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和鸣,毛泽东诗词中的河

2019-11-15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24)

图片 1

毛泽东一生共创作了100多首诗词,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政治家、思想家和革命领袖,他的诗词同他的革命理论一样,与风云激荡的历史现实紧密结合,是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一个重要法宝,展现出中国革命和建设波澜壮阔的宏伟画卷。诚如古人所说:“诗有史,词亦有史,庶乎自树一帜矣。”

图片 2

图片 3

毛泽东诗词中写到河的诗词为数不是很多,而在这不多的闪光诗章中又无一是直接明写一条河的。细览品味仅有的几首写河诗词,也是或以间接隐喻、或以侧面暗示的艺术手法来表现。但这几首诗词都表达出了诗人深藏于内心的阔大胸襟,展现出了他的人民情怀、国家情怀、天下情怀。那种运笔呼来、收笔遣去的神韵,令人读来每有纸上神游的震撼。

“铺前大桥建成通车啦!这是一条连接江东新区与文昌铺前之间的一座民心桥。欢迎你到文昌来看看,到铺前来尝尝糟粕醋!”3月18日,随着海南海文大桥通车的消息不胫而走,一首曲名为《铺前大桥》的琼剧小唱在朋友圈中热传。这是远在深圳的李乙帆在三个多月中创作的成果,为家乡的海文大桥建成通车献上真挚美好的祝愿。

今日,《人民日报》发布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署名文章,他表示:才看过《经典咏流传》第二季,我已经急盼着想看下一季了,而且相信它也将是创新路上一颗耀眼的星。

先看毛泽东间接隐喻写的两首河的诗词。

今年45岁的李乙帆出生在文昌铺前,是一名律师,2001年开始工作生活在深圳。到铺前码头走走,看落日,拍拍照,到镇上细细地品味一碗鲜美的糟粕醋,这成了李乙帆回铺前老家时必做的事情。

《经典咏流传》把经典诗词既放在纵向的历史长河中去解读本源,也置于横向的世界语境中,以当代人能够接受并为之感动的方式,使台上台下一起产生强烈的“精神和鸣”。

一首诗是写于1935年10月的《念奴娇·昆仑》,是毛泽东在红军长征由通渭向六盘山进军途中所写。词中有“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这里的一个“河”字,是指黄河,而江是指长江。整句是说黄河长江都发源于昆仑山脉,到了夏天,昆仑各脉的冰雪融化,每使江河水量大增,溢出河岸,泛滥成灾,于人为害,人或许为鱼鳖所食。后来毛泽东将这首词发表在刚刚创刊的《诗刊》1957年的1月号上。作为一个政治家,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发表这首词作,其中蕴含着深刻寓意,寄托了毛泽东深刻的思想。诗中以莽莽昆仑山象征祖国,从昆仑山的冬日写到夏日,先写昆仑山给长江黄河输送的水源给人民带来的生存之源,后又写洪水泛滥给人民带来的灾祸,进而又发问这千秋功过是非,究竟待后人如何评说?莽莽昆仑、大江大河,太平世界、环球凉热都构成了诗词的宏大气象,也正因如此,虽诗中仅此“江河横溢”一句提及黄河,但是意象博大壮观,舍之便不能出其雄浑之气也。

图片 4

努力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把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并展示出来,是一项历史性使命、世界性责任的宏大课题。

另一首诗是毛泽东诗词中最着名、且影响最大的《沁园春·雪》。词中有“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之句。这里的“大河”,是毛泽东沿用古代以河为黄河的专称,通称大河。这里用来泛指黄河的上下游。在那个冰天雪地的寒冷季节,河水已经结冰,顿时失去了滔滔滚滚之势,加上开篇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将北国的严寒之烈写到了极致。以北国江山的多娇,为后面“无数英雄竞折腰”和“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作了厚重的铺垫。

网友为《铺前大桥》留言点赞。

中华文化在几千年里经历了多次重大转化和创新,不断丰富提高,努力超越自身,适应发展变化了的时代与现实,这正是中华文化强大生命力的显现。任凭风吹浪打,中华民族永远砥砺前行。

这两处“河”字,均是以隐喻笔法出现在诗词中的,虽仅一个字,却在整首诗词中别具只眼,似一个激越的鼓点,一个跳荡的音符,一个嘹亮的号角。

“每次回来我都要去铺前码头看看,但从未想过这里要建一座跨海大桥与对岸的海口相连接……”直到2015年的一天,李乙帆在网上看到了文昌市人民政府关于决定推进“两桥一路”建设,加快融入琼北经济圈的新闻,这是他与海文大桥初次“结缘”。

图片 5

再看毛泽东侧写、暗写的两首河的诗词。

2015年3月6日,作为当年海南省开工的第一个重大民生工程,海文大桥正式开工建设;2018年4月8日,海文大桥主塔顺利封顶,大桥工程转入了主梁和斜拉索挂索施工的新阶段。随着海文大桥建设进度的稳步推进,李乙帆望着文昌铺前与海口演丰之间的那道海湾,浮想联翩。“海文大桥的春天越来越近了!”

几十年来,我们的社会结构、教育水平、科学成果、文化风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时代的新气象、新作为激起了文化和教育工作者继承、弘扬、创新、传播优秀传统文化的激情。

一首写于1935年10月红军长征途中的《七律·长征》,其中有一句“大渡桥横铁索寒”,字面上虽是写的大渡河,实则是侧写大渡河上的一座泸定桥。

去年11月,李乙帆开始萌发要为这座大桥作一曲琼剧的想法,为连接海文两地的大桥的通车献上一份礼物。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精神和鸣,毛泽东诗词中的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