笑道:“不比陛下一味春秋。”引得众夫人美人,都大笑起来。
  秦夫人在宫奴手里,取诗稿一本呈上。炀帝揭开第一页来看,见上写“仁智院臣妾姜桂,恭呈御览”,下边一个小小方印“月仙氏”。炀帝看了,笑对姜夫人道:“论来还该序齿诠次,你的年纪最小,为甚把你列为首唱?”姜夫人答道:“昨日因杨夫人、周夫人说先完的先录,不必拘泥。妾是腹中空虚,无可思索,故此僭越。比不得众夫人们,肚子里有物,要细细推敲揣摩。”话未说完,秦夫人对着姜夫人道:“我们被你说也罢了,怎么独嘲笑起沙夫人来?”姜夫人道:“妾何尝嘲笑沙夫人?”秦夫人道:“你说肚子里有物,不是打趣他么?”姜夫人道:“妾实不知,望沙夫人恕罪。”萧后听说,忙问道:“依众夫人说来,可是沙夫人恭喜了,这也是九庙之灵,陛下之福。”炀帝口也不开,觑着沙夫人注目的看。只见沙夫人桃花脸上,两朵红云,登时现将出来,垂头无言。炀帝看见光景,有些厮像,问下首梁夫人道:“妃子是诚实人,实对朕说,沙妃子的喜,是真是耍?”梁夫人在桌底下伸出三个指来,低低的答道:“三个月了。”炀帝见说,大喜道:“妙极,妙极!快取热酒来,待朕饮三大杯,御妻也饮三杯。”杨夫人道:“此皆娘娘德化所致,使妾等普沾恩泽也。三杯岂足以报娘娘万一,陛下何功,却要吃起三大觞来?”炀帝笑道:“虽然朕没有大功,亦曾少效微劳。”惹得众人都大笑起来。炀帝把手乱指道:“你们众妃子,一概都吃三杯。”又笑对沙夫人道:“妃子只饮一杯罢。”贾夫人道:“一回儿就是陛下徇私了。刚才说妾们一概吃三杯,为何沙夫人反只要吃一杯?”江夫人道:“少刻,诗词若是陛下看得不公,还要求娘娘磨勘。”炀帝一头笑饮,看姜夫人的诗,却是一首绝句:
    六宫清画斗云鬟,谁把君王肯放闲?
    舞罢霓裳歌一阕,不知天上与人间。
  炀帝看罢笑道:“姜妃子从不曾见他吟咏,亏他倒扯得来,竟不出丑。”又看下去,上写“影纹院臣妾谢初萼”,下边图印“天然氏”。也是绝句一首:
    晚妆零落一枝花,又听銮舆出翠华。
    忙里新翻清夜曲,背人偷拨紫琵琶。
  炀帝对谢夫人道:“别人诗中的兴比,不过是借题寓意,你却是典实。那一夜朕在清修院歇,隔垣听得谢妃子的琵琶,真个弹得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令人听之忘寐。今此诗竟如写自己的画图。”萧后道:“有此妙技,少刻定要请教。”炀帝又看下去,见上写“翠华院臣妾花舒霞”,图印上“字伴鸿”,是一首词,炀帝遂朗吟云:
  桐窗扶醉梦和谐,恼乱心怀,没甚心怀。拉来花下赌金钗,懒坐瑶阶,又上瑶阶。银河对面似天涯,不是云霾,即是风霾。鹊桥有处已安排,道是君乖,还是奴乖。(调寄“一前梅”)
  炀帝念完,萧后问道:“这是谁的?倒做得有趣。”炀帝道:“是花妃子的。”萧后笑道:“只怕今夜花夫人乖不去了。”炀帝道:“词句鲜妍妩媚,深得丽人情致。”花夫人道:“胡诌塞责,有甚情致?蒙陛下过誉。”樊夫人道:“花夫人过谦,陛下可要罚他一杯?”炀帝点点头儿,又看下去,写着“和明院臣妾江涛”,印章是“惊波氏”,却是绝句二首:
    梦断扬州三月春,五桥东畔草如茵。
    君王若问依家里,记得琼花是比邻。 其二:
    晓妆螺黛费安排,惊听鹦哥报午牌。
    约略君王今夜事,悄挨花底下弓鞋。
