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诗全集,徐志摩作品赏析

2019-09-06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97)

  最后飞出气围,飞出了时空的关塞。
  当前是宇宙的大观!
  几百万个太阳,大的小的,红的黄的,放花竹似的
   在无极中激震,旋转——
  但人类的地球呢?
  一海的星砂,却向哪里找去,
  不好,他的归路迷了!
  夜呀,你在哪里?
  光明,你又在哪里?

  门有车马客行
  
  门有车马宾。 (宾一作客 )
  金鞍曜朱轮。
  谓从丹霄落。 (丹一作云 )
  乃是故乡亲。
  呼儿扫中堂。
  坐客论悲辛。
  对酒两不饮。
  停觞泪盈巾。
  叹我万里游。
  飘飘三十春。
  空谈帝王略。 (帝一作霸 )
  紫绶不挂身。
  雄剑藏玉匣。
  阴符生素尘。
  廓落无所合。
  流离湘水滨。
  借问宗党间。
  多为泉下人。
  生苦百战役。
  死托万鬼邻。
  北风扬胡沙。
  埋翳周与秦。
  大运且如此。
  苍穹宁匪仁。
  恻怆竟何道。
  存亡任大钧。
  
  
  君子有所思行
  
  紫阁连终南。
  青冥天倪色。
  凭崖望咸阳。
  宫阙罗北极。
  万井惊画出。
  九衢如弦直。
  渭水银河清。 (银河清一作清银河 )
  横天流不息。
  朝野盛文物。
  衣冠何翕赩。
  厩马散连山。
  军容威绝域。
  伊皋运元化。
  卫霍输筋力。
  歌钟乐未休。 (未休一作休明 )
  荣去老还逼。
  圆光过满缺。
  太阳移中昃。
  不散东海金。
  何争西飞匿。 (飞一作辉 )
  无作牛山悲。
  恻怆泪沾臆。
  
  
  东海有勇妇 代关中有贤女
  
  梁山感杞妻。
  恸哭为之倾。
  金石忽暂开。
  都由激深情。
  东海有勇妇。
  何惭苏子卿。
  学剑越处子。
  超然若流星。 (然一作腾 )
  损躯报夫仇。
  万死不顾生。
  白刃耀素雪。
  苍天感精诚。
  十步两矍跃。 (矍一作跳 )
  三呼一交兵。
  斩首掉国门。
  蹴踏五藏行。
  豁此伉俪愤。
  粲然大义明。
  北海李使君。 (使一作府 )
  飞章奏天庭。
  舍罪警风俗。
  流芳播沧瀛。
  名在列女籍。 (名一作志 )
  竹帛已光荣。
  淳于免诏狱。
  汉主为缇萦。
  津妾一棹歌。
  脱父于严刑。
  十子若不肖。
  不如一女英。
  豫让斩空衣。
  有心竟无成。
  要离杀庆忌。
  壮夫所素轻。 (所素一作素所 )
  妻子亦何辜。
  焚之买虚声。
  岂如东海妇。
  事立独扬名。
  
  
  黄葛篇
  
  黄葛生洛溪。
  黄花自绵幂。
  青烟蔓长条。
  缭绕几百尺。
  闺人费素手。
  采缉作□□。 【希丝旁】【谷丝旁】
  缝为绝国衣。
  远寄日南客。
  苍梧大火落。
  暑服莫轻掷。
  此物虽过时。
  是妾手中迹。
  
  
  白马篇
  
  龙马花雪毛。
  金鞍五陵豪。
  秋霜切玉剑。
  落日明珠袍。
  斗鸡事万乘。
  轩盖一何高。
  弓摧南山虎。
  手接太行猱。
  酒後竞风采。
  三杯弄宝刀。
  杀人如剪草。
  剧孟同游遨。
  发愤去函谷。
  从军向临洮。
  叱咤万战场。 (万战场一作经百战 )
  匈奴尽奔逃。 (奔逃一作波涛 )
  归来使酒气。
  未肯拜萧曹。 (拜一作下 )
  羞入原宪室。
  荒淫隐蓬蒿。 (淫一作径 )
  
  
  凤吹笙曲 (一作凤笙篇 送别 )
  
  仙人十五爱吹笙。
  学得昆丘彩凤鸣。
  始闻炼气餐金液。
  复道朝天赴玉京。
  玉京迢迢几千里。
  凤笙去去无穷已。 (穷一作边 )
  欲叹离声发绛唇。
  更嗟别调流纤指。
  此时惜别讵堪闻。
  此地相看未忍分。
  重吟真曲和清吹。
  却奏仙歌响绿云。
  绿云紫气向函关。
  访道应寻缑氏山。
  莫学吹笙王子晋。
  一遇浮丘断不还。
  
