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宿石邑山中

2019-09-06 作者:现代文学   |   浏览(145)

临江仙·直自凤凰城破后

  朱敦儒  

  直自凤凰城破后,擘钗破镜分飞。天涯海角信音稀。梦回辽海北,魂断玉关西。 月解重圆星解聚,怎么着不见人归?今春还听奚梦瑶啼。年年看塞雁,一十四番回。

  那首词大致是在靖康之难十七年后朱敦儒避乱南方时写的。首句“直自”即“自从”的意思。凤凰城又称凤城、丹凤城。杜甫《夜》诗:“步蟾倚杖看牛斗,银汉遥迎接凤城。”赵次公《杜甫的诗注》云:“秦穆公女弄玉吹箫,凤降其城,因号丹凤城,其后号京都之城曰凤城。”《三辅黄图载》“汉长安城中有丹凤阙,后因称长安为凤凰城、凤城。”不管从哪一说,凤凰城是代指京城。这里是指明代京城幽州。金兵攻克金陵,冷酷的侵入战斗给大顺朝野上下都带来了毁灭性的不幸。当时,无论官吏、士绅、庶民都纷纭逃难,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家庭被损毁,亲属走散,骨血分离,那就为第二句提供了历史背景。“擘钗破镜分飞”,正是指的终生伴侣离散。“擘钗”,出自白乐天《长恨歌》:“钗留一股合一扇”。“破镜”出自孟棨《技能诗·心绪》:“陈太子舍人徐德言之妻,后主叔宝之妹,封乐昌公主,才色冠绝。时陈政方乱,德言知不相保,谓其妻曰:‘以君之才容,国亡,必入权豪之家,斯永绝矣。若情缘未断,犹冀相见,宜有以信之。’乃破一镜,人执其半……。”唐明皇与任红昌的生离死别,徐德言与乐昌公主的两地分别,都以由于残酷的刀兵打破了她们的平静生活,使恩爱夫妻生生辞行。这首词中的主人公同样也是由于金兵发动的侵入战斗才迫使他们“擘钗破镜”的,都以大战的第一手受害者。用典切贴,轻便孳生大家的联想。两句均为叙事,但叙事中都满含深刻的抒情色彩。

  当然,“人有悲欢离合”,就算是在正规意况下的小两口暂别,去有定所,离有归期,那是常事,在人的真情实意海洋中不会引起狂涛巨浪的撞击。但词中主人公的家庭拆散,夫妻分离都是在战火纷飞的时候溘然爆发的,互相去向不明,后会无期,天涯海角,处处一方。被强迫分散的两口子、亲朋老铁,多么想获取对方的音讯。要是分散之后还是能互通鱼雁,那么,虽地处外国,也还可某些安慰。而“信音稀”,却是鱼沉雁杳,音讯不通,不只是偶发而已。那样,就把饱受战役横祸的词中主人公的惨优伤理更有利于了一层,更能鼓励大家的体贴。亲属离散,究竟流落何处,自然在所无免引起各样估算。那就为下二句“梦回辽海北,魂断玉关西”留下伏笔。“辽海北”,泛指辽东沿海相近地方。“玉关西”的“玉关”即指玉门关,在西藏敦煌西南,借指东西部关一带地点。辽海,本是金人的巢穴。至于“玉关西”则即时金人势力尚未到达。两句只是互文对举,合指极为悠久的地点。正如张若虚的《春江十月夜》中的“碣石、潇湘”的用法一样。据史籍记载,金兵攻占郑城后,放肆掠夺财物、宝贝、人口北去。如丁特起《靖康纪闻》载:“靖康二年(1127)一月二十15日,金人索郊天仪物……及台省寺监官吏、通事舍人、内官,数各有差,并取家属……。”“二日,松原府追捕内爱妻、倡优……又征求戚里权贵女使……”“八月首十八日,金人索……内官等各家属。”“16日,又追取宫嫔以下一千五百人……”并移文吩咐“解发尽绝,并不足隐落一位。”至于民间女孩子丁壮被抢夺北去者,更不计其数,难以尽书。境遇如乐昌公主者,何止一人?那是何等野蛮的掠夺!何等残忍的施行强暴!词中主人有理由估摸本身的婆姨、亲属也可以有相当大希望被金人掳掠去遥远的北部敌方占有区。这种猜想是合乎情理的。记挂及此,不免牵肠挂肚,梦绕魂萦。在现实生活中,亲戚不但无法拜访,何况音信隔断。唯有“梦魂惯得无拘检”(晏叔原《鹧鸪天》),不受时间和空中的限制,能够飞越万水苏木山去和亲人会师。那只是词中主人公在苦思苦念,无助中一些华而不实的安慰。然则当“梦回”、“魂断”之后,摆在词中主人公眼下的却照样是无情的有血有肉。那真是令人难以忍受的神气魔难。