  炀帝念完,说道:“二诗做得情真妍丽,但觉乡思之念切耳。”萧后叫宫人取大杯:“奉陛下三巨觞。”炀帝道:“御妻为甚要罚起朕来?”萧后道:“陛下论诗不明,故此要罚。”炀帝道:“御妻说有何不明?”萧后道:“妾说来,陛下自然心服。你们众夫人都来看。”众夫人见说,齐到萧后身边来。萧后指着江夫人的诗说道:“这两首诗,是兴比之体。前一首,是江夫人借家乡之意,切念君心,其实非念家乡,隐念君心也。第二首,文义是总归题旨,明写重念君心,非念家乡也,为何反说思乡之念太切,岂不是论诗不明?”炀帝哈哈大笑道:“朕岂不知,因御妻与众妃子多在这里,难道独赞江妃子的诗意念朕,众妃子独不念朕耶!看诗者,只好以意逆志耳!”周夫人道:“亏得娘娘明敏,道破了作者诗意,像妾们只好被陛下掩饰过了。”炀帝道:“朕将一杯转奉与御妻,以见磨勘的切当;再一杯寄与周妃子,以酬其帮衬,朕自吃一杯。”周夫人笑道:“总是多嘴的不好,难道江夫人倒不要吃?”萧后道:“陛下这三杯,是要奉的,妾们大家再陪一杯,乃是至公。”于是各人斟酒而饮。炀帝吃了酒,看后边去,见上写着“文安院臣妾狄玄蕊”,印章“字亭珍”。是一首词,调寄“巫山一段云。
   时雨山堂润,卿云水殿幽。花花草草过春秋,何处是瀛洲。
   翠柏承恩遍,朱弦度曲稠。御香深惹薄言愁,天子趁风流。
  炀帝念完,赞道:“好,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得吟词正体。”萧后笑道:“此首别人做不出,更妙在结题,陛下又该饮一大杯。”炀帝道:“该吃,快快斟来。”又看到下边去,上写着“秋声院臣妾印花谨呈御览”,图印是“小字南哥”,是七言绝句一首:
    午凉庭院倚微醒,弄水池头学采苹。
    荷惯恩私疏礼节,梦中犹自唤卿卿。
  炀帝念完道:“妙!文如其人,情致宛然。”萧后笑道:“再加几个卿字,陛下还要妙哩!”罗夫人亦笑道:“这几声唤,薛夫人难道不下来递陛下一杯酒?”薛夫人见说,含着娇羞,认真要起身来。炀帝见了,忙止住道:“你自坐着,不要睬他。”又看了下去,上写道“积珍院臣妾樊娟”,印章是“素云氏”,也是绝句一首:
    梦里诗吟雨露恩,那须司马赋长门。
    温泉浴罢君王唤,遮莫残妆枕簟痕。
  炀帝念完,说道:“情深而意淡,深得佳入韵致。”又看下去,上写道“降阳院臣妾贾素贞谨呈御览”,下边图章“字林云”,是绝句两首:
    玉质光合不染熏,清香别是异芬芳。
    曾经醉入潇湘梦,起倚雕栏弄素裙。
   其二:
    相思未解翰何题,一自承恩情也迷。
    记得当年幽梦里,赐环惊起望虹霓。
  炀帝念完,微笑赞道:“不事脂粉,天然妍媚,所谓粗服乱头俱好。”只见众夫人格吱吱笑起来。炀帝问道:“众妃子为甚好笑?”姜夫人道:“妾们笑昨日。”说了就止住口道:“妾不说了,刚才无心搪突了沙夫人,如今何苦又多嘴?”炀帝道:“你不说,罚三巨觥。”花夫人道:“他吃不得,待妾代说了罢。昨日贾夫人做诗,一回儿起了稿,自己看了摇摇头,团做纸圆儿吃了。如此三四回,吃了三四个纸圆。后见陛下进宫去了,要请周夫人与杨夫人代笔。他两个不肯,贾夫人气起来道:求人不如求自己,陛下晓得我是初学,好歹放几个屁在上,量陛下不把奴打到赘字号里去。今见陛下赞他的诗,故此妾们好笑。”薛夫人笑道:“亏那几个纸圆儿,方放出好屁来。”炀帝见贾夫人有些温意,罚了姜夫人、花夫人、薛夫人一杯酒。又展一首来看,“绔阴院臣妾夏绿瑶谨呈御览”,印章是“琼琼氏”,乃是一首词儿:
    春满西湖好,月满前山小。匝地笠歌,接天灯火。君王归了,
  问酒政何如?不过是催花斗草。辜负黄昏早,懒把眉儿扫。
  心字香烧,谁敢望鸾颠凤倒。尧舜心肠,时怜却汉宫人老。
  炀帝念完赞道。“色韵性度,跃跃如纸上出。”萧后笑道:“不但做得有情有致,且为陛下今宵下一速帖。”夏夫人道:“蒙娘娘降临,已出万幸,焉敢更有他望?”炀帝又看下去,写着“迎晖院臣妾罗小玉谨呈御览”,印章上是“佩声氏”,是绝句两首:
    亭西小院灿名花,岂比寻常富贵家。
    染尽上林好风景,瑶琴一曲胜琵琶。 其二:
    别样新妆懒画容,玉山颓处两三峰。