  
  怨歌行 长安见内人出嫁. 友人令余代为之
  
  十五入汉宫。
  花颜笑春红。
  君王选玉色。
  侍寝金屏中。 (金一作锦)
  荐枕娇夕月。
  卷衣恋春风。 (春一作香 )
  宁知赵飞燕。
  夺宠恨无穷。
  沉忧能伤人。
  绿鬓成霜蓬。
  一朝不得意。
  世事徒为空。
  □□换美酒。 【肃鸟】【霜鸟】
  舞衣罢雕龙。 (龙一作笼 )
  寒苦不忍言。
  为君奏丝桐。
  肠断弦亦绝。
  悲心夜忡忡。
  
  
  塞下曲六首
  
  其一
  
  五月天山雪。
  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
  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
  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
  直为斩楼兰。
  
  其二
  
  天兵下北荒。
  胡马欲南饮。
  横戈从百战。
  直为衔恩甚。
  握雪海上餐。
  拂沙陇头寝。
  何当破月氏。
  然後方高枕。
  
  其三
  
  骏马似风飚。 (似一作如 )
  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
  插羽破天骄。
  阵解星芒尽。
  营空海雾消。
  功成画麟阁。
  独有霍嫖姚。
  
  其四
  
  白马黄金塞。
  云砂绕梦思。
  那堪愁苦节。
  远忆边城儿。
  萤飞秋窗满。
  月度霜闺迟。
  摧残梧桐叶。
  萧飒沙棠枝。
  无时独不见。
  流泪空自知。
  
  其五
  
  塞虏乘秋下。
  天兵出汉家。
  将军分虎竹。
  战士卧龙沙。
  边月随弓影。
  胡霜拂剑花。
  玉关殊未入。
  少妇莫长嗟。
  
  其六
  
  烽火动沙漠。
  连照甘泉云。
  汉皇按剑起。
  还召李将军。
  兵气天上合。 (兵一作杀 )
  鼓声陇底闻。
  横行负勇气。
  一战净妖氛。
  
  
  
  来日大难
  
  来日一身。
  携粮负薪。
  道长食尽。 (道长一作长鸣 )
  苦口焦唇。
  今日醉饱。
  乐过千春。
  仙人相存。
  诱我远学。
  海凌三山。
  陆憩五岳。
  乘龙天飞。
  目瞻两角。
  授以仙药。 (仙一作神 )
  金丹满握。
  蟪蛄蒙恩。
  深愧短促。
  思填东海。
  强衔一木。
  道重天地。
  轩师广成。
  蝉翼九五。
  以求长生。
  下士大笑。
  如苍蝇声。
  
  
  塞上曲
  
  大汉无中策。
  匈奴犯渭桥。
  五原秋草绿。
  胡马一何骄。
  命将征西极。
  横行阴山侧。
  燕支落汉家。
  妇女无华色。
  转战渡黄河。
  休兵乐事多。
  萧条清万里。
  瀚海寂无波。
  
  
  玉阶怨
  
  玉阶生白露。
  夜久侵罗袜。
  却下水晶帘。
  玲珑望秋月。
  
  
  襄阳曲四首
  
  其一
  
  襄阳行乐处。
  歌舞白铜鞮。
  江城回渌水。
  花月使人迷。
  
  其二
  
  山公醉酒时。
  酩酊高阳下。 (高一作襄 )
  头上白接篱。
  倒著还骑马。
  
  其三
  
  岘山临汉江。
  水绿沙如雪。 (一作水色如霜雪 )
  上有堕泪碑。
  青苔久磨灭。
  
  其四
  
  且醉习家池。
  莫看堕泪碑。
  山公欲上马。
  笑杀襄阳儿。
  
  
  大堤曲
  
  汉水临襄阳。 (临一作横 )
  花开大堤暖。
  佳期大堤下。
  
  泪向南云满。
  春风无复情。 (无复一作复无 )
  吹我梦魂散。
  不见眼中人。
  天长音信断。
  
  
  宫中行乐词八首
  
  其一
  
  小小生金屋。
  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宝髻。
  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 (出一作上 )
  常随步辇归。
  只愁歌舞散。 (散一作罢 )
  化作彩云飞。
  
  其二
  
  柳色黄金嫩。
  梨花白雪香。
  玉楼巢翡翠。 (巢一作关 )
  金殿锁鸳鸯。 (金一作珠 )
  选妓随雕辇。 (雕一作朝 )
  徵歌出洞房。
  宫中谁第一。
  飞燕在昭阳。
  
  其三
  
  卢橘为秦树。
  蒲萄出汉宫。
  烟花宜落日。
  丝管醉春风。
  笛奏龙吟水。
  萧鸣凤下空。
  君王多乐事。
  还与万方同。 (一作何必向回中 )
  
  其四
  
  玉树春归日。 (树一作殿 ) (日一作好 )
  金宫乐事多。
  後庭朝未入。
  轻辇夜相过。
  笑出花间语。
  娇来竹下歌。 (竹一作烛 )
  莫教明月去。
  留著醉嫦蛾。
  
