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劣也是绘画的一部分,中国自然好书奖

2019-09-27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99)

  历史上的熊谷守一(点击查看图片)

  ▲楚寻欢近照(点击查看图片)

  2019年1月9日,首届“中国自然好书奖”十城分享系列活动的第九站在上海市盲童学校举办,活动由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心指导,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主办,深圳市越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山东友谊出版社提供相关活动支持。

  文/楚寻欢

  文/刘银叶

  中国自然好书奖是由生态环境部宣传教育中心指导、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公益图书评选与推广活动,2018年11月在深圳举行了颁奖典礼,评选出了年度“十大自然好书”。 在年度十大自然好书里,有一本非常特殊的获奖图书,那就是由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张一清教授所著的,山东友谊出版社策划出版的《彩虹汉字丛书·触摸阳光草木(盲文版)》。这本书专门为盲人设计,从汉字起源的角度解读了大自然中极具代表性的几种事物的名字,包括“草”“木”“芽”等,知识性与趣味性兼顾。通过巧妙的设计,将明文与盲文综合呈现在同一本书中,同时配央视主播梁艳老师的精心录制的听书音频,使得这套图书可触摸、可听、可看,帮助盲人读者和明眼读者共读一本书。

  熊谷守一生于1880年,卒于1977年,享年97岁,艺术生涯长达半个多世纪。他出身富裕却过着贫寒生活,是日本画坛的奇葩和瑰宝,被誉为“画坛仙人”。

  韶华似水,与楚寻欢相识己整整三年了。三载北风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说他年已不惑,如果不是他亲口告诉我,谁会相信呢?!

  活动邀请了图书作者、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张一清教授为盲生们分享了汉字的起源和故事。学生们也饶有兴趣了提出了诸多问题。张教授对学生们表示了极大的肯定,他告诉各位同学们,触摸阳光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可以用我们的全身去感受,感受阳光照在我们身上的感觉。第二是伸出双手,通过中国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的财富——汉字来感受。感受了之后,就会对现在我们在使用的汉字有了新的认识,通过汉字,对我们周围的世界,对整个中华文明有了认识。

  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海报(点击查看图片)

  他的心境平和似水,从外表上看不到这水中有什么波澜。读楚寻欢的为人就象读我们的雪峰山和资江水。你只有靠近他时,才可以读出他的棱角分明,气象繁生。远看是模糊而平常的,只有淡淡的山麓和静静江影。你越往他的灵魂深处走,便会发现他对艺术睿智的洞察力是无可索比的,他的那些剖析书画家们作品的文字是锋利而真实的;以至于他对绘画与书法作者的每一个神经节细胞的无意识表象,都是触手可及把脉细微的。

  上海植物园的高级工程师、科普主管赵莺莺老师则为盲校的学生们准备了植物神秘包,让学生们每人挑选了一种植物的部分,其中有花、叶、芽、种子等等。通过植物实物道具,让学生们通过触觉、嗅觉、听觉来感受植物之美,同时讲解植物的相关知识。讲座得到了学生们的热烈欢迎,大家都积极分享了自己接触植物的感受,还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印象深刻的自然界的声音。赵老师告诉大家,人类不仅可以通过感官去认识这些自然万物,也在这个认识过程中,汲取了科技的灵感。

  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讲述了“独乐老人”熊谷守一晚年30年几乎不出门,在家创作“仙人物语”的故事。这对老夫妇隐匿人群,过着出世返璞的生活,却有滋有味,让人羡慕。两位主演,都是驰骋日本影坛几十年的老戏骨——山崎努,饰演熊谷守一;树木希林,饰演熊谷太太。而导演是拍过《横道世之介》、《南极料理人》的“暖男”:冲田修一。两位加起来超过150岁的日本殿堂级演员同台飙戏,表现出一种天然雕饰的纯真与童趣。此部电影豆瓣评分8.4,曾经亮相于2018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被誉为:年度最值得期待的日本电影。

  ▲《艺术市场》杂志2018年11月号P58~62:《邵建武-邓国源-罗江-楚寻欢:中国美协会员“门槛”多高,“身价”几何?》(点击查看图片)

