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化解艺术品行业痛点,每幅名作背后都有双

2019-10-21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71)

  当然其中的操作手法还有很多,每个人都有所不同。在艺术投资市场中,商业投资行为的介入使原来的艺术赞助环境与规则被逐一打破,从最初对艺术的纯欣赏变成了逐利行为。随着资本大量的涌入,艺术品市场也进入到快速发展期。

  寇勤表示,“基于社会各个层面的呼吁,大家一直在寻求出路,政府有关部门,尤其财政部牵头做了很多调研,他们也来到嘉德现场考察、开会讨论,我觉得这次调整基本达到大家的预期。除此之外,希望在其他方面也能够加快步伐”。

  原标题:艺术金融如何进入学院体系

  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以及时代变换,艺术推手不再仅仅指代画商,逐渐开始有更多不同的身份发挥着艺术推手的作用,就其目的而言,可分成学术派和商业派两大类。

  嘉德投资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表示,“从宏观上来讲,国家层面在积极地支持海外文物艺术品回流,但以前的税收等政策与大的趋势是不太符合的。在目前这一时期,政府有关部门能够下这么大决心来下调关税,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因就是,在面对国际市场的一些变化的时候,需要对关税做一个整体的调整”。

  艺术金融的历史在中国并不长,2007年6月,“民生银行非凡理财艺术品投资计划1号产品”的发布可以被视作艺术品金融领域的标志性事件。两年后产品到期,2009年,该基金以较高的收益率回报投资者,点燃了资本对艺术市场的热情。随后的三年时间中,几十只艺术品基金以爆发式的规模增长,大量资金涌入艺术品市场,整体推高了艺术品价格。而在全球金融风暴对艺术市场的冲击下,艺术品基金式微,随后,鼓励文化创意产业、各地建立自贸港和保税区、艺术品税收调整等各方面利好为艺术品市场不断注入活力。

  2016年的《中国机构收藏调查报告》曾指出,从2012年以来,中国国内的企业收藏资金增幅较大,涉及的领域也很丰富,当代艺术的收藏比例明显增加。企业藏家购买力占整个艺术品市场的60%以上,且活跃在北京、上海各大拍卖场上的买家70%以上都是企业家。

  史上最大力度

  2017年,我国第一部文化金融蓝皮书《中国文化金融发展报告(2017)》发布。集中了课题组对文化金融研究和实践的基本观点,重点对2016年中国文化金融发展现状进行了综合提炼和总结,使文化金融的发展引起了更多的关注。行业兴起和工作细分,该领域对从业者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人才的需求也更加迫切。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华中师范大学主办的“艺术金融人才培养”项目旨在从艺术和金融的全行业视角展开教学与研究。项目负责人、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徐晓庚说:“国内艺术金融主要是项目服务培训,行业的产业培训。华中师大重艺术金融课题体系,学科规范,服务实务建设,形成该领域值得研究教育课标,规范及范示。今后在该领域及新专业建设奠定基础。”

  比如上世纪90年代末的“吴冠中热”就是由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和收藏家郭庆祥合作的玥宝斋推动的;资深收藏家刘益谦更是不惜重金以10.73亿元拍下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甚至凭借自己大量的藏品,在全国开设了3个“龙美术馆”。

  其实,从进口关税的多次下调,能够看出主管部门对艺术市场的扶持和态度,进口环节增值税的调整还需要进一步调研商榷。就这一问题,中拍协在近日召开的拍卖增值税工作会议中,主要分析了“营改增”后税务部门对各类拍卖标的增值税的征收方式及存在问题,厘清了进口环节增值税与国内增值税的关系及拍卖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并研究了下一步税收协调工作的要点和路径。

  随着我国艺术事业和艺术市场多方向快速发展,与之相关的专业服务与学术研究也以多种形式展开。特别是在展览、艺术机构、艺术品拍卖等领域积累了大量的案例和数据之后,学术研究也得以在这样的基础上建构。2015年,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成立,以独立学院的规模展开对艺术机构、艺术市场、文化政策等相关领域的研究和规范化教学,成为这个领域的先驱。艺术市场在艺术管理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而艺术金融作为艺术学和经济学的跨学科专业,是整合资本与艺术资源的大型组织形式,在艺术之外更需要经济学知识的参与。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在谈到艺术金融时说:“艺术管理是针对艺术机构管理的学科。艺术金融则倾向于项目的机制,具体的价格、品质将被计入考虑的范畴。艺术金融是艺术管理的延伸,也是金融领域的延伸,它是一个跨领域合作的产物。”

