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求可古诗,巫山一段云原文

2019-12-10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89)

碧汉无云,银河无浪。看耿耿、素娥初降。口脂香,蝉影动,任温存半晌。风流模样。月上纱窗,香浓罗帐。问此际、莫非天上。语喁喁,人悄悄,笑灯花无状。并头相向。——清代·陆求可《锦帐春》

巫山一段云

清代:陆求可

(1617—1679)明末清初江南淮安人,字咸一,号密庵。顺治十二年进士。授裕州知州,入为刑部员外郎,升福建提学佥事。在裕州时,减轻百姓负担。在刑部,慎辨案情,以免冤滥。

陆求可

老辈西斋,纵横甚、才华无敌。记曾见、酒酣以往,高吟撼壁。诗妙共惊神有助,书工更觉行逾密。恰当时、狼藉满贫家,何尝惜。一转盼,伤今昔。人争购,如和璧。喜深情我友,犹珍此册。阅竟茫茫增百感,风流一去无消息。问后来、健笔起骚坛,谁其匹。——清代·陆震《满江红·题薛有玱家藏西斋墨迹》

满江红·题薛有玱家藏西斋墨迹

昨夜梧桐飘玉井,碧天初洗银河净。轻衫纨扇看双星,愁难整,栏同凭,忽记十年湖上景。浴罢嫩凉生晚径,高楼细月悬清影。风吹裙褶藕花香,闲情性,休重省,落得双栖浑不定。——清代·高士奇《天仙子》

天仙子

出门竟何之,东西南北皆路歧。仆夫执辔马踯躅,骊歌一声声最悲。道傍桃李似惜别,飞花故扑金屈卮。人生目前贵适意,不如还逐屠沽儿。兄袁盎,弟灌夫,相逢自负高阳徒,樗蒱百万能呼卢。朝金张,暮许史,拔剑欲为知己死,眼前谁是严仲子?——清代·陆寅《歧路行》

歧路行

清代:陆寅

出门竟何之,东西南北皆路歧。仆夫执辔马踯躅,骊歌一声声最悲。

道傍桃李似惜别,飞花故扑金屈卮。人生目前贵适意,不如还逐屠沽儿。

兄袁盎,弟灌夫,相逢自负高阳徒,樗蒱百万能呼卢。

朝金张,暮许史,拔剑欲为知己死,眼前谁是严仲子?

1

宁古塔杂诗 其九

清代:杨宾

(1650—1720)浙江山阴人,字可师,号耕夫,晚号大瓢山人。为人作幕。其父坐事长流宁古塔,请代父戍不许,与弟先后出塞省父。习其地理沿革、山川道里、风土人情,著《柳边纪略》,为世所称。另有《晞发堂集》、《杨大瓢杂文残稿》。

杨宾

怪莺声无赖,惊残睡、梦空痴。对向壁馀灯,印炉剩火,欲起还迟。多时。看疏帘外,东风紧、吹乱月丝丝。瘦玉愁窥鸾镜,慵妆羞说蛾眉。寻思。泪洒花枝。空揾损、旧胭脂。有小字红笺,深情绿绮,密约佳期。谁知。银河水断,望长桥、乌鹊影参差。不是休文多病,送春谁赋新词。——清代·杨琇《木兰花慢 春暮》

木兰花慢 春暮

河边竟渡霍嫖姚,幻起云中挂鹊桥。纵祷金人成底事,昆邪无计诩天骄。——近现代·杨楷《题仙姑庙四首 其三》

题仙姑庙四首 其三

迟日争游宴,豪家直一金。不嫌几席少,偏爱酒杯深。风俗誇卢橘,人情厌海参。浑忘绝塞苦,醉里即狂吟。——清代·杨宾《宁古塔杂诗 其十三》

宁古塔杂诗 其十三

清代:杨宾

迟日争游宴,豪家直一金。不嫌几席少,偏爱酒杯深。

风俗誇卢橘,人情厌海参。浑忘绝塞苦,醉里即狂吟。

1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陆求可古诗,巫山一段云原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