  盲童学校的褚副校长代表学校接受了山东友谊出版社的赠书,她说,在这个全民阅读的时代,阅读对于提升盲孩子的知识水平,提高职业技能,改善生活品质,意义重大。给视力障碍者提供一本清新宜情的盲文书籍,等于点亮了他们黑暗中前行的那盏明灯,可以让他们跨越阅读的障碍,成为全民阅读氛围当中一道不可或缺的景色。

  电影剧照(点击查看图片)

  1

  盲校的学生们也为来宾准备了精彩的节目。他们感谢了今天到场的嘉宾和老师们,分享了自己的读书经历、写作经历、面对突然黑暗的心路历程。学生代表蒋同学说,阅读是洗涤心灵最好的方式,无声无息,却能给人以最大的震撼。他自比在沙漠里的行者,而阅读就是他的那片绿洲。他通过阅读海伦·凯勒、史铁生等人的著作重拾了生活的信心,更乐观地去面对困难,积极生活。最后,九一班的学生们以一曲动人的秋思结束了活动。中国自然好书奖组委会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搭建起充满人性温暖的桥梁,让更多特殊群体能接触到自然好书,分享阅读的乐趣。

  影片开头一幕便回味具足,昭和天皇参观美术馆,在熊谷守一的画前停下来,问一并看画的随从:是几岁小孩画的画?

  也许是见书画家见得太多的缘故,楚寻欢骨子里对那些没有个性没有艺术灵魂而又以艺术家自居的人是十分鄙视的!这是一个有眼界的媒体评论人的心性所至,有许多话,虽不表露出来,但他的心秤里,早已知道你的骨子里有几斤几两。他是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当然,他不是陶令公,他连芝麻官都没做过,按楚寻欢自己的说法是,他只是个媒体边缘人,业余艺评人。)曾有人慕名以开价几万的诱惑让其写文章被他断然回绝了。如果看不上对方的为人与作品,你就是给他再多的钱,他也不会为你写文章。也正因如此,他成为艺评界独立自由犹显可爱的异类。在人人争先恐后以“批评家”自居粉墨登场于聚光灯的时代,他自落低微以业余艺评人之称偏居一隅冷观自娱。可喜的是鲜见亮剑的他在艺评界总有“于无声处听惊雷”之举,显然他已习惯举重若轻,不改其乐也。

  首届“中国自然好书奖”年度十大自然好书 年度编辑奖——《彩虹汉字丛书·触摸阳光草木(盲文版)》(点击查看图片)

  这不仅仅是来自天皇的怀疑,也是普罗大众对于这位艺坛大师的好奇与疑问。

  “在我看来,不至于为生计所迫走投无路便不应该向品评对象索取所谓的艺评费......基于对自身行业的尊重,我们的艺评人如果真心爱好艺评,也尽量不要以艺评家为职业,这样才能真正保证艺评的独立自由与纯粹......如果说艺评人为了生计所迫暂时妥协应酬市场,好比母亲为了挨饿的孩子偶然涉险偷食尚可理解,但长此以往成职业依赖,失去批评精神的职业艺评家也必将成为艺术的敌人。”(见楚寻欢文章《丑陋的中国职业艺评家》)如此,足见楚寻欢的艺评品性。

  作 者: 张一清出版社: 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年: 2017-11

  熊谷守一早年作品(点击查看图片)

  ▲楚寻欢公众号批评文章《“射墨”射出一个时代虚妄与荒诞的高潮》文末留言手机截屏1(点击查看图片)

  简 介: 本书从汉字起源的角度解读了大自然中极具代表性的几种事物的名字,包括“草”“木”“芽”等,知识性与趣味性兼顾。通过巧妙的设计,将明文与盲文综合呈现在同一本书中,同时配央视主播精心录制的听书音频,使得这套图书可触摸、可听、可看,帮助盲人读者和明眼读者共读一本书,共享阅读的乐趣。

  熊谷守一晚年手迹(点击查看图片)

  ▲楚寻欢公众号批评文章《“射墨”射出一个时代虚妄与荒诞的高潮》文末留言手机截屏2(点击查看图片)