  其五
  
  绣户香风暖。
  纱窗曙色新。
  宫花争笑日。
  池草暗生春。
  绿树闻歌鸟。
  青楼见舞人。
  昭阳桃李月。
  罗绮自相亲。 (自一作坐 )
  
  其六
  
  今日明光里。
  还须结伴游。
  春风开紫殿。
  天乐下朱楼。
  艳舞全知巧。
  娇歌半欲羞。
  更怜花月夜。
  宫女笑藏钩。
  
  其七
  
  寒雪梅中尽。
  春风柳上归。
  宫莺娇欲醉。
  檐燕语还飞。
  迟日明歌席。
  新花艳舞衣。
  晚来移彩仗。
  行乐泥光辉。
  
  其八
  
  水绿南薰殿。
  花红北阙楼。
  莺歌闻太液。
  凤吹绕瀛洲。
  素女鸣珠佩。
  天人弄彩毬。
  今朝风日好。
  宜入未央游。
  
  
  清平调词三首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农艳露凝香。 (农一作红 )
  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
  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沈香亭北倚栏干。
  
  
  入朝曲 (一作鼓吹入朝曲 )
  
  金陵控海浦。
  渌水带吴京。
  铙歌列骑吹。
  飒沓引公卿。
  槌钟速严妆。
  伐鼓启重城。
  天子凭玉几。 (几一作案 )
  剑履若云行。
  日出照万户。
  簪裾烂明星。
  朝罢沐浴闲。
  遨游阆风亭。
  济济双阙下。
  欢娱乐恩荣。
  
  
  秦女休行 (魏协律都尉左延年所作, 今拟之 )
  
  西门秦氏女。
  秀色如琼花。
  手挥白杨刀。 (刀一作刃 )
  清昼杀仇家。
  罗袖洒赤血。
  英气凌紫霞。 (气一作声 )
  直上西山去。
  关吏相邀遮。
  婿为燕国王。
  身被诏狱加。
  犯刑若履虎。
  不畏落爪牙。
  素颈未及断。
  摧眉伏泥沙。
  金鸡忽放赦。
  大辟得宽赊。
  何惭聂政姊。
  万古共惊嗟。
  
  
  秦女卷衣
  
  天子居未央。
  妾侍卷衣裳。 (侍一作来 )
  顾无紫宫宠。
  敢拂黄金床。
  水至亦不去。
  熊来尚可挡。
  微身奉日月。 (奉一作捧 )
  飘若萤之光。 (之一作火 )
  愿君采葑菲。
  无以下体妨。
  
  
  东武吟 (一作出东门后书怀留别翰林诸公 )
  
  好古笑流俗。
  素闻贤达风。
  方希佐明主。
  长揖辞成功。
  白日在高天。
  回光烛微躬。
  恭承凤凰诏。
  欻起云萝中。
  清切紫霄迥。 (霄一作垣 )
  优游丹禁通。
  君王赐颜色。
  声价凌烟虹。
  乘舆拥翠盖。
  扈从金城东。
  宝马丽绝景。
  锦衣入新丰。
  依岩望松雪。 (依一作倚 )
  对酒鸣丝桐。
  因学扬子云。
  献赋甘泉宫。
  天书美片善。
  清芬播无穷。
  归来入咸阳。 (入一作向 )
  谈笑皆王公。 (一本无此二句 )
  一朝去金马。
  飘落成飞蓬。
  宾客日疏散。 (客一作友 )
  玉樽亦已空。 (亦已一作日成 )
  才力犹可倚。 (倚一作恃 )
  不惭世上雄。
  闲作东武吟。
  曲尽情未终。
  书此谢知己。
  吾寻黄绮翁。 (一作扁舟寻钓翁 )
  
  
  邯郸才人嫁为斯养卒妇
  
  妾本崇台女。 (崇一作丛 )
  扬蛾入丹阙。
  自倚颜如花。
  宁知有凋歇。
  一辞玉阶下。
  去若朝云没。
  每忆邯郸城。
  深宫梦秋月。
  君王不可见。
  惆怅至明发。
  
  
  出自蓟北门行
  
  虏阵横北荒。
  胡星耀精芒。
  羽书速惊电。
  烽火昼连光。
  虎竹救边急。
  戎车森已行。
  明主不安席。
  按剑心飞扬。
  推毂出猛将。
  连旗登战场。
  兵威冲绝幕。
  杀气凌穹苍。
  列卒赤山下。 (卒一作阵 )
  开营紫塞旁。
  孟冬风沙紧。 (冬一作秋 )
  旌旗飒凋伤。
  画角悲海月。
  征衣卷天霜。
  挥刃斩楼兰。
  弯弓射贤王。 (贤一作訾 )
  单于一平荡。
  种落自奔亡。
  收功报天子。
  行歌归咸阳。 (行歌一作歌舞 )
  