    误言姚魏堪为侣,还让官花报九重。
  萧后见炀帝念完,因说道:“二诗才情分量,兼得之矣,陛下以为是否?”炀帝道:“御妻评拟不差。”又看下去,上写道:“清修院臣妾秦美”,印章是“丽娥氏”,绝句一首:
    宫禁春深雨露饶,万堆红紫绿千条。
    不知花叶谁裁裹,始信东风胜剪刀。
  炀帝点点头儿,又看下去,见上写“明霞院臣妾杨毓”,印章上是“翩翩氏”,也是绝句一首:
    娇凝囗何分沐恩光,占尽春风别有香。
    自是妾身无状甚,错疑花木恼君王。
  炀帝微笑一笑,又看下去,上写着“晨光院臣妾周含香”,印章“字幼兰”,是小词一首,调寄“如梦令”:
  昨夜东风吹透,一树杨梅开骤,香露氵邑金樽,满祝千秋万寿。非谬
  非谬,共醉太平时候。
  炀帝念完,点几点头儿,又看下去,上写着“景明院臣妾梁玉谨呈御览”,图记上是“莹娘氏”,是绝句一首:
    腰肢怯怯怕追欢,镜里幽情只自看。
    莫说宫闱多媚态,轻罗小袖醉阑于。
  炀帝微笑一笑。萧后问道:“为甚这几首,陛下只点头微笑?”炀帝道:“御妻,你不知六宫中,如杨翩翩、周幼兰、秦丽娥、梁莹娘、沙雪娥是宫中的诗伯,今竟如臣下应制,并不见出色文字,合著旧曲一句,把往事今朝重题起。”引得众夫人没得说,都笑起来。萧后道:“只要是诗就罢了,陛下不必苛求。”炀帝又看下去,是“宝林院臣妾沙映”,印章是“雪娥氏”,乃五言律诗一首:
    被发入深宫,承恩战栗中。笑歌花潋滟,醉舞月朦胧。
    共颂螽斯羽,相忘日在东。千秋长侍从,草木恋春风。
  炀帝看完赞道:“正说难道没有一首出色的,原来在这里。”萧后见说,重新又念了一遍,赞道:“果然好,端庄纯静,居然大家。”炀帝又看下去,上写道“仪凤院臣妾李小发”,印章上字是“庆儿”,乃绝句一首:
    君王明圣比唐尧,脱珥无烦自早朝。
    闲论关睢多雅化,落红飞上储黄袍。
  炀帝看完,笑对李夫人道:“到也亏你。”萧后故意问李夫人道:“想是昨夜做的?”李夫人道:“昨夜题目也不晓得,今早秦夫人来,一回儿逼勒着乱道几句,殊失陛下命题之意。”炀帝道:“若说闺阁中,要如众妃子的,急切间亦不易得;如沙妃子的律诗,颇称佳咏,即如词臣,亦不过如此。诗已看完,我们痛饮一番罢!”萧后叫众夫人奏起乐来。一霎时吹的吹,唱的唱,觥筹交错,各各尽欢。萧后对夏夫人道:“承主人之兴,酒已过量,要回宫去了。”又对沙夫人道:“夫人玉体,亦不该久坐,还宜先回院去。”沙夫人见说,亦即起身。炀帝欲同萧后回宫,萧后忙止住了,对炀帝道:“若论别宵,任凭陛下心中去受用;今夜是妾作主,陛下理该进宝林院安寝,更遣薛冶儿陪驾,一正一副,谅不寂寞,不知众夫人以为是否?”沙夫人道:“承蒙娘娘厚爱,贱妾断不敢独沾恩宠。”众夫人齐声道:“娘娘吩咐,使妾等诚服,沙夫人亦不必推辞。”萧后道:“可与不可,固在陛下,让与不让,全在众夫人。”炀帝笑执着一大杯酒,扯住萧后道:“御妻且饮一上马杯。”萧后笑道:“妾实吃不得了,陛下也要少饮,留些正经。”说完遂登辇回宫。众夫人也就送炀帝到宝林院,又命薛冶儿,随了沙夫人进去,各自散归院内。正是:
    无数名花新点色,一枝独占上林春。

   词曰:
    挖心呕血,打叠就一人欢悦。悄心思,忙中撮弄奇峰突出。塞
  外黄花音缥缈,落珈杨柳容装绝。更风高,试骥放长林,成国色。
    月如练,天如碧。心同醉,欢同席。看红裙锦队,偏山蚁列,香
  车宝辇阶填绕,绿云素影尊前立。趁今宵马上誓心盟,姮娥泣。
                       调寄“满江红”
