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兰的新媒体运营进阶之路,行业文学批评中的

2019-11-23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191)

原标题:《如懿传》海兰的新媒体运营进阶之路

原标题:蒋家最帅曾孙:我不是“蒋家第四代”,我是蒋友柏

原标题:行业文学批评中的弊端

作者:花花小萌主

图片 1

行业文学批评中的弊端

来源:鸟哥笔记(niaoge8)

华哥说

文|刘长华

本文为作者授权鸟哥笔记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到今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经73周年!血写的历史,不应该被回避,更不应该被遗忘。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想讲一讲蒋介石曾孙蒋友柏的故事,虽未承祖辈余荫,但他仍凭借一己之力开拓了大写的人生。

作为总体命名下的“行业文学”,无论从理论总结还是批评实践上都缺乏高度的自觉和历史的积淀。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各类产业风云激荡、争先恐后,各种文化力量相应浮出历史地表,另一方面文化意识已渐入人心,人们的精神需求愈来愈趋于多样性、多层次性,而近些年来文联和作协也不断培育、扶植各种行业分会,壮大相关创作队伍。可以想见,行业文学在今后道路上将晋升成一支蓬勃的生力军。站在具体的文学批评角度,根据现有的创作成果和行业本身的精神特征,我们认为行业文学有四个方面问题值得注意,需要加以引导。

看着列表上87集的《如懿传》,本来是拒绝的,但无意中瞟了几集后,却有点无法自拔了。因为我从“珂里叶特·海兰”这个人物上,看到了很多新媒体人的现状。你一定会很奇怪,海兰左看右看,也不像是个懂运营的人啊?不急,下面我来慢慢分析~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荠麦青青

行业“爆料”对现实主义“真实论”的悖逆。当下的社会分工其细密程度史无前例,各行各业的竞争压力也是前不见来者,所谓“商业秘密”大行其道。加之自身工作的倥偬和日常生存的紧张,虽说这是一个信息化时代,但人们对业外行外的事情确乎知之甚少,而且海量的信息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新的遮蔽与误导。行业文学就有可能抖搂出一些鲜为人知的材料和“内幕”,点亮人们的某些盲区,刷新人们的一些陈见。譬如,有写过拍卖行业的小说,其中的“内幕”就让人大跌眼镜。原来那些价值高涨不已的艺术品并非物有所值、名至实归,而是拍卖商自导自演,沆瀣一气,哄抬价格,欺骗局外人而共谋分赃。现实主义永远是时代文学的主流,它需要新鲜的题材和非常态的认知对象,并对现实生活有着忠实的烛照,人们从中能获得创新性的审美体验和对宇宙人生新的认知与感悟。当某一行业文学沦为极尽能事地“爆料”时,表面上将“生活的真实”全部裎露无遗,但无异是清末民初的“黑幕”小说的转世投胎。行业“爆料”绝不等于现实主义“真实论”。现实主义“真实论”首先在写作动机上是怀抱着对“世道人心”负责的崇高理想,其次在实施过程中,它应本着“高于生活”的理念,对相应材料和未曾见天日的细节有甄别,有艺术化处理,融入作者独到的情感体验和对“人”的某种普遍性体认。而行业“爆料”虽然有新东西的亮场,但“新”的不一定就是“好”的,其本质更多无非是故作惊世骇俗之论,哗众取宠,赚取看点,迎合大众猎奇的心理。缺乏艺术经验过滤和提炼的行业“爆料”,不是文学对人生和社会的真诚揭露而让人产生直面现实的胆识与智慧,它们只会将生活更加俗化和丑化,诱惑人掉向假、恶、丑的陷阱。

图片 2

洞烛幽微,发掘名人世界的人性之光

行业感情对文学创作中的审美情感收编。文学是讲究情感的,行业中的人也是有情感的,这两种情感的“对对碰”有两类情形需要予以警醒。第一类情形便是将文学创作视为行业所分发的工会福利。从文学即精神福利这样的创作观出发,文学创作最终演变成抒发个人情致的浅唱低吟和展现个人才华以及行业形象的走台外衣等。大概出乎“只缘身在此山中”,不想在行业中的真实情感过多的倾吐出来,以免在种种显山露水和真我流溢中授人以柄,给自己的现实性工作带来不虞。第二类情形就是过于执著。行业是大家的生存饭碗之一,不少人甚至将自己一生的时间与精力都耗在其中。问题就在于,它可能会孳生出两种极端性情感来:一种是狂热不已的爱;一种可能就是无端无垠的恨,因为在相应行业内他可能极为失意、无限伤心,需要“撕揭”以宣泄。这样的爱与恨都不是文学中的审美情感。不少行业文学的从业者不是人文学科出身,没有经过相应的训练,一旦抒情起来就可能没完没了,主体介入的姿态十分明显。审美情感完全淹没在行业情感之中,严重影响了作品的篇章结构、思想意蕴、文字表达等美学生成。