  学术派和商业派:共创艺术品市场繁荣

  2017年10月,文化部就文物进境税率问题向国务院做书面汇报并提出建议。2017年11月23日,财政部联合商务部、文化部、国税总局、海关总署、国家文物局等有关部门,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的配合下就回流文物进口税收问题召开调研会。会议听取了相关政协委员、行业协会,企业代表和专家学者对文物回流情况的介绍,以及对当前税制的意见和建议。

  今年4月,在“2018清华大学艺术与资本论坛”上,来自艺术界、经济学界等领域的参与者根据自身的经验和研究成果,围绕着“艺术金融政策与艺术品投资”“艺术机构的市场化运营”“艺术品交易模式创新”和“艺术资源与区域经济发展”4个主题对二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交流、讨论。从与会者的发言中不难发现,类似于MBA等管理学课程、高昂的学费和以实操性为诉求的目的是艺术金融鲜为人知的重要原因。艺术金融以其对专业性、资金、参与度的要求,这个领域的探讨更多集中在高净值人群的参与者内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黄隽在谈到这个领域的受众时说:“统计数据表明,拍卖市场上10年内能够重复交易的不足10%。艺术精品投资是一个小众的舞台。”

  在艺术推手(画商)出现之前,艺术家的活动主要是依靠艺术赞助者的支持。艺术赞助行为是指在某一特定时期内,由有资者(指拥有雄厚财力的企业家、贵族等)提供给艺术创作者在物质与精神上的帮助,并促使艺术创作者及社会公共事业的稳定发展,两者之间具有服务与被服务的聘请雇佣关系。艺术赞助者(有资者)的欣赏品位左右着艺术创作者的创作风格、题材等方面。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赞助者对画家提出明确的作画要求,画家通常都是要按照合同规定的内容绘制画作。如佛罗伦萨画家多梅尼哥·基尔兰达约给纯洁者医院创作的《占星家的崇敬》一画,就是这种合作方法的典型例子。

  7月1日,国务院下调艺术品进口关税的政策正式生效。此次关税下调是历年来下调力度最大的一次,得到业内人士的普遍认可。长期以来,关税问题都是困扰艺术市场发展的一道障碍,呼吁“减税”的声音也从未停歇。那么,这一利好政策的最终落地,能否破除艺术品行业痛点呢?

  从2007年艺术品基金参与艺术市场,到今天艺术服务形成完整的商业形态,金融手段和金融方法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资本在媒体、运输、保险、法律、咨询等领域的参与不断深入,金融产品也在艺术界探索出更多新的可能。此时,学院研究的介入恰逢其时,十年的发展为学科建设提供了可供参考的历史和丰富的案例素材,其次,对艺术金融这个相对初级和管理粗放的市场进行调查研究,将为相关领域的规范和发展提供可靠的学术支持。

  企业收藏区别于个人收藏,具有制度性、系统性、专业性、大资本等优势,能够更大程度上推动整个艺术品行业发展,推动艺术品金融化企业收藏制度的建设,也会推动国家对企业收藏、免税捐赠等文化政策的完善;推动收藏与学术结合,成为美术史的沉淀者;很大程度上影响艺术生态价值评估;对企业来说,除了能够获得很好的投资回报,更让企业的文化和精神核心有所提升。因此,近年来,企业艺术品收藏伴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而发展,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中坚力量,更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趋势的一个风向标。(董瑞)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秘书长余锦生表示,“七年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多次向财政、文化、文物、商务等有关部门反映,还商请相关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向全国两会提出建议,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充分考虑我国文物流散的背景和文物艺术品作为文化遗产本身的特性,予以回流文物艺术品相关税收的减免。在此期间,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还受国家文物局委托,对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文物艺术品进境税收开展调研”。

  艺术金融的学院之路已然铺开,学科的发展和研究的深入向我们开放了一种参与的可能,跨学科的艺术金融研究作为一个理性的基础,必将强势推进艺术产业的全面发展,未来令人期待。(郭成)

  学术派艺术推手,顾名思义就是讲究艺术的学术性,从学术的角度出发。主要涉及的群体就是策展人、批评家及美术院校、美术馆、美术协会等等。这里面策展人的效用是最大的。

  对此,中国拍卖行业协会秘书长兼艺委会主任李卫东认为,“此次关税的再次下调,幅度较大,范围较广,主要的绘画和雕塑门类直接降至1%,这也体现了财政有关部门对文化发展的重视与扶持”。

  说到“艺术金融”,可能让人马上想到的是资本的运作和天价拍卖,其专业性不言而喻。“金融”这个词在日常生活中的频繁出现,可能要从前几年的移动互联网说起。随着各种金融产品不断在手机APP的初始页面中弹出,投资理财的理念也随之深入人心。6月1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艺术金融人才培养”在华中师范大学开班,高校介入艺术金融领域的研究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能否化解艺术品行业痛点,每幅名作背后都有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