  
  洛阳陌
  
  白玉谁家郎。
  回车渡天津。
  看花东陌上。
  
  惊动洛阳人。
  
  
  北上行
  
  北上何所苦。
  北上缘太行。
  磴道盘且峻。
  笱伊桉凡浴
  马足蹶侧石。
  车轮摧高冈。
  沙尘接幽州。
  烽火连朔方。
  杀气毒剑戟。
  严风裂衣裳。
  奔鲸夹黄河。
  凿齿屯洛阳。
  前行无归日。
  返顾思旧乡。
  惨戚冰雪里。
  悲号绝中肠。
  尺布不掩体。
  皮肤剧枯桑。
  汲水涧谷阻。
  采薪陇阪长。
  猛虎又掉尾。
  磨牙皓秋霜。
  草木不可餐。
  饥饮零露浆。
  叹此北上苦。
  停骖为之伤。
  何日王道平。
  开颜睹天光。
  
  
  短歌行
  
  白日何短短。
  百年苦易满。
  苍穹浩茫茫。
  万劫太极长。
  麻姑垂两鬓。
  一半已成霜。
  天公见玉女。
  大笑亿千场。
  吾欲揽六龙。
  回车挂扶桑。
  北斗酌美酒。
  劝龙各一觞。
  富贵非所愿。
  与人驻颜光。 (与一作为 ) (颜一作颓, 一作流 )
  
  
  空城雀
  
  嗷嗷空城雀。
  身计何戚促。
  本与鹪鹩群。
  不随凤凰族。
  提携四黄口。
  饮乳未尝足。
  食君糠秕余。
  尝恐乌鸢逐。
  耻涉太行险。
  羞营覆车粟。
  天命有定端。
  守分绝所欲。

  人格是一个不可错误的实在,荒歉是一件大事,但我们是饿惯了的,只认鸠形与鹄面是人生本来的面目,永远忘却了真健康的颜色与彩泽。标准的低降是一种可耻的堕落:我们只是踞坐在井底青蛙,但我们更没有怀疑的余地。我们也许揣详东方的初白,却不能非议中天的太阳。我们也许见惯了阴霾的天时,不耐这热烈的光焰,消散天空的云雾,暴露地面的荒芜,但同时在我们心灵的深处,我们岂不也感觉一个新鲜的影响,催促我们生命的跳动,唤醒潜在的想望,仿佛是武士望见了前峰烽烟的信号,更不踌躇的奋勇前向?只有接近了这样超轶的纯粹的丈夫,这样不可错误的实在,我们方始相形的自愧我们的口不够阔大,我们的嗓音不够响亮,我们的呼吸不够深长,我们的信仰不够坚定,我们的理想不够莹澈,我们的自由不够磅礴,我们的语言不够明白,我们的情感不够热烈,我们的努力不够勇猛,我们的资本不够充实……
  我自信我不是恣滥不切事理的崇拜,我如其曾经应用浓烈的文字,这是因为我不能自制我浓烈的感想。但是我最急切要声明的是,我们的诗人,虽则常常招受神秘的徽号,在事实上却是最清明,最有趣,最诙谐,最不神秘的生灵。他是最通达人情,最近人情的。我盼望有机会追写他日常的生活与谈话。如其我是犯嫌疑的,如其我也是性近神秘的(有好多朋友这么说),你们还有适之①先生的见证,他也说他是最可爱最可亲的个人:我们可以相信适之先生绝对没有“性近神秘”的嫌疑!所以无论他怎样的伟大与深厚,我们的诗人还只是有骨有血的人,不是野人,也不是天神。唯其是人,尤其是最富情感的人,所以他到处要求人道的温暖与安慰,他尤其要我们中国青年的同情与情爱。他已经为我们尽了责任,我们不应,更不忍辜负他的期望。同学们!爱你的爱,崇拜你的崇拜,是人情不是罪孽,是勇敢不是懦怯!

  到了二十世纪的不夜城。
  夜呀,这是你的叛逆,这是恶俗文明的广告,无
   耻,淫猥,残暴,肮脏,——表面却是一致的辉
   耀,看,这边是跳舞会的尾声,
  那边是夜宴的收梢,那厢高楼上一个肥狠的犹大,
   正在奸污他钱掳的新娘;
  那边街道转角上,有两个强人,擒住一个过客,
   一手用刀割断他的喉管,一手掏他的钱包;
  那边酒店的门外,麇聚着一群醉鬼,蹒跚地在秽
   语,狂歌,音似钝刀刮锅底——
  幻想更不忍观望,赶快的掉转翅膀,向清净境界飞
   去。
   飞过了海,飞过了山,也飞回了一百多年的光阴——
   他到了“湖滨诗侣”的故乡。
   多明净的夜色!只淡淡的星辉在湖胸上舞旋,三四个草虫叫夜;
   四围的山峰都把宽广的身影,寄宿在葛濑士迷亚柔 软的湖心,沉酣的睡熟;
  那边“乳鸽山庄”放射出几缕油灯的稀光,斜偻在庄前的荆篱上;
  听呀,那不是罪翁①吟诗的清音——

