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看我的电影,陈绮贞的引路人

2019-11-30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91)

>>>> 段钟沂(滚石国际音乐公司董事长)

如果没有这套社会运动,可能我们现在写历史还是王侯将相的历史,仍然还是国家的历史。所以现在写出来的东西我们千万不要说这个就是历史,这个就是定史,完全没有这回事。过了几十年以后,我们可能有更新的角度。可能不需要几十年,可能只需要十几年。我们发现这个东西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但是他足够重要。

ESQ:有人认为,你定义了好莱坞的流行文化( Pop Culture )。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你对流行文化的积累来自于哪里?

一九四六年生于江苏苏州,台湾资深广播人、音乐人,台湾金曲奖“特别贡献奖”及广播金钟奖“特殊贡献奖”得主。

他去了芝加哥大学,跟着杜赞奇和 Bruce Cumings 开始学习历史。博士论文写的是 Making Borders in Modern East Asia:The Tumen River Demarcation 1881-1919,依然关于“东亚现代”,2018 年在剑桥出版社出版。

Steven Spielberg(以下简称“SS”):这是个有趣的问题。事实上,我曾经学过普拉提,但我以电影人的身份在电影领域做的“伸展动作”远比作为学员的我在普拉提课堂上做的多。既然我的身体做不出普拉提课程要求的那些伸展动作,而我又善于在电影领域延展自己的空间,那就去电影里做“伸展动作”好了(笑)。

她不只说出自己的勇敢之处,也提及自己最低沉与痛苦的阶段(这往往需要更大的勇气),为的就是呈现出真实的人性。她心平气和地以自己际遇丰富的一生告诉读者:生命原本就有起起伏伏,有时勇敢,有时也可以怯弱。

Q:“发展主义”这个概念我不太听得懂。

而这些,都根源于他少年时代反复观摩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的经历,他从这部讲述今日中东何以成为中东的长片中,看到了战争与政治中的人性善恶。时至今日,即使身兼数职、分身乏术,斯皮尔伯格每月也会定期看一遍这部长达四小时的电影。

>>>> 陈绮贞(创作歌手)

到了冷战以后,它又是在后冷战新的经济安排下受影响最大的城市,通俗来讲就是下岗。然后国有企业凋敝。所以从这一个社区里面我试图反映的是整个中国,甚至是东北亚区域从早期现代到今天的这么样一个历程。通过一个小的空间来反映它。

当我收到这本书和剧本时,我被书中并行世界的框架深深吸引。这部书让我意犹未尽。它饱含深意而又层次分明,既深奥又惊悚,同时又引人共鸣。我完全沉浸于此。恩斯特·克莱恩(《头号玩家》小说作者)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人,他所描述的这个未来世界距离我们正在发展的 VR 技术并不遥远。这个故事预想了在 2045 年的世界中,会存在着一个彻彻底底的虚拟世界,一个你可以真正住在里面,与他人结婚、约会、竞争的另一个世界。

style="font-size: 16px;">生命角色几经变换,优雅转身却也从容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情况。东亚是整个全球化中一个重要的角色。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了,日本第三,曾经它们的位置是颠倒的。韩国的经济也是非常重要的。你放眼全球,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区域……北美也好,欧洲也好,它都有一个区域整合的动力。东亚没有。而且只能借助一种 “10 加 3 ”这样的一种机制,“东南亚加中日韩”这么一个平台,然后中日韩可以坐下来商量一些国家间合作的事情。这个是不合理的。

ESQ:你曾经说过你不想拍不能作为留给孩子“遗产”的电影。现在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遗产”呢?你对 HBO 的纪录片怎么看呢?我很惊奇你允许自己出现在这样一部纪录片。

她是谁?

