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增祥古诗,颙琰古诗

2019-11-30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79)

梦想今三载。忽传来、芙蓉笺纸,新词十赉。一样红颜漂泊感,盐米光阴无奈。好珍重、玉台诗派。明月绛纱春风里,看金钗、尽下门生拜。浮大白,为君快。相逢各有因缘在。算人生、才能妨命,病愁何怪。只惜聪明长自误,身世漂流文海。况愁里、朱颜易改。不见花间双蝶舞,但多情、既是升仙碍。知我者,定能解。——清代·关锳《金缕曲 答沈湘涛》

金缕曲 其三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846—1931)清代官员、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湖北省恩施市六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渭南知县、陕西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辛亥革命爆发,避居沪上。袁世凯执政时,官参政院参政。曾师事张之洞、李慈铭,为同光派的重要诗人,诗作艳俗,有“樊美人”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三万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骈文,是我国近代文学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高产诗人。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世事为然否。向青天、几番欲问,扪心搔首。可笑螳螂蝉未捕,黄雀来居其后。莫鄙那、绳枢瓮牖。安命固穷行素位,不随他、狗苟供奔走。相比较,孰妍丑。折腰恰似三眠柳。惯人前、谈忠说信,称朋道友。背面阴谋迎面谄,真算论交肉酒。满腔里、牢骚僝僽。碎罢瑶琴磨罢剑,醉昏昏、乱击狂歌缶。如此愤,是谁有。——清代·潘榕《貂裘换酒 写愤,步冰持原韵》

貂裘换酒 写愤,步冰持原韵

鸳衾展,绣缦掩罗纹。眠后灵萱胸面佩,睡余香草髻心闻。催得梦成云。——清代·潘榕《望江南 其六》

望江南 其六

春云布温夜,幽草抱寒心。念此谷风远,相思江汉深。孤踪渺无际,湘月有遗音。归计如何得,天涯老病侵。——清代·潘瑛《怀邓石如山人》

怀邓石如山人

清代:潘瑛

春云布温夜,幽草抱寒心。念此谷风远,相思江汉深。

孤踪渺无际,湘月有遗音。归计如何得,天涯老病侵。

1

清和初应候,百卉喜全开。问竹沿篱角,听泉过涧隈。留春萦岸草,延润叠庭苔。长养功方始,青阳厚泽培。——清代·颙琰《池上散步》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樊增祥古诗,颙琰古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