  天地间的乐事,无穷无尽;妇人家的心事,愈巧愈奇,任你铁铮铮的好汉,也要弄得精枯骨化;何况荒淫之主,怎肯收缰?再说炀帝与萧后在宫中,安寝了一宵,直到午牌时候,方才起身。便传旨叫御林军备马千匹,一半宫门伺候,一半西苑伺候;又敕光禄寺,凡苑内、庭中、轩中、山间殿上,俱要预备供应,以便众宫人随地饱餐畅游。不多时,金乌西坠,早现出一轮明月。炀帝与萧后,用了夜宴,大家换了清靓龙衣,携手走出官来。看见月华如练,银河淡荡,二人满心欢喜。上了一乘并坐玩月的香舆,上面是两个座儿,四围帘幕高高卷起,舆上两旁,可容美人数个,送进饮食。随命众宫女上马,分作两行,一半在前,一半在后,慢慢的奏乐而行。这夜月色分外皎洁,照的御道如同白昼。众宫人都浓妆艳服,骑在马上,一簇绮罗,干行丝竹,从大内直排至西苑。但见:
    妖娆几队宫中出,萧管千行马上迎。圣主清宵何处去?为看
  秋月到西城。
  炀帝在舆上,看见这等繁华,十分快畅,对萧后说道:“闻昔时周穆王乘八骏马,西至瑶池,王母留宴,一时女乐之胜,千古传为美谈。以朕看来,亦不过如此光景。”萧后道:“瑶池阆苑,皆属玄虚。今夕之游,乃是真瑶池耳。”炀帝笑道:“若今日是瑶池,朕为穆天子,御妻便是西王母了。”萧后亦笑道:“妾若是西王母,陛下又要思念董双成与许飞琼矣。”二人相视大笑。
  不多时车驾已进了西苑,有一院即有夫人,领着笙歌来接,近一院又有夫人领着鼓乐来迎,前前后后,遍地歌声,往往来来,尽皆女队。一霎时行过了驻跸亭、迎仙桥,就是畅情轩。那轩四面八角,造得宽大宏敞,台基尽是白石砌成,可容千人止足。轩内结彩张灯,如同一架烟火。炀帝到此,便叫停驾片时。众宫人抬御辇上了台基,向南停住。众夫人下马,上前相见。炀帝举目一看,只有十四院夫人,却不见了翠华院花伴鸿、绮阴院夏琼琼,便问清修院秦夫人道:“为何花妃子与夏妃子不见?”秦夫人道:“他两个就来。”炀帝正欲再问,听见一派细乐,隐隐将近。众宫人指着桥上说道:“好看,好看。”炀帝遂同萧后下辇来,站在月台上望,见有十来对五色长幡,幡上尽是一对小小红灯,在马上高高擎起。过后又七八人,云冠羽衣,如陈妙常打扮,各执凤笙龙笛,像管玉板,云锣小鼓,细细的奏“清夜游”一章。随后一个,捧着云柄香炉,一个执着静中引磬。忽见桥上,推起一座山来,却用青白细绢玲珑扎成,无树无花,空岩峭壁里边立着一尊玉面观音,头上乌云高耸,居中一股銮凤金钗,明珠挂额,胸前两股青丝分开。身上穿一件大红遍地棉袄,外边罩着光绫纯素披风。一手执着净瓶,一手拈着杨枝,赤着一双大白足而立。旁边站着一个合掌的红孩儿,头上双尖丫髻,露出一双玉腕,带着八宝金镶镯,身上穿一件白绫花绣比甲,胸前锦包裹肚,下身大红裤于,腿上赤金扁镯,也赤着双足,笑嘻嘻的,仰首鞠躬,看着观音而立。面前一张小桌,桌上两竿画烛。中间一座宝鼎,香烟缭绕,气冲九霄。七八个宫人抬着走。
  炀帝将双手搭伏在萧后肩上,正看得忙乱时,忽见一骑,彩云也似飞将过来,放着娇声,向头导喊道:“万岁娘娘在上,你们往轩后,转入台基上去。”吩咐毕,即便下马,上来相见。萧后道:“原来是花夫人。”花夫人对炀帝道:“陛下与娘娘,且进轩中,好等他们来朝参。”众人把御辇停过一边,炀帝一手挽着萧后,问花夫人道:“装观音与红孩儿的,是那一院的宫人,有这等美貌,装得这样妙?”萧后道:“那个装观音的,有些厮像朱贵儿;那个装红孩儿的,好是袁宝儿。”炀帝笑道:“御妻那里说起,贵儿与宝儿,多是一对窄窄的金莲,如今是两双大白足。”花夫人笑道:“妾听见前日陛下赞赏大白足的宫人,故选这一对来孝顺陛下。”正说时,见这些装扮的都下马,上台基来叩首。落后那尊观音与红孩儿,也上前合掌俯伏。炀帝搀起,仔细一认,果是朱贵儿与袁宝儿,大笑道:“御妻眼力不差,正是他们两个。但是这双足,怎样弄大的?”贵儿跷起一足来,炀帝扯来细看,却用白绫做成,十个脚指,月下看去,如同天生就的。炀帝笑道:“真匪夷所思。”萧后平昔最喜宝儿,见他装了红孩儿,便扯他近身,抚摩他雪白双臂,冻得冰冷,便说道:“苑中风露利害,你们快去换装了罢。”炀帝亦对朱贵儿道:“你也身上单薄。”便伸手向他衣袖里来。那晓得贵儿臂上刀痕,尚未痊愈,见炀帝手进袖中,忙把身子一闪。炀帝早摸着玉腕上,用纸包里,便问贵儿道:“臂上为什么?”贵儿一眼看着萧后,笑而不言。炀帝是乖人,见这光景,便缩手不去再问。
