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龙美术馆举办,新文人画的入世与出世

2019-10-12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24)

图片 1

图片 2

  化方是个词人,相识前因其诸多歌曲作品广泛传唱而早有耳闻。直至相见,于杯恍交错间偶然领略其画作,顿觉惊艳。

  2018年11月9日,《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在上海宝龙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上海宝龙美术馆主办,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宝龙美术馆创办人许健康、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宝龙美术馆副馆长吕美仪,相关部门政府领导、策展人吕澎、参展艺术家;以及文化界、艺术界数百名嘉宾莅临展览现场,并出席了开幕仪式。

  崔元泽,朝鲜族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高级注册教师。1942年生于黑龙江省密山市,书香门第。1989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师从欧阳中石,现居北京。现任中国国际文化促进会国文书画院名誉院长,文华阁国礼书画院名誉院长,首都书画院艺术顾问,八一书画院东北分院艺术顾问,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国公益事业形象大使,中国人生科学学会艺术顾问,中国诗酒文化诗书画院理事,中国画院一级书画家,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基金会艺术顾问,中国老子同道会艺术顾问等职务。

图片 3

图片 4

崔元泽 : 古朴雄健气韵深

  化方的书画作品,很难让人在第一时间给其一个明确的风格或流派的定义,有中有西,非古非今。既有传统中国画的写意,大片的留白中,看似不经意的轻抹和点染,便是远山、人影,大风、旷野。又有西方印象派油画式的浓烈,满视野的明暗或色块强烈对比,漆黑的枯树,燃烧的天空;风雪的夜归,地白天黑;阴冷的暗夜,孤独的少女红衣… …

  左起: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策展人吕澎

文/李克亮

  我也曾为定义化方的画风而纠结,可转念一想,这不正是众人所追求的不拘一格?联想到他在诗词书画间的任意游走,于是索性称其画作为当代写意新文人画。

  上海宝龙美术馆举办“艺术史:40×40”是对创办人许健康先生提出的“弘扬传统文化精髓、推动当代艺术发展”办馆宗旨的回应。宝龙美术馆创办人许健康先生是雅好收藏的儒商,他曾表示“宝龙集团作为企业,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政策获得大力发展的机会,希望借助文化、艺术回馈社会。”

  隶书是中国书法艺术的主流书体,在悠久的历史传承中,早已形成了成熟的笔墨程式与思维模式。崔元泽的书法艺术便是以隶书为主,兼写楷书、行书、篆书、草书。他自幼酷爱书法,后来师从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多年来深入研习汉隶诸名帖,并从柳公权、颜真卿、赵孟頫等古代名家作品中汲取营养。在对传统资源的深入挖掘中,书家尊古而不泥古,出人意料地写出了新的风格面貌。其作品遒劲有力、率真拙朴,在继承传统汉隶书法的基础上自成一家,以敦厚、凝重的笔墨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风范。

  在我的印象中,文人画兴起于魏晋,更称雄于元初,而至明清以及民国以降,更是涌现出诸多人们耳熟能详的大画家。彼时的文人画,多是托物言志,因对现实的不满和对尘俗的厌倦,力图超然世外,回归自然,即所谓的出世。这些画家和画作,充满了中国式的文人气,既有很深文化意蕴又有相当造诣的绘画技巧,秉承中国诗词的手法和或写实或写意的手段,造就出独有的中国式意境概念,表现出一种出世的文化性人格。

  开幕式上,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表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节点,宝龙美术馆特别推出“艺术史:40x40”大展,以“艺术”的视角感受四十年中国在各方面的成就与突破。宝龙美术馆致力于留存经典、挖掘当下、放眼未来,希望这座专业的美术馆空间,能成为对话当代艺术、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的有力平台。相信,这个展览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会继续以开放而多元的态度,构建起中国自近现代到当代的艺术体系,体现出宝龙美术馆责无旁贷的责任与力量,将中国当代艺术推向更广阔的舞台。”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崔元泽书法作品欣赏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兴起了一股新文人画的风气,以董欣宾、朱新建、王孟奇、贾又福、龙瑞、陈平等为代表当代新文人画,多流连于仕女和市井风俗,技巧上也多为拙笔画风,同样是表现对现实的不满甚至反抗,却已是完全融于滚滚红尘,恍若重新入世,以世俗的口吻表现于嬉笑怒骂间。不再秉承中国诗词的文学意蕴,代之以生活常俗的意会表达,以当下的意会取代了传统的意境,表现出一种无奈入世的社会性人格。

  宝龙文化集团执行董事许华琳

  崔元泽的字是一种典型的北派书风,以敦厚沉雄,奇宕恣肆为主要特色,同时又蕴含着一种清逸、隽秀、空灵的境界,可谓是刚柔并济、气势不凡。在他信笔挥毫之下,一幅字气定神闲地写下来,往往笔力透纸背、气贯长虹。这种不怒自威的中正气势,成为崔元泽隶书艺术的重要特色。在他笔下,那种雍容大度的气魄,舞蹈般跳动着的字符,铜筋铁骨般的笔意,演绎着上古人们的理想和追求,诉说着中华书法艺术的源远流长。

  化方的出现,也许给当下新文人画带来了另外一种以新形式写意、以新态度出世的全新表达。这个集诗词书画各种兴趣和专长于一身的东北汉子,人们不知应称之为词作家、诗人,还是称其为书画家。而我,则更愿意称化方为杂家。

  自去年11月18日开馆至今,上海宝龙美术馆已举办了近十余场大展。作为一家年轻的美术馆,上海宝龙美术馆希望通过举办“艺术史:40×40”这样学术性与历史性兼具的大展,增强对当代艺术的研究和探索。

图片 8崔元泽书法作品欣赏

  就社会性人格来说,化方是大俗的。他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走入社会的人,经商、挣钱,北漂,奋斗,他的人生经历时刻伴随着时代的脉搏在沉浮和涌动。他不得不游走在各色人群和各种酒席聚会之间,穿行在不同城市不同场合的各种商洽和谋划之中。从一个杯酒便醉的少年,练就成一个通宵达旦畅饮不倒的汉子,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深深体会。诗词创作,不论是直抒胸臆的自主表达,还是商业利益的命题作文,他都能全盘接下应对自如,并且始终被赞作快手和高手。人设和场景的迁换,游走自如毫无障碍,名声和利益的角逐,得心应手毫无违和。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宝龙美术馆举办,新文人画的入世与出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