乐府四十四首

  ①本文是徐志摩1924年5月12日在北京真光剧场的演讲。 

  Thepoetswhoinearthhaverenderusheir
  oftruthapuredelightbyheavanlylaysl
  Oh!Mightmynamebenumberdamongtheir,
  Thegladybowldendmyuntaldays!  
  ①指英国著名的湖畔派诗人骚塞。 

  句子短促有力,语调铿锵,可以想象,一连五个问号的效果无疑是满场寂静,厅内回荡的是讲演者的激愤。
  徐志摩抓住这个时机把讲演的感情推向了高潮。在紧接着的篇幅相当长而又一气贯注的一段中,志摩用了一连串的问句,感叹句和排比句来反驳关于老诗人“顽固”、“守旧”的不实之词,指出老人一生都在与暴力主义、帝国主义和杀灭性灵的物质主义作斗争,并热情地赞扬老人伟大的人格,比之为摩西、苏格拉底等历史上的伟人,比之为救主和大神宙斯,又比之为自然界的和风、新芽、阳光、瀚水和喜马拉雅的雪峰——凡此种种,都是为了形象地说明老人人格的高洁和壮丽。
  然后志摩告诫不要因为自己的卑琐而怀疑他人的伟大。接着又是一转:也许你们会因为我徐志摩是个诗人来讲这话而有所疑忌,那么胡适是一个沉厚稳重的人选来说明老人的伟大与深厚,既伟大深厚、又是最富感情的人,“所以他到处要求人道的温暖与安慰,他尤其要我们中国青年的同情与爱”!
  整篇讲演峰回路转、一波三折,又直截了当、一气呵成。缜密的结构、精妙的语言,再加上讲演者的气质风度,当年诗人徐志摩在真光剧场热情洋溢、顾盼神飞的姿态宛然在目。
                           (龙清涛)

  “不要怕,前面有我。”一个声音说。
  “你是谁呀?”
  “不必问,跟着我来不会错的。我是宇宙的枢纽,
   我是光明的泉源,我是神圣的冲动,我是生命的
   生命,我是诗魂的向导;不要多心,跟我来不会
   错的。”
  “我不认识你。”
  “你已经认识我!在我的眼前,太阳,草木,星,
   月,介壳,鸟兽,各类的人,虫豸,都是同胞,
  他们都是从我取得生命,都受我的爱护,我是太
   阳的太阳,永生的火焰;
  你只要听我指导,不必猜疑,我叫你上山,你不要
   怕险;我教你入水,你不要怕淹;我教你蹈火,
   你不要怕烧;我叫你跟我走,你不要问我是谁;
  我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但只随便哪里都有我。
   若然万象都是空的幻的,我是终古不变的真理与
   实在;
  你方才遨游黑夜的胜迹,你已经得见他许多珍藏的
   秘密,——你方才经过大海的边沿,不是看见一
   颗明星似的眼泪吗?——那就是我。
  你要真静定,须向狂风暴雨的底里求去;你要真和
   谐,须向混沌的底里求去;
  你要真平安,须向大变乱,大革命的底里求去;
  你要真幸福,须向真痛里尝去;
  你要真实在,须向真空虚里悟去;
  你要真生命,须向最危险的方向访去;
  你要真天堂,须向地狱里守去;
  这方向就是我。
  这是我的话,我的教训,我的启方;
  我现在已经领你回到你好奇的出发处,引起游兴
   的夜里;
  你看这不是湛露的绿草,这不是温驯的康河?愿你
   再不要多疑,听我的话,不会错的,——我永远
   在你的周围。