  又听见左右报道:“又有好看的来了。”炀帝忙同萧后出轩,望见桥上,有几对小旗标枪,在前引着。马上十来个盘头蛮妇,都是短衣窄袖,也有弹筝的,也有抱月琴的。那个花腔小鼓,卖弄风骚;这个轻敲像板,声清韵叶。后边就是两对盘头女子,四面琵琶,在马上随弹随唱,拥着一个昭君,头上锦尾双竖,金丝扎额,貂套环围,身上穿着一件五彩舞衣,手中也抱着一面琵琶。正看时,只见夏夫人上来相见,炀帝问夏夫人道:“那个装昭君的可是薛冶儿?”夏夫人答道:“正是。”随把手指着四个弹琵琶的道:“那个是韩俊娥,那个是杳娘,那个是妥娘,那个是雅娘,陛下还是叫他们上台来唱曲,还是先叫他们下面跑马?”炀帝笑道:“他们只好是这等平稳的走,那里晓得跑什么马?”梁夫人道:“这几个多是薛冶儿的徒弟,闲着在苑中牵着御厩中的马,时常试演。”樊夫人道:“第二个就要算袁宝儿跑得好。”此时宝儿、贵儿,多改了宫妆,站在旁边。萧后笑对宝儿道:“既是你会跑,何不也下去试一试?”炀帝拍手道:“妙极妙极。朕前日差裴矩与西域胡人,换得一匹名马,神骏异常,正好他骑,不知可曾牵来。”左右禀道:“已备在这里伺候。”炀帝道:“好,快快牵来。”左右忙把一匹乌骓马,带到面前。宝儿憨憨的笑道:“贱妾若跑得不好,陛下与娘娘夫人不要见笑。”遂把风头弓鞋紧兜了一兜,腰间又添束上一条鸾带,走到马前,将一双白雪般的纤手,扶住金鞍,右手绾着丝鞭,也不踹镫,轻轻把身往上一耸,不知不觉,早骑在马上。炀帝看了喜道:“这个上马势,就好极了。”夏夫人下去传谕他们,先跑了马,然后上台来唱曲。炀帝叫手下,将龙凤交椅移来与萧后沿边坐下,众夫人亦坐列两旁。
  袁宝儿骑着马,如飞跑去,接着众人,辄转身扬鞭领头,带着马上奏乐的一班宫女,穿林绕树,盘旋漫游。炀帝听了,便道:“这又奇了,他们唱的,不是朕的清夜游词,是什么曲,这般好听?”沙夫人道:“这是夏夫人要他们装昭君出塞,连夜自制了塞外曲,教熟了他们,故此好听。”炀帝也没工夫回答,伸出两指,只顾向空中乱圈。正说时,只见一二十骑宫女,不分队伍,如烟云四起,红的青的,白的黄的,乱纷纷的,一阵滚将过去,直到西南角上,一个大宽转的所在,将昭君裹在中间,把乐器付与宫娥执了,逐对对跑将过来,尽往东北角上收住,虽不甚好,也没有个出丑。众人跑完,止剩得装昭君的与袁宝儿两骑在西边。先是宝儿将身斜着半边,也不绾丝缰,两只手向高高的调弄那根丝鞭,左顾右盼,百般样弄俏,跑将过来。
  正看时,只见那个装昭君的,如掣电一般飞来。炀帝与萧后众夫人,都站起来看,并分不出是人是马,但见上边一片彩云,下边一团白雪,飞滚将来,将宝儿的坐骑后身加上一鞭,带跑至东边去了。又一回,袁宝儿领了数骑,慢腾腾的去到西边去,东边上还有一半骑女,与昭君摆着。只听得一声锣响,两头出马,如紫燕穿花,东西飞去。过了三四对,又该是袁宝儿与薛冶儿出马了。他两个听见了锣声,大家只把一只金莲,踹在镫上,一足悬虚,将半身靠近马,一手扳住雕鞍,一手扬鞭,两头跑将拢来。刚到中间,他两个把身于一耸。炀帝只道那个跌了下来,谁知他两个交相换马的,跑回去了。喜得个炀帝,把身子前仰后合,鼓掌大笑道:“真正奇观。”萧后与众夫人宫人,没一个不出声称赞。只见薛冶儿等下了马,领着队,走上台基来。炀帝与萧后也起身。秦夫人对炀帝说道:“停回他们唱起塞外曲来,只怕陛下还要神飞心醉。”