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明在北京画院坚守40年,内地秋拍遭遇下行拐

2019-10-05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66)

  12月9日,北京保利2018秋季艺术品拍卖会近40个专场以逾25.5亿元的总成交额落槌。本次拍卖会共有1件拍品成交破亿、7件拍品成交价超过5000万元,45件拍品成交价超过1000万元,500万元以上的拍品共有78件,4个专场斩获白手套佳绩。邮品部分拍卖将于12月18日-23日转战新保利大厦进行预展拍卖。

  原标题:仅4件破亿 内地秋拍遭遇下行拐点

  原标题:从一名专职画家到院长,王明明在北京画院坚守40年 他在求变的洪流中留住传统

  此次秋拍中国书画、古董珍玩和现当代艺术夜场表现优异,在总成交额以及成交率上均有上佳表现,其中吴冠中《双燕》组合以1.66亿元成交,油画《双燕》以1.127亿元成交,成为今年国内唯一成交过亿元的油画作品;文徵明《溪堂别图》以8797.5万元成交,打破文徵明作品成交世界纪录;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以4830万元成交,创造笔筒类拍品成交世界纪录。

  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数据显示,1-10月文物艺术品和股权债权、房地产等拍卖业务成交额均出现了超过20%的降幅。有业内专家分析,今年内地秋拍市场普遍表现欠佳,过亿元拍品仅有4件,市场其实并不缺乏精品,缺的是买气,这也导致一些拍品最终低价成交,甚至流拍。这对于拍卖行业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且这种态势可能还将延续。

  王明明,一位成名已久的国画家。从青年时期进入北京画院成为一名画家,到担任北京画院院长,他在这座艺术殿堂里度过了人生的黄金40年。于国家、于社会,这40年是改革开放的40年,于他和北京画院,则是在时代求“变”的洪流中,尽一切努力守护传统的40年。

  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拍卖后表示,“此次秋拍的经济形势不好,拍品缩量,但保利团队扛住了压力,走精品路线,取得了十分理想的成绩。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现当代艺术以及古董珍玩四个门类均有高价单品成交,多件拍品刷新成交纪录”。

  总体稳健

  国门打开

  近现代书画共取得6.61亿元的总成交,诞生11件千万级拍品,当中6件超2000万元成交,本场黄胄、吴昌硕、丰子恺作品全部成交。“秀仪之馨——郭秀仪珍藏”共15件书画精品上拍,全部成交,收获白手套,多数拍品超过估价高端成交。古代书画部分总成交4.45亿元,共诞生10件千万级拍品,当中有2件超5000万元成交。过云楼旧藏文徵明《溪堂别图》最终以8797.5万元成交,刷新文徵明作品的拍卖世界纪录。古董珍玩部分共斩获7.1亿元的总成交额,两个专场斩获白手套。作为单独专场推出的庆宽家族旧藏“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万代如意耳琵琶尊”最终以9487.5万元成交。“交椅式宝座”明末清初黄花梨麒麟寿字纹圈背交椅以2737万元成交,刷新了拍卖市场上的最贵“交椅”纪录,成为“头把交椅”。古籍文献专场总成交额1.2亿元,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钜宋广韵》最终以8510万元成交。

  亿元拍品成交不及预期

  从批判转为继承传统绘画

  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月内,各家拍行的秋拍都相继紧锣密鼓的展开,在经历过春拍资金收紧、竞争激烈、优秀拍品稀缺等因素的影响后,今年秋拍如何在市场寒冬下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也备受期待。为了能在资金缺乏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不难看出本季秋拍几家拍行都纷纷打出自己的“王牌”。

  1978年10月,26岁的王明明放弃了中央工艺美院特艺系的录取通知书,在恩师周思聪的举荐下,进入北京画院成为一名专职画家,成为画院历史上入院年龄最小的画家。位于沙井胡同、雨儿胡同的两个四合院,就是那时北京画院的院址。院子里每个房间都摆着三四张案子,大家就在这里创作。完成的作品就挂在屋子里,同道们串串门,彼此评说、切磋,用现在的话说,这一切都透着岁月静好。不过,打开的国门已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带进了安静的画室。

  从各家拍行的具体情况来看,迈入第25个年头的中国嘉德打出“周年牌”,来自全球的顶级收藏团体、知名私人藏家都为嘉德秋拍提供了一批高质量的私藏。最终,中国嘉德不负众望地交出了24.75亿元的成绩单,较春拍总成交额提升了22%,其中3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其中,张宗宪旧藏齐白石《福祚繁华》以9200万元成交,潘天寿巨幅指墨《无限风光》2.875亿元成交。此外,古籍善本专场也表现得格外“霸气”,安思远藏善本碑帖11种以1.926亿元超高价成交,创造了世界最贵善本的最高价纪录。

  “改革开放带来了外贸艺术品的创作需求,我也算是最早接触市场的一批人了。”王明明回忆,进入画院当年,他就创作了5幅外销国画。“那是第一次拿到画画的稿费,都是四尺六开的作品,稿费一共25元钱。”画院为画家们定下了稿费标准,周思聪7元/平尺,吴冠中8元/平尺,李可染12元/平尺……老中青画家们都承担了一些创作任务。

  北京保利的市场表现也毫不逊色,展现出“高性价比”的特性,其中,吴冠中《双燕》组合以1.66亿元成交,其中油画《双燕》以1.127亿元成交,成为今年内地惟一成交过亿元的油画拍品,而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以4830万元成交,创造了同类拍品的世界纪录。

  之后,有机构邀请画家到海外市场去办画展。来自海外市场的需求显示,山水、人物、花鸟等传统题材最受欢迎,这让许多压抑已久的画家有些意外,没想到中国画走出去很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而目睹过“文革”期间对传统国画创作进行批判的王明明,面对这种旺盛需求时心里也产生了疑惑:传统国画创作,到底应该怎样看待?

  在大型拍卖企业牢牢控制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形势之下,中小型拍卖企业无疑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北京东正拍卖就悄然退出秋拍序列。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中小型拍行打出“特色牌”,北京银座就推出了主打京剧用品的“声闻振雅——梅兰芳暨师友故物”专场,并斩获白手套。北京荣宝则推出包括“石蕴山辉·巴林石集珍专场”在内的16个专场,取得7.58亿元的成绩。

  伴随国门逐步打开,这样的疑惑和反思也越来越强烈。1983年5月,王明明第一次出国前往巴黎参加国际中青年画展。十几天内,他参观了当地博物馆、美术馆内的许多现代和古典艺术作品。“当时最强烈的感受是,世界各国的艺术都是在尊重前人的基础上生生不息的。与西方接轨的中国画艺术是没有出路的,在创作方向上不应该迷茫。”王明明说,自己是在批判传统、鼓励革命和创新的环境中成长的,从批判传统到学习、继承传统,他经历了曲折的心路历程。

  梳理今年的秋拍不难发现,高价拍品的成绩情况似乎未能尽如人意,仅有4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不及春拍所产生的6件过亿拍品,多件有望破亿的拍品未能高价成交。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分析称,“拍卖行业是一个信心行业,市场并非是缺乏资金而是藏家对艺术品市场的信心不足,在经济整体并不乐观的态势下,许多藏家都表现得非常谨慎”。

  他开始将自己的创作方向定位于历史题材。“有些题材,是中国画表现不了的,否则要油画、版画、雕塑等其他艺术门类何用?一波波‘革新’思潮、‘拓展’运动,表面上让中国画的‘承载’能力扩大了,边界扩大了,殊不知破坏了中国画的基因和程式,最终会破坏文脉。”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王明明在北京画院坚守40年,内地秋拍遭遇下行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