宋念申:发展主义是政治学的一个概念,developlism。实际上如果我简化地说就是我们中国一直在干的事情,就是经济发展。用这个市场的逻辑调配资源,再依托市场去建立一个强大的经济体,而且这个经济是和更大的市场是连通的。

他是全球影视首位

一路走来,她从容应对生命中的任何一种状态,在每个年龄阶段都活出最美的精彩!面对命运的多次翻转,她潇洒转身,坦然面对。

有几个事情可以连起来看,比如海上商路的开拓、西班牙、葡萄牙最早嘛。随之而来的是耶稣会士,就是天主教文化的影像传播到日本或是中国。恰恰在东亚这一块,我们有几个很大的历史事件,一个是丰田秀吉发动朝鲜战争。明清的转变在那个时候埋下了很重要的伏笔。种种的事件中间有很多的联系。

他是无可救药的完美主义者,《大白鲨》的拍摄坚持要放在户外真实场景,导致工期和预算都增加了不止一倍。而这一次,当好友乔治·卢卡斯的特效工作室建议以传统方式让恐龙们动起来时,他却下定决心要打造“有史以来第一部成败完全取决于数字化角色的电影”。

正如她在简体版自序中所言,她之所以执率真之笔,将自己的人生故事不加润饰、不事遮掩地一一写下,“为的就是能够激励更多的人,一起充分地活出自我”。

一个 1200 年前就消失的国家竟然会在现在成为极为棘手的问题。宋念申认为这是一个荒谬又无聊的争论。中国和韩国作为民族国家的概念是很晚的,一百年而已。而且即使是民族国家,为什么不同的民族国家不能共享历史呢?

SS:我不怎么玩电脑游戏,但我非常喜欢玩手机游戏。我经常节食,而在节食的过程中,我越不让自己吃东西,就越对电子游戏上瘾。对我来说,电子游戏就是甜食的替代品。如果我多吃点糖,那游戏就会玩得更少!随着年龄的增长,减肥也越来越难了。

03

图片 1

ESQ:你曾说过《辛德勒的名单》改变了你拍摄电影的方式?它如何对你造成这么大影响?

她是一个活在当下的奇女子,是七十年代台湾民歌运动的领导者,是李宗盛、蔡琴的乐坛介绍人,被亲切地称为“陶姐”。

宋念申:你知道美国刚刚有一个历史学家去世,叫海德·怀特。他在 80 年代就写过一个小说,叫《元史学》。他在里面就提出来,新闻写作和小说和历史是一回事。都是一种建构的产物。所以对于我来说接受这个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长期以来我接受史学的训练就是不断批判那些既定叙事和既定概念。

创作:

生命的河流

关于宋念申提到的那个担心,即“发展主义的现代化史观”。论及其中的反思,宋念申想要表达的一个很重要的态度是:“国家要发展,然后从经济角度发展,它强调的更多的层面是效率。我们现在面对的既有效率问题,但(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公平。而就公平来讲,你不能用发展主义的角度去看。”

“当史蒂芬和孩子一起工作的时候,他会创造一种‘我们一起玩吧’的感觉。”在电影《外星人 E.T. 》中饰演神秘科学家 Keys 的演员彼德·考约特至今印象深刻,“他不像在哄孩子( babytalk ),而是真的在跟他们交流,把想法直接跟他们沟通。”

图片 2

在这个指导思想下,我开始编写这个课纲。我比较强调一种流动的东西,比如思想的流动;如何接受和转化外来冲击;它内部的社会变化是什么样的;包括环境给这个地区的 16 世纪带来了一些什么变化?等等。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以展示技术作为拍电影的目的,技术只是更好诠释故事的工具。技术让这种类型的电影成为可能,但它也应该在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到故事和角色上时悄悄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外。

分别赠送《生命的河流》纸质书1本

光从履历上看,宋念申的个人经历跨度很大。他出生于北京,大学在国际关系学院学中文。按他自己的说法当时那时“文青”,抱有新闻理想,1996 年毕业后到了《环球时报》工作。遇到《环球时报》开设国际时评版, 1999 年开始做该版面的责任编辑。

SS: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观众接受两个世界。观众熟悉的是当下的现实世界,那么如何让观众去接受另外一个虚拟世界,去接受通过 VR 头盔创造出来、像现实世界一般真实的世界(这就是一个挑战了)。我想要观众爱上虚拟世界中的游戏角色,就像观众们喜爱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扮演的人物角色一样。

01

这么说吧,我觉得中国现在面对的问题和日本在二战后面对的问题是很相相似的,它不完全一致,肯定不完全一致,但是它那种从思想上来讲和我在书里写的“超克”那帮知识分子是有相似之处的。

1946 年 12 月,斯皮尔伯格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一户犹太人家庭。父亲是一位IT工程师,母亲是一位古典音乐家。在他幼时记忆里,家庭生活就是随着父亲的工作变动而不停搬家,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在那个互联网还未兴起的年代,他父亲就已是一位早出晚归的码农,其工作狂的属性后来也深深地烙印在了斯皮尔伯格身上。

02

Q:关于现代中国何以形成,你提到很多成见。这些成见中,你有较之其他比较介意的成见吗?