  但他还不仅是身体的惫劳,他也感觉心境的不舒畅。这是很不幸的。我们做主人的只是深深的负歉。他这次来华,不为游历,不为政治,更不为私人的利益,他熬着高年,冒着病体,抛弃自身的事业,备尝行旅的辛苦,他究竟为的是什么?他为的只是一点看不见的情感,说远一点,他的使命是在修补中国与印度两民族间中断千余年的桥梁。说近一点,他只想感召我们青年真挚的同情。因为他是信仰生命的,他是尊崇青年的,他是歌颂青春与清晨的,他永远指点着前途的光明。悲悯是当初释迦牟尼证果的动机,悲悯也是泰戈尔先生不辞艰苦的动机。现代的文明只是骇人的浪费,贪淫与残暴,自私与自大,相猜与相忌,飏风似的倾覆了人道的平衡,产生了巨大的毁灭。芜秽的心田里只是误解的蔓草,毒害同情的种子,更没有收成的希冀。在这个荒惨的境地里,难得有少数的丈夫,不怕阻难,不自馁怯,肩上抗着铲除误解的大锄,口袋里满装着新鲜人道的种子,不问天时是阴是雨是晴,不问是早晨是黄昏是黑夜,他只是努力的工作,清理一方泥土,施殖一方生命,同时口唱着嘹亮的新歌,鼓舞在黑暗中将次透露的萌芽。泰戈尔先生就是这少数中的一个。他是来广布同情的,他是来消除成见的。我们亲眼见过他慈祥的阳春似的表情,亲耳听过他从心灵底里迸裂出的大声,我想只要我们的良心不曾受恶毒的烟煤熏黑,或是被恶浊的偏见污抹,谁不曾感觉他至诚的力量,魔术似的,为我们生命的前途开辟了一个神奇的境界,燃点了理想的光明?所以我们也懂得他的深刻的懊怅与失望,如其他知道部分的青年不但不能容纳他的灵感,并且存心的诬毁他的热忱。我们固然奖励思想的独立,但我们决不敢附和误解的自由。他生平最满意的成绩就在他永远能得青年的同情,不论在德国,在丹麦,在美国,在日本,青年永远是他最忠心的朋友。他也曾经遭受种种的误解与攻击,政府的猜疑与报纸的诬捏与守旧派的讥评,不论如何的谬妄与剧烈,从不曾扰动他优容的大量,他的希望,他的信仰,他的爱心,他的至诚,完全的托付青年。我的须,我的发是白的,但我的心却永远是青的,他常常的对我们说,只要青年是我的知己,我理想的将来就有着落,我乐观的明灯永远不致黯淡。他不能相信纯洁的青年也会坠落在怀疑、猜忌、卑琐的泥溷,他更不能信中国的青年也会沾染不幸的污点。他真不预备在中国遭受意外的待遇。他很不自在,他很感觉异样的怆心。
  因此精神的懊丧更加重他躯体的倦劳。他差不多是病了。我们当然很焦急的期望他的健康,但他再没有心境继续他的讲演。我们恐怕今天就是他在北京公开讲演最后的一个机会。他有休养的必要。我们也决不忍再使他耗费有限的精力。他不久又有长途的跋涉,他不能不有三四天完全的养息。所以从今天起,所有已经约定的集会,公开与私人的,一概撤销,他今天就出城去静养。
  我们关切他的一定可以原谅,就是一小部分不愿意他来作客的诸君也可以自喜战略的成功。他是病了,他在北京不再开口了,他快走了,他从此不再来了。但是同学们,我们也得平心的想想,老人到底有什么罪,他有什么负心,他有什么不可容赦的犯案?公道是死了吗?为什么听不见你的声音?
  他们说他是守旧,说他是顽固。我们能相信吗?他们说他是“太迟”,说他是“不合时宜”,我们能相信吗?他自己是不能信,真的不能信。他说这一定是滑稽家的反调。他一生所遭逢的批评只是太新,太早,太急进,太激烈,太革命的,太理想的,他六十年的生涯只是不断的奋斗与冲锋,他现在还只是冲锋与奋斗。但是他们说他是守旧,太迟,太老。他顽固奋斗的对象只是暴烈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武力主义、杀灭性灵的物质主义;他主张的只是创造的生活,心灵的自由,国际的和平,教育的改造,普爱的实现。但他说他是帝国政策的间谍,资本主义的助力,亡国奴族的流民,提倡裹脚的狂人!肮脏是在我们的政客与暴徒的心里,与我们的诗人又有什么关系?昏乱是在我们冒名的学者与文人的脑里,与我们的诗人又有什么亲属?我们何妨说太阳是黑的,我们何妨说苍蝇是真理?同学们,听信我的话,像他的这样伟大的声音我们也许一辈子再不会听着的了。留神目前的机会,预防将来的惆怅!他的人格我们只能到历史上去搜寻比拟。他的博大的温柔的灵魂我敢说永远是人类记忆里的一次灵绩。他的无边的想象是辽阔的同情使我们想起惠德曼①;他的博爱的福音与宣传的热心使我们记起托尔斯泰;他的坚韧的意志与艺术的天才使我们想起造摩西②像的密仡郎其罗③;他的诙谐与智慧使我们想象当年的苏格拉底与老聃!他的人格的和谐与优美使我们想念暮年的葛德④;他的慈祥的纯爱的抚摩,他的为人道不厌的努力,他的磅礴的大声,有时竟使我们唤起救主的心像,他的光彩,他的音乐,他的雄伟,使我们想念奥林必克⑤山顶的大神。他是不可侵凌的,不可逾越的,他是自然界的一个神秘的现象。他是三春和暖的南风,惊醒树枝上的新芽,增添处女颊上的红晕。他是普照的阳光。他是一派浩瀚的大水,来从不可追寻的渊源,在大地的怀抱中终古的流着,不息的流着,我们只是两岸的居民,凭借这慈恩的天赋,灌溉我们的田稻,苏解我们的消渴,洗净我们的污垢。他是喜马拉雅积雪的山峰,一般的崇高,一般的纯洁,一般的壮丽,一般的高傲,只有无限的青天枕藉他银白的头颅。  
  ①惠德曼,通译惠特曼(1819—1892),美国诗人,著有《草叶集》等。
  ②摩西,《圣经》故事中古代犹太人的领袖。
  ③密仡郎其罗,浪译米盖朗琪罗(1475—1564),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家、画家。
  ④葛德,通译歌德(1749—1832),德国诗人。
  ⑤奥林必克,通译奥林匹斯,希腊东北部的一座高山,古代希腊人视为神山,希腊神话中的诸神都住在山顶。 