炀帝正欲开口,只见薛冶儿领着一班,上前来要叩见。炀帝一头摇手,忙扯薛冶儿近身,见他打扮的俨然是个绝妙的昭君,便把一双御手扶住冶儿的身子,低低叫道:“好好冶儿,朕那里晓得你有这样绝技在身,若不是娘娘来游,就一千年也不晓得。”便在内相手里,取自己一柄浑金宫扇,扇上一个玉免扇坠,赐与冶儿。冶儿谢恩收了,萧后道:“怎不见袁宝儿?”杨夫人指道:“在娘娘身后躲着。”萧后调转身来笑问道:“你学了几时,就这样跑得纯熟得紧,也该赏劳些才是。”炀帝听见笑说道:“不是朕有厚薄,叫朕把什么赐你?也罢,待朕与娘娘借一件来。”萧后见说,忙向头上拔下一只龙头金簪来,递与炀帝,炀帝即赐与宝儿。宝儿偏不向炀帝谢恩,反调转身来要对萧后谢恩,萧后一把拖住。炀帝带笑骂道:“你看这贼妮子,好不弄乖。”薛冶儿与众夫人,正要取琵琶来唱曲,炀帝道:“这且慢,叫内相取妆花绒锦毯,铺在轩内,用绣墩矮桌,席地设宴。”左右领旨,进轩去安排停当,出来请圣驾上宴。炀帝与萧后,正南一席,用两个锦墩,并肩坐了。东西两旁,一边四席,俱用绣墩,是十六院夫人与袁贵人坐下。炀帝又叫内相,居中摆二席,赐装昭君的,对着上面,众美人团团盘膝而坐。炀帝道:“今夜比往日顽得有兴有趣,御妻与众妃子,不可不开怀畅饮。”又对众美人道:“你们也要饮几杯,然后歌唱,愈觉韵致。”说说笑笑,吃了一回,薛冶儿等各抱琵琶,打点伺候。炀帝道:“朕制的清夜游词,刚才各院来迎,已听过几遍了,你们只唱夏妃子的塞外曲罢。”夏夫人道:“岂有此理?自然该先歌陛下的天章。”炀帝道:“朕的且慢。”于是众美人各把声音镇定,方才吐遏云之调,发绕梁之音。先是装昭君的,弹着琵琶,歌一句,然后下手四面琵琶和一句。第一只牌名是“粉蝶儿”,唱道:
    百拜君王。俺这里百拜君王,谢伊把人肮脏。没些儿保国开
  疆,却教奴小裙钗,宫闱女,向老单于调簧。万种愁肠,教人万种愁
  肠,却付与琵琶马上。
  第二只牌名是“泣颜回”
    回首望爷娘,抵多少陟纪登冈。珠藏闺阁,几曾经途路风霜。
  是当初妄想,把缇萦不合门楣望,热腾腾坐昭阳,美满儿国文风光。
  众美人唱得悠悠扬扬,高高低低,薛冶儿还要做出这些凄楚不堪的声韵态度来,叶入琵琶调中,唱一句,和一句,弹得人声寂寂,宿鸟嗽嗽。喜得炀帝,没什么赞叹,总只叫快活,把咒觥只顾笑饮。萧后对夏夫人道:“曲中借父母奢望这种念头,说到自己身上,亏夫人慧心巧思,叙入得妙。如今第三只叫什么牌名?”夏夫人道:“是石榴花。”听唱道:
    却教我长门寂寞妒鸳鸯,怎怜我眠花梦月守空房。漫说是皇
  家雨露,翻做个万里投荒。笑堂堂汉天子是什么纲常,便做妙计周
  郎,也算不得玉关将帅功劳账。这劳劳攘攘,马蹄儿北向颠狂。怎
  似冷落长杨,听胡茄一声声交河上,不白入靴尖,踹破泪千行。
  第四只牌名是“黄龙滚”:
    愁一回塞上贤王,肯惜伶仃模样。思那日朝中君相,惨撇下别
  时惆怅,闪得人白草黄花路正长。他那里摆云阵,迓红妆,闹喳喳
  尘迷眼底,闷恹恹愁添眉上。
  此时炀帝听得意乱心迷,不知不觉。侧耳细听,正在那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光景,瞥见萧后与众夫人,大家都在那里拭泪咨嗟。炀帝低低说道:“你们为什么个个弄出眼泪来?如今听曲,尚且如此,倘设身处地奈何?”萧后道:“陛下前日为死了一个侯妃子,把一个廷臣问罪赐死,不要说是国色娇娃,就是平常宫人,也不轻易割舍他去与别人受用。”炀帝摇着手道:“噤声,且听他唱。”牌名是“小桃红”:
    到家乡只梦中,见君王只梦中,明日里捱到穹庐。料道今生怎
  得归往,情黯黯拨乱宫商。情黯黯拨乱宫商,姻缘谁信这三生帐?