▲**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登上**

在经历过身份、角色的多重转换,以及历经罹癌、抗癌、行过死亡幽谷等重大人生转折点之后,她写下了《生命的河流:七堂关于人生的成长课》这本感恩之书。并于2018年8月出版,由凤凰联动图书出版公司出版发行。

为什么历史问题在东亚区域合作上是这么大的一个障碍。我硕士论文后来按照政治学的框架解释的话,一个想法就是我们错用了一个历史认知的框架。我们把现代民族国家的这套机制完全内化了去解释古代的历史。比如去争论高句丽到底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还是韩国历史的一部分,这么一种无聊的问题。你去问高句丽人,他会说我是属于中国的还是韩国的吗?那个时候没有中国的概念,也没有韩国的概念。中国和韩国作为民族国家的概念,是很晚的,一百年而已。而且即使是民族国家的话,为什么不同的民族国家不能共享历史呢?这个是一个很荒谬的事情。

ESQ:一些影评说,他们从未在你的电影里看到过科技破坏了故事本身的情况。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如何划分技术与故事讲述?

图片 3

图片 4

虚拟现实或者“ VR ”是一个让我既感兴趣又为之充满担忧的世界。它的存在会让我去思考,人类的欲望是否真的没有止境。如果虚拟世界能让我们沉浸在肾上腺素营造的快感之中,还有什么能吸引我们回到现实世界?毕竟肾上腺素会让人上瘾,无法自拔。但在逃离现实世界的同时,你也就脱离了任何与现实人类的联系。所以这个故事很有趣,也会引发一些社会讨论。

人生路途行至中年,她在挚爱的广播事业以外开辟了新的“车道”——1992 年开始,她先后多次远赴加拿大海文学院进修,并于2010 年正式取得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之后多次往来两岸开办生命成长工作坊,带领学员们探索生命更多更好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所理解的现代转型不应该把它局限在一个一百五十年的时段,而是在一个四五百年的时段。

ESQ:你拍了这么多的题材,但好像都离不开一个主题,那就是家庭、分离和重聚。这是不是跟你的个人经历相关?

原标题:67岁战胜癌症,李宗盛、陈绮贞的引路人,她的一生不一般

Q:“东亚现代”——为什么把“现代”的起点定在 16 世纪?

策划+编辑:谢如颖 / 撰文:爪牙 / 采访:Merle Ginsberg / 图片:Art Streiber Austin Hargrave August 东方IC / 新媒体:红先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加法不必做太多,能够还原生命最本真的样子,便足以令人欢欣鼓舞。

在《环球时报》,宋念申得到在职留学机会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硕士。选专业有一个要求是必须选和目前工作相关的专业,但数年的新闻工作经历已经让宋念申讨厌新闻,原因大致讲就是他看到了新闻报道中新闻价值的丢失。于是,宋念申选了与工作相关的“比较政治”专业。做硕士论文时,他感触于 2005 年左右采访报道由“高句丽王城申遗”所引发的中韩外交争端,和导师商议后,论文以此为题。

SS:电影是显示在方形银幕上的载体,但这是虚拟现实技术的一个障碍。因为在电影院里,如果你想与他人交流,(虚拟现实技术的头戴式设备让)人们看不到坐在旁边的人。所以我不提倡人们在电影院使用头戴式设备,我觉得这可能更多地会发生在家里。

时光流逝,世事变动,生命转换……

日本当时不是也说我们日本的文明是更优于西方的文明的,所以我们要用日本的精神去超越西方。他用这套逻辑去美化他实际上的殖民和帝国主义。这些人也看到了殖民现代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假的问题,是真的问题。

这其实道出了他多数电影中的一条重要线索:在尝试新鲜技术和手段的同时,拍能给年轻一代留下重要遗产的作品——这是他忙碌工作中的最高的优先级。为了使影片《华盛顿邮报》早日与观众见面,他一度中断了票房收益可能性更大的《头号玩家》的拍摄,仅耗时七个月便完成全片。他解释,之所以加急进度,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目前带来的政治气氛”。