  诗人解释大自然的精神,
  美妙与诗歌的欢乐,苏解人间爱困!
  无羡富贵,但求为此高尚的诗歌者之一人,
  便撒手长瞑,我已不负吾生。
  我便无憾地辞尘埃,返归无垠。
  他音虽不亮,然韵节流畅,证见旷达的情怀,一个
   个的音符,都变成了活动的火星,从窗棂里点飞 出
  来!飞入天空,仿佛一串鸢灯,凭彻青云,下
   照流波,余音洒洒的惊起了林里的栖禽,放歌称
   叹。
  接着清脆的嗓音,又不是他妹妹桃绿水(Dorothy)①的?
  呀,原来新染烟癖的高柳列奇(Coleridge)②也在他
   家作客,三人围坐在那间湫隘的客室里,壁炉前烤
   火炉里烧着他们早上在园里亲劈的栗柴,在必拍的
   作响,铁架上的水壶也已经滚沸,嗤嗤有声:
  Tositwithoutemotion,hopeoraim
  Inthelovedpressureofmycottagefire,
  Andbistiesoftheflappingoftheflam⒀
  Orkettlewhisperingitsfaintundersong,  
  ①华兹华斯的妹妹,通译为多萝西。
  ②即英国湖畔派诗人柯勒律治。 

  我有几句话想趁这个机会对诸君讲,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耐心听。泰戈尔先生快走了,在几天内他就离别北京,在一两个星期内他就告辞中国。他这一去大约是不会再来的了。也许他永远不能再到中国。
  他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他非但身体不强健,他并且是有病的。所以他要到中国来,不但他的家属,他的亲戚朋友,他的医生,都不愿意他冒险,就是他欧洲的朋友,比如法国的罗曼罗兰,也都有信去劝阻他。他自己也曾经踌躇了好久,他心里常常盘算他如其到中国来,他究竟能不能够给我们好处,他想中国人自有他们的诗人、思想家、教育家,他们有他们的智慧、天才、心智的财富与营养,他们更用不着外来的补助与戟刺,我只是一个诗人,我没有宗教家的福音,没有哲学家的理论,更没有科学家实利的效用,或是工程师建设的才能,他们要我去做什么,我自己又为什么要去,我有什么礼物带去满足他们的盼望。他真的很觉得迟疑,所以他延迟了他的行期。但是他也对我们说到冬天完了春风吹动的时候(印度的春风比我们的吹得早),他不由的感觉了一种内迫的冲动,他面对着逐渐滋长的青草与鲜花,不由的抛弃了,忘却了他应尽的职务,不由的解放了他的歌唱的本能,和着新来的鸣雀,在柔软的南风中开怀的讴吟。同时他收到我们催请的信,我们青年盼望他的诚意与热心,唤起了老人的勇气。他立即定夺了他东来的决心。他说趁我暮年的肢体不曾僵透,趁我衰老的心灵还能感受,决不可错过这最后唯一的机会,这博大、从容、礼让的民族,我幼年时便发心朝拜,与其将来在黄昏寂静的境界中萎衰的惆怅,毋宁利用这夕阳未暝的光芒,了却我晋香人的心愿?
  他所以决意的东来,他不顾亲友的劝阻,医生的警告,不顾自身的高年与病体,他也撇开了在本国一切的任务,跋涉了万里的海程,他来到了中国。
  自从四月十二在上海登岸以来,可怜老人不曾有过一半天完整的休息,旅行的劳顿不必说,单就公开的演讲以及较小集会时的谈话,至少也有了三四十次!他的,我们知道,不是教授们的讲义,不是教士们的讲道,他的心府不是堆积货品的栈房,他的辞令不是教科书的喇叭。他是灵活的泉水,一颗颗颤动的圆珠从他心里兢兢的泛登水面都是生命的精液;他是瀑布的吼声,在白云间,青林中,石罅里,不住的欢响;他是百灵的歌声,他的欢欣、愤慨、响亮的谐音,弥漫在无际的晴空。但是他是倦了。终夜的狂歌已经耗尽了子规的精力,东方的曙色亦照出他点点的心血染红了蔷薇枝上的白露。
  老人是疲乏了。这几天他睡眠也不得安宁,他已经透支了他有限的精力。他差不多是靠散拿吐瑾①过日的。他不由的不感觉风尘的厌倦,他时常想念他少年时在恒河边沿拍浮的清福,他想望椰树的清荫与曼果的甜瓤。  
  ①散拿吐瑾,一种药物。 

  假如生活是十足的辛劳,人可否
  抬望眼,仰天而问:我甘愿这样?