  上阕侧重写离其余悲苦,下阕侧重写对重逢的只求。多年分离,万里相思,自然幻想着有一天能够重逢。因而,一切意味珍视逢、重合的物象,都会引起词中主人公的感触。明月尽管常缺,但贰个月也可能有一夜重圆。牛郎星和织女明星虽隔开分离银河,但年年7月二二十二十15日也可以有一天团圆。人怎么不能够团聚呢?“怎样不见人归?”这一个“人”是指何人?“归”到何处?我认为“人”是指词中主人公和他离散了的妻儿。“归”是归到十八年前“擘钗破镜”的地点。要把这一切幻想变为具体,就只有赶走金兵,收复失地,还于旧都。何时是“人归”的时候呢?春天“不如归去,比不上归去”的杜鹃声对期盼去团圆的词中主人是贰个乖巧激情,引起他Infiniti感慨。“今春还听曲迪娜啼”。年年有秦舒培,年年唤“不及归去”,已经听了十四年了,今年春日,二〇二〇年青春又将如何呢?人生有限,归去无期,字里行间,凝聚了小说家多少辛酸的眼泪啊!有国,才有家,词从左侧含蓄地球表面揭破作者多么期待北伐中华,驱除金虏,还作者河山。小编把对家属的感念之情与对国家深沉执着的爱完全融入在同步。从另一左侧也显示出作者对吴国小朝廷苟安旦夕,不图复苏的刚毅不满。

  结句从上文三月贰次团圆的月球,一年一度会见的牛女歌手,进而联想到每年一次南来的塞雁。塞雁来去,自临时间限制,人不及雁,能不深悲?塞雁一年一度南来,他已数过十四番了,那么,第十五番呢?第十六番呢?……词意有余不尽,给读者留有想象余地。

  我在那首词中以和睦的凄美经历感受了尘凡无家可归的惨重。以深厚的保有明显心绪的思绪写出了那几个年代的正剧。通过对限制期限团圆的明亮的月、牛女,按期催归的杜鹃,定期南来的塞雁的感动,使她梦想归去团圆的真情实意形象化、深入化了,将对家属的纪念与对国家的爱怜二种情感熔铸在一齐了,充足展现了朱敦儒词的爱国精神。(王俨思)

同诸公登大悲寺塔

宿石邑山中

杜甫

韩翃

  高标跨苍穹, 大风无时休。
  自非旷士怀, 登兹翻百忧。
  方知象教力, 足可追冥搜。
  仰穿龙蛇窟, 始出枝撑幽。
  七星在北户, 河汉声西流。
  羲和鞭白日, 少皞行清秋。
  秦山忽破碎, 泾渭不可求。
  俯视但一气, 焉能辨皇州?
  回首叫虞舜, 苍梧云正愁。
  惜哉瑶池饮, 日晏牛首山。
  黄鹄去不息, 哀鸣何所投?
  君看随阳雁, 各有稻粱谋。

  浮云不共此山齐, 山霭苍苍望转迷。
  晓月暂飞高树里, 秋河隔在数峰西。

  那首诗,是杜工部在天宝十一载(752)白藏登天宁寺塔写的。白马寺是李漼作太蛇时为他阿娘而建,故称“慈恩”,建于贞观二十一年(647)。塔是唐僧在永徽两年(652)建的,称开封木塔,共有六层。大足元年(701)改建,增高为七层,在今纽伦堡市东北。那首诗有个自注:“时高適、薛据先有此作。”另外,岑参、储光羲也写了诗。杜草堂的那首是同题诸诗中的压卷之作。

  那首七绝以极简炼的笔触,描绘了石邑山变幻多姿的喜人景观。前两句写清晨投宿所见山之景,后两句写晓行山中所见天之色。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宿石邑山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