图片 5

原标题:宋念申:困扰东亚的历史认知问题,归根结底和我们如何认知“现代” 有关 | 访谈录

《头号玩家》让我想起了当年制作《外星人E.T.》和《大白鲨》这种以取悦观众为目的的娱乐电影时的乐趣。而现在,我步入了人生的第七个十年,是时候和观众们再次合作了。我想去试着洞悉他们的想法并真正与他们产生互动,而不是仅仅为他们讲述一个故事,让他们被动地观影。

何以做到每一次都优雅成功

这有助于打破一个我们固有的概念:“中国史就是中国史,它是一条一直没有断过的线,5000 年。”日本史也强调他们最起码有 4000 年。要是韩国的学生来,他就要说’我们那个是 6000 年,我们学的是 6000 年的历史’。这个其实是一个虚构的东西,尤其是生活在这三个地域的人,这几千年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交往,而且互相的界限不像我们现在以为的那么清晰。

在和苏珊进行了 12 次或者 15 次且每次长达 3 个多小时的面谈之后,我开始试着去信任她。当然,我不希望有任何让我和我的家人蒙羞的事情发生。不过我开始打开心扉,讲述我父亲和母亲的故事,讲述我作为一名高中犹太学生如何受到歧视。我相信她并认为她能在纪录片中处理好这些事情。更为重要的是,家庭对我电影的影响同想象力和好奇心一样对我的电影有着深远的影响。它们总是交织在一起。

她说,这才是生命该有的样子。

现在有人为茶叶写历史,因为这是早期殖民特别特别重要的商品,它同时包含着极大极大的历史价值。也有人为动物写历史了,甚至昆虫,或者植物。当然这不是改变了我们人的视角,想从毛驴的视角,或者是什么的视角。不是这样的,还是从人的角度。但是出于我们对这个社会是如何组成、如何运行,开始发现过去被忽略的一些东西。

《时尚先生Esquire》2018年9月刊封面

2013 年,她被确诊出患有乳腺癌,经历了长达一年、共计两轮的放化疗过程。治疗结束后,她不仅以音乐人交流协会常任理事身份再次投身“民歌四十”大型演唱会的筹备活动,更出任“牵手之声”网络电台台长,开启了另一段关于电台的梦想……

宋念申的下一本书写的是沈阳的一个社区。沈阳先是清朝的首都之一。近代以来的城市现代化和殖民的经历关联很大,后来到了社会主义时期,沈阳成了中国工业化贡献很大的地区。但冷战后,受到新的经济安排(下岗)的影响,再有国有企业凋敝。他要研究这个社区从 17 世纪到现在, 370 多年的历史。

他曾经觉得主题太过沉重、负担不起,想转交给同为犹太人的法国导演罗曼·波兰斯基,但波兰斯基在谋划一个主题相似的电影,即后来的《钢琴家》。拍摄时,斯皮尔伯格几乎抛弃了影视工业中不可或缺的摇臂和轨道,尽可能采取手持摄影的方式,为的仅仅是让观众更身临其镜。“这是我第一次试图在电影中传达一个信息,一个非常简单的信息,那就是这样的事情绝不可能再发生。”

她是被余光中誉为“民歌之母”的 陶 晓 清。

“作者的视角和理解”部分体现在试图修正成见,与之对应产生的还有作者的担心。一个重要的担心关于人们的“史观”。宋念申担心中国对于现代化的这种拜物教式的崇拜。因此,写这本书其实就是一个担心。拿宋念申在书中的原话来讲:“困扰今天东亚的历史认知问题,归根结底不是对于某一场战争、某一个(群)人、某一件事的责任认定,而是我们对于现代性观念的认定。”

图片 6

读了这本书,让我在必须面对亲人好友生离死别的伤痛与无奈,以及自己陷入到看不清、听不见、走不动而齿牙动摇的老化困境时,可以有一些觉悟,让我有了面对死亡、接受老化的勇气。