  “我们关切他的一定可以原谅,就是有一小部分不愿意他来作客的诸君也可以自喜战略的成功。他是病了,他在北京不再开口了,他快走了,他从此不再来了。但是同学们,我们也得平心的想想,老人到底有什么罪?他有什么负心?他有什么不可容赦的犯案?公道是死了吗?为什么听不见你的声音?”

  三

  十二日在真光讲  
  ①适之,即胡适(1891—1962),当时是北京大学教授。 

  徐志摩的确是现代中国少有的至情至性的诗人!真的。有谁象他那样喜欢仰看天空?比他诗作丰盈的人不在少数,但似乎还没有别的诗人象他那样钟情于云彩、明星、神明之类的天空意象。这个特点很重要。被海德格尔称为“诗人之诗人”的荷尔德林曾唱道:

  本文是徐志摩在一九二四年五月泰戈尔即将离华前所作的一次关于泰戈尔的讲演。既是讲演,就要求词锋犀利直捷,语言酣畅淋漓。而这篇《泰戈尔》,恰恰是感情充沛、陈词恳切,华丽而不流于堆砌,有所指斥又不失其优雅,是一则极为成功的讲演,恐怕也正是直出于徐志摩那种热情洋溢、言为心声的浪漫派诗人的真性情。
  泰戈尔是一位深为我们熟悉、喜爱的印度诗人,他的作品在中国流传极广、影响巨大,甚至可以这样说:中国新诗的发展有着泰戈尔极其重要的功绩——正是他的影响使得繁星春水般的“小诗”茁生在中国新诗在早期白话诗之后难以为继的荒野上。“小诗”的代表诗人冰心就自承是受泰戈尔诗歌的启发而开始写作的。郑振锋在其译《飞鸟集》初版序中说:“小诗的作者大半都是直接或间接受泰戈尔此集的影响的”,郭沫若也表示无论是创作还是思想都受到了泰戈尔的影响(参见《沫若文集》之《序我的诗》、《太戈尔来华之我见》等篇)。泰戈尔出身孟加拉贵族,受到印式和英式双重教育,他参加领导了印度的文艺复兴运动,深入研究了解印度自己的优秀文化,然后用孟加拉文字写出素朴美丽的诗文,曾获一九一三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被誉为“孟加拉的雪莱”。
  泰戈尔来华访问,受到了当时中国文学界的热烈欢迎。但事情总是多方面的。奏戈尔爱其祖国,反对西方殖民文化,故而热心提倡所谓“东方的精神文明”,其本意是积极的,但惜乎与当时中国破旧求新的时代气候不甚相符,而且当时确实有些守旧派试图利用泰戈尔为自己造声势,因此知识界对泰访华确有否定意见;另外,泰戈尔早年曾参加反殖民的政治运动,后因不满于群众的盲目行为而退出,这种作派也与当时中国运动热情高涨的激进知识分子相左。在这种情况下,徐志摩的讲演当然不是无的放矢。现在回头来看,当时对泰戈尔的某种激烈态度恐怕还是误解的成分居多,而徐的讲演作为一位诗人对另一位诗人的理解和辩护,亦愈来愈显出其识见的可贵之处。
  徐志摩在讲演一开始就采取了以情动人的策略。首先是告诉听众“泰戈尔先生快走了”。以“他这一去大约是不会再来的了,也许他永远不能再到中国”之语抓住听众的情感之后,开始铺陈老人来华之艰难程度及其不易的决心:年高体迈,远行不啻是一种冒险,亲友的善意劝阻,似乎缺乏必然的精神动力——正因如此,老人的到来恰见出其对中国的美好感情。而到中国后,奔波讲演使老人疲乏劳顿到只能借助药品来维持其精力。
  当此听众的同情心已自然萌生之时,话头突然一转:“但他还不仅是身体的惫劳,他更感觉心境的不舒畅。”志摩指出:“这是很不幸的!”接着说明泰戈尔来华的目的是“修补中国与印度两民族间中断千余年的桥梁。”和“感召我们青年真挚的同情”,在说明老诗人的爱心是完全的托付与了青年之后指出青年更不当以偏见和诬毁来排斥一位慈祥的老人的善意。
  下来又是一折:“精神的懊丧更加重他躯体的倦劳”。虽则老人相信中国的青年不会沾染疑忌卑琐的污点,但他还是决定暂时脱离公众去静养。徐志摩的有所斥刺的话语犹如针在绵中一样锋芒内敛: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白诗全集,徐志摩作品赏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