  但愿和亲,保太平永享。
    尾声:羞杀汉庭君和相,枉把妻孥拖衾帐。怎比得大皇隋,威
  名万载扬。
  一回儿,五面琵琶,弹得滚圆的,如风吹檐马,沙击辰钟,叮当乱响,煞时收住。炀帝坐起身来,对夏夫人道:“妙极妙极,一篇文字,直到结尾,揭出章旨,愈见妃子聪敏有才。”夏夫人道:“此乃俚鄙村歌,怎当陛下过誉。”萧后道:“曲中描写,是游、夏不能赞一辞的了;更亏这几个习学的,一夜里就弄得这样出神入化,使人听之,愈见陛下情深,陛下不可不奖劳之。”炀帝道:“这个自然都在朕心窝里。”袁宝儿斜着眼,对炀帝笑道:“陛下在心窝里那搭儿?”炀帝带笑骂道:“贼肉不要慌,停回摆布你。”众夫人齐笑起身,把扮演的服饰卸下,改了宫妆,仍旧坐下,接过细乐来,要奏清夜游词。炀帝忙摇手道:“古人云:观止矣,虽有他乐,朕不敢请矣。你们取大杯来,畅饭几杯。”萧后道:“月已西坠,我们也好行动行动,回宫去了。”炀帝吩咐内相:“再排宴在万花楼,众宫人不论马上步行,尽要各执红灯一盏,分为两队:一队随娘娘于山前行,一队随朕由山后行,都转到万花楼赴宴,然后回宫。”吩咐毕,不上一个时辰,只见外边万盏红灯,如星移斗转,乱落阶前,火树银花,光分璀璨。
  炀帝与萧后出轩来,二人各上了一个玉辇,众夫人与贵人美人,亦各徐徐上马。约行了里许,萧后在辇中转身一望,只见众夫人与众美人,都在眼前,萧后忙叫停住了辇,对众美人道:“众夫人随着我走也罢了,你们还该傍着万岁的御辇而行。为何都拥着我来,万岁见你们一个不去随侍,不说你们的差,反道是我的缘故了。快去赶上,不要惹他性气起来。”众夫人齐声道:“娘娘说的是。”众美人犹尚延捱,当不起萧后再四催促,众美人只得兜转马头,来赶炀帝。时炀帝众内相拥着由山后而行,见夫人美人,俱随着萧后去了。他是极肯在妇人面上细心体贴的,见他们不来,晓得恐怕萧后见怪,不得已随去,就要合在一块的,便不放在心上,只是坐在辇上,有些不耐烦,便下辇换着马,绕山径而走。只见山腰里,一骑红灯,冲将过来。炀帝看时,见是妥娘。妥娘忙要下马,炀帝就止住了执手问道:“你这小油嘴,在那里做贼?”妥娘答道:“贼是没处做,妾因风露寒冷,身上单薄,不比别个有人见怜,故此回院,加上些衣服赶来。”炀帝带笑骂道:“怪油嘴,朕那处不疼热你们,却这等说。”妥娘笑答道:“妾出刚才宝儿说陛下抚摩贵儿身上,百般怜惜,故此妾取笑陛下,幸勿见罪。不知娘娘与众夫人,如今往何处去了?”炀帝道:“你不要管,同我走就是,朕还有话要问你。”于是两骑马并辔而行。炀帝道:“朕问你,贵儿臂上,为甚扎缚着?”妥娘答道:“他的腕上,为着陛下,难道陛下还不晓得,反要问起妾来?”炀帝见说,吃了一惊问道:“朕那里晓得,为着朕甚来?”妥娘道:“妾不说,陛下自去问贵儿便知。”炀帝道:“你若不快快说出,朕就恼你。”妥娘没奈何,只得将炀帝头疼染疴,贵儿着急悲哀,妾等众人对天祷告,贵儿割下一块肉来,私下在药中煎好,与陛下服愈。
  话未说完,听见后边七八骑,执着灯儿赶来。炀帝撇转头一看,却是韩俊娥一班美人,便道:“你们为什么又赶来?”薛冶儿笑道:“娘娘恐怕陛下冷静,故此赶妾等来护驾。”朱贵儿气喘吁吁的道:“我说陛下必往山后小路而行,不打大路上去的;这些蛮婆,偏不肯依,叫人跑却许多枉路。”袁宝儿在马上笑道:“那个胖丫头,被我捉弄死了。”炀帝道:“既如此,你们往头里走。”一头吩咐,一手搭着贵儿的马道:“你跑不动,且缓一回,同我走。”众美人见说,把贵儿撇下,纵马向前去了。