宋念申:有啊,我前一段时间去看了国博的展览,我们提到清代历史从来都是闭关锁国,我觉得这个成见挺大的。这不光是一个事实问题,这是背后的一套评价。

SS:其实,创造这个概念的并不是我,而是电影界的前辈们:大卫·格里菲斯(《党同伐异》《一个国家的诞生》的导演)、塞西尔·B·戴米尔(《埃及艳后》的导演)以及维克多·弗莱明(电影《乱世佳人》导演)。他们的作品远远早于《大白鲨》和《外星人 E.T. 》,我只是那个领到了荣誉同时也受到了批评的人!而在电影《头号玩家》中,我希望我可以从观众的角度出发,而非导演角度。拍摄之初,我便告诉所有人,对于这部电影,我将作为一名观众来拍出观众想看、我自己也喜欢的作品。

生命角色几经转换,

Q:好奇心日报

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 “我是个玩家,但不是世界上每个人都是。”

陶晓清

对这些领域的专家而言,我的介绍可能是常识性的。我的工作是尽量摘取较为前沿的研究,加以整理,用几个连贯的主题串联,加入我自己的视角和理解,然后转化成面对普通读者的文字。”

ESQ:这部电影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

囿于言论环境,很明显地可以看到《发现东亚》的后半段有敏感历史时段的论述略去了。包括一些特定词汇的使用,使得《发现东亚》出版后,很多读者反映这部书的后半部分看起来有点“曲意环护”的感觉,不如前几章清新,需要读者甄别。

自那之后,斯皮尔伯格开始了对历史、政治主题的大范围探索: 《拯救大兵瑞恩》《兄弟连》《战马》《林肯》……甚至一度涉足中东政治题材——考虑到他的犹太人身份容易引起争议,这显得更为难得。他还创立了大屠杀基金会( Shoah Foundation ),后者成了他在社会上除家庭外的最重要的事业。

李宗盛(音乐人、制琴师)

责任编辑:

我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是在 1975 年拍摄《大白鲨》期间。当时,我们的拍摄地点距离马撒葡萄园岛也就 20 公里的样子,但看上去却仿佛位于大西洋中央。在结束了一整天的漫长拍摄之后(机械鲨鱼经常“罢工”),我总会和理查德·德莱弗斯(《大白鲨》主演之一,编者注)来到一个叫作天堂葡萄园的地方。那里有一台(雅达利公司于 1972 年发售的)叫作“乓”的游戏机,它是世界上最早上市销售的街机。我们会塞入一枚 25 美分的硬币,玩一阵子乒乓球游戏。

style="font-size: 16px;">七大危机平常心,坦然面对人生路

你去这样解释为什么你在西方的殖民侵略下这么软弱无力。那么以后,当你强大的时候你去解释别人为什么软弱无力的时候,你就会套上所有的逻辑。因为你封闭,因为你不文明,因为你落后、野蛮,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

SS:我认为在《头号玩家》中,科技确实没有破坏故事本身。这是一部以人为主线的电影,一部以忠诚、友情为核心的电影。它告诉我们,当你孤身一人时,很难完成目标。但是如果你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事情会简单许多。当你想要对抗 IOI 公司(电影《头号玩家》中的反派)这样的黑暗势力时,团队的形式更容易帮你取得胜利。我看完这本书和剧本时,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 Parzival 和 Art3mis 两位主角之间的一段对话,正是这段对话给了我执导这部电影的落脚点。如果你想在非现实世界中进行深度探寻,那就必须先以现实和实实在在的情感为出发点。

她的一生,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几十年的职业生涯和处世之道也让她收获了真挚的亲情、友情和爱情,《生命的河流》简体版确定在内地发行后,李宗盛、陈绮贞、马世芳、亮轩 等重量级大咖亲笔作序,倾情推荐!

《发现东亚》封面

SS:是讽刺。这一点不可以舍弃。在当下的 2018 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已经非常少了——我们发明的用来交流的工具正在进一步拉大彼此之间的距离。

图片 7

Q:你书里面讲到王安忆的一句话,大意是:写作是用不靠谱的材料来建设不靠谱的存在。你说这不仅适用于小说,也适用于历史、新闻。我看到这个的时候觉得是不是还是得认真想想,把他们放到一块儿说,还是有点警惕。

SS:当纪录片导演苏珊·蕾西邀请我接受她的下一部纪录片采访时,我很不情愿。我从未向公众公开过我的私人生活。但是当我看到她拍摄的伯恩斯坦和格芬的纪录片时,我对自己说,“如果这部纪录片完全是关于我的事业的,那么我愿意拍”。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你来看我的电影,陈绮贞的引路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