  颁奖词:在中国,全盲和低视力群体约有1700万人,是新西兰总人口的3倍。在图书市场繁荣的今天,盲人的阅读资源却远远不足。我们习以为常的汉字,在盲人的生活中却是“最熟悉的陌生”。 《触摸阳光草木》是一本可以触摸、聆听、阅读的书,付出巨大心血的策划、编辑和制作,散发着出版行业的人性之光。

  熊谷守一早年曾被定义为日本野兽派绘画的代表,画画技巧娴熟,不乏视觉冲击力。但到了晚年他画风突变,简洁朴素,构图也越来越随意。晚年的熊谷守一成为了一名资深的“宅男”艺术家,每日在自家花园里观察花草虫兽,因而被称为“艺术世界的隐士”。他的画作也因为大繁至简而被世人称道。

  有人说他的文章是手术刀,一刀就切入病处;有人说他的犀利搅碎了“所谓艺术人”的骨头;更有素未蒙面的人称他是当下艺评界的一股清流,看他的文章,便确信中国艺评界还没有完全病入膏肓,还是有希望的。(见楚寻欢公众号批评文章《“射墨”射出一个时代虚妄与荒诞的高潮》、《楚寻欢:书画家要凭作品说话,协会头衔不过是个名相》文末留言)他的批评语境或许没有金圣叹、李卓吾、胡应麟等大儒老辣,但对一个当代中青年批评家来说,他的学识是渊博开阔的,思维和判断是相对准确的。他的批评语境灵动而不失风度儒雅,轻巧而不少刚柔并济。他对美学的认知和对美的诠释,是一般同龄人无法比拟的!他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时代观礼人,又是守节慷慨的年小如来。行在边沿,无官一身轻。寻欢君广结良朋,不谈风月,唯话艺界之桃园......

  通讯员:严莹 孙潇潇

  毕加索曾说过很经典的一句话:“我能用很短的时间,就画的像一位大师;却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学习像孩子那样画画。”如是,熊谷守一的天真稚拙,其实质是返璞归真的人书俱老。

  ▲楚寻欢公众号文章:《楚寻欢:书画家要凭作品说话,协会头衔不过是个名相》文末留言手机截屏(点击查看图片)

  《猫》,1965-年,熊谷守一,爱知县美术馆藏(点击查看图片)

  2

  熊谷守一晚年作品(点击查看图片)

  从抵足而谈的对话中,我真切地体会到寻欢君对当代艺术与艺术家有他自己独特的思维与锐见。那些过关斩将而来的江湖豪杰在他的视线里是格格不入的。一个自喻有才的人就像一匹从荆棘丛生的荒野里跑来的怪兽,在清风明月中投下的魔影是那么龌龊可笑。

  这个怪老头看到婆娑起舞的树叶,他会问树叶:“你们一直在这里吗?”捡到一块石头子儿,他陡然发问:“你是从哪里飞来的?”他也会为了观察蚂蚁搬家,而专心对地面凝视一个下午。

  楚寻欢对艺术家的概念和界限不仅仅局限于他们的书画作品,他常对我说,任何艺术家,人品总是摆在第一的,一个人品不好的人,是不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来的!“书画家要凭作品说话,这里的作品不仅仅是一书一画,更有呈现人生生命状态的大作品,也唯如此,书画家的书画作品才有可能蕴含大格局与真性情的精神高度”(见楚寻欢批评文章《书画家要评作品说话,协会头衔不过是个名相》)心干净了,画才有可能干净。这如心理学的许多其它基本概念一样,是他日积月累的对社会与艺术家的普遍逻辑思维的纵览,是艺术面相中清中一点浊,浊中一点清的对立统一。

  熊谷守一说:“好多年前,在围墙外的道路上,从修补道路工程用的石堆中,捡到一块心爱的小石头子儿……女人喜欢戴用宝石雕琢成的美丽戒指,我也管叫这块小石子儿为“戒指”……然而,至今为止,把它拿给人家看,没有人说它的好。我的宝物,是与别人所不一样的。我的宝物,不是以人世间的价值标准来衡量的。”

  无论是做人还是看人,寻欢君都比我成熟而老道,古人云,有志不能言小,无志空长百岁,我虽年长他不少,但因人际环境逼仄,出道太晚,也唯有徒羡清风了!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拙劣也是绘画的一部分,中国自然好书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