  炀帝见众美人离了一箭之地,便把坐骑收紧贵儿身旁,低低的说道:“你快坐在朕马上来,朕有话要对你说。”贵儿把身子离鞍一侧,炀帝双手题他,一把题过马上,好好坐下;贵儿就把丝缰丢与宫人接了。炀帝急急的向着贵儿说道:“朕那里晓得你这样真心爱主,若不是刚才妥娘告诉,几乎负了你一片深心。”说了,便百般的叹息,只少落出泪来。贵儿道:“妾蒙陛下隆恩,虽捐躯亦所不惜;何况些微之处。但可笑妥妹,妾恁般吩咐他,他偏不依,毕竟来告诉陛下得知,今愿陛下守口如瓶,不可题起,万一泄漏风声,娘娘与夫人们只道妾等巧许,以博圣恩眷宠。”炀帝道:“宫中妇女,准干准万,朕看起来,止不过一时助兴。怎能个有似你这样真心爱主,我如今要升你上去,又恐众人生妒,你反不安。朕身边偶带珮玉,是上世所传,价值千金,朕今赐你藏好。”腰间取下来,付与贵儿收了,又说道:“倘朕宾天之后,你青春尚文,朕留遗旨,着你出宫去觅一良人,以完终身。”贵儿见说,忙在袖中取出玉来道:“陛下恁说,妾不敢当,请收了宝物。”炀帝道:“为何?”贵儿道:“臣闻臣忠不二君,女烈不二夫,妾虽卑贱,颇明大义。不要说陛下春秋正富,假使百年后,设逢大故,妾若再欲偷生于世,苟延朝夕者,永堕轮回,再不得人身。”说了止不住汪汪流泪。炀帝见他说得激烈,也就落下几点泪来道:“美人,你既如此忠贞明义,朕愿与你结一来生夫妇。”就指天设誓道:“大隋天子杨广与美人贵儿朱氏,情深契爱,星月为证,誓愿来生结为夫妇,以了情缘。如若背盟,甘不为人,沉埋泉壤。”朱贵儿见炀帝立誓,慌忙跳下马来俯伏在地,听见誓完,对天告道:“皇天在上,朱贵儿来生若不与大隋天子同荐衾枕,誓愿曾守幽魂,不睹天日。”炀帝又欲将手扶他上马,只见薛冶儿慌忙的跑马来报道:“娘娘已进宫去了,众夫人都在景明院门首候驾。”炀帝道:“娘娘为甚缘故,就回宫去?”薛冶儿道:“陛下到彼便知。”不多时,已到景明院,众夫人道:“陛下为什么耽搁了这一回?刚才妾等与娘娘先到,同上万花楼候驾来上宴,不想一阵鬼风,吹破窗牖,震动灯烛尽灭,又不见陛下来,心上有些害怕,故此就回宫去了,叫妾们在此守候。”炀帝见说,以为奇异,心上虽欲到迎晖院去与朱贵儿安寝,因这番言语,恐怕萧后着恼,只得回辇进宫。众夫人各自归院。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荆棘:荆,荆条,无刺;棘,酸枣,有刺。两者常丛生为从莽。也泛指丛生于山野间的带棘小灌木。晋·张载《七哀》诗:“蒙笼荆棘生,蹊逕登童竪。”此处指障碍。

  

  渣滓:杂质,糟粕。《朱子语类》卷十六:“正如金已是真金了,只是锻鍊得微不熟,微有些渣滓去不尽。”余滓,残存的滓秽。《文选·江淹〈杂体诗·效殷仲文“兴瞩”〉》:“极眺清波深,缅映石壁素。莹情无餘滓,拂衣释尘务。”李善注:“《説文》曰:滓,淀也,谓鄙秽。”张铣注:“滓,秽也。言远视山水,莹磨滓秽,而解尘俗之事。”

  标异见奇:标异,谓表明与众不同。宋·苏轼《论河北京东盗贼状》:“或多聚徒众,或广置兵仗,或标异服饰。”见,(xiàn)〈动〉“现”的古字。显现,出现,实现。《广雅》:“见,示也。”见奇,显现奇特。戈矛:戈和矛,亦泛指兵器。汉·张衡《东京赋》:“戈矛若林,牙旗繽纷。”此处指杀气。

  【译文】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银河国际2266966,转载请注明出处:清夜游昭君泪塞,隋唐演义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