如果把新媒体运营分为三个阶段,大致是:新手期、迷茫期、统筹期!新手期的时间一般为1-3个月,然后会很快进入迷茫期,持续时间大致会在3年左右,最后熬过了那个坎,就能进入统筹期,拥有强大的内心。

他不是高官,不是巨贾,不是明星,但是每当他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时候,总是能成为媒体镜头疯狂捕捉的焦点。

汪曾祺

图片 3

能于同一天登上娱乐和政治版的风云人物 ,在台湾,蒋友柏是少有的一位。

图片 4

新手期对新媒体是充满了好奇和期待的,总想着一文成名,一号暴富,他们对新媒体的理解很简单,就是有个公众号,然后写写文章,利用编辑器排个版,是个轻松的好活。

即便我们今天已经不惟血统论,但是作为蒋家的第四代传人,蒋友柏的身份前缀,始终会有蒋介石曾孙之称。

行业经验对日常生活叙述的包办。作家汪曾祺等曾针对行业文学的独特性,以“文学是人学”的观点谈及行业文学不能脱离文学的一般规律而另立山头。汪曾祺后期创作中多以戏剧生活为题材,但没人将其划归为戏剧行业文学的创作范畴。

到了迷茫期,会因为迟迟没有效果而感到挫败,会因为选题、阅读量、互动等各种数据对自己产生很大的怀疑,随着时间的推进,这种自我质疑会越来越严重。

图片 5

图片 6

到了统筹期,一种是没有退路,背水一战;一种是收拾心情,重壮山河。这和海兰的经历非常相似!

没有承祖余荫,因此,也未充分享受到贵胄之实。他的一生,都是在和自己特殊的身份与现实的际遇,形成的巨大反差中做着斗争。

毕淑敏

一、新手期

1

毕淑敏的“医学文学”、刘庆邦的“矿山文学”等也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行业文学,也得益于他们对人生事理的深刻把握。因此,行业文学首先不能见“事”不见“人”。行业文学在命题上给人感觉就是以有“料”见长,但这些事件必须合乎文学主人公的人物性格和历史命运的内在逻辑与精神脉络。为了突出某个主题和展现某个行业的夺目之处,而一味地罗列材料和编织结构,文学人物靠边站或者因此变得苍白无力,显然不可取。因为所有的行业都是由人来完成的,行业的特殊性往往来自其中操办这些行业的人物之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又与他们在生活经验上的独异性有关联,而这又需要众人的日常生活作为比较背景。行业文学中的主人公不能脱离日常生活的滋养。事因人而显,人因事而明。但另一方面我们又须时刻明白行业文学中的人物永远是“人”。有部名噪一时的反腐作品,但很多专业人士却不以为然。因为其中的主人公——一位纪检干部除了只见其刚正不阿、疾恶如仇,连日常生活也都是以侦探案件为转轴,为了体现正义的力量,他简直无所不能,这样一来他就成了一个符号。在事件的具体叙述上,行业经验也须融通日常生活。行业文学所面对的经验叙述有相当的专业性和技术性,常人往往对之有所“隔”。如果在“股票文学”中,搬弄出一堆专业名词和金融术语,除了业内人士,普通读者只会敬而远之的。

1、海兰

蒋友柏拥有四分之一的俄罗斯血统,祖父蒋经国,父亲蒋孝勇。

图片 7

《如懿传》里,海兰成为弘历的女人可以说是一种意外,绣娘出生的她被无意间闯入的弘历给睡了,那个时候,弘历还不是皇帝。

图片 8

刘庆邦

这个大猪蹄子倒好,完全忘记了这次一夜情,海兰就成了整个王府的笑话。她愿意吗?她不愿意啊,可是她只能被命运推着走,在古代看来,海兰说不定还是勾引弘历的罪魁祸首呢!最后,还是在如懿的帮助下,争得了一个“格格”的位分,算是登记注册,正式上岗做了弘历的妾侍。

蒋经国(前)、蒋孝勇

行业体悟抑或沦为相关读者的“从业指南”。行业文学与畅销书只有一墙之隔。畅销书之所以成为畅销书,究其缘由是很大部分读者视其为“成功秘籍”,希望有立竿见影的门道和所谓“做人”的技巧。行业文学的确是与业务相关联,但众所周知纯正文学的“业务范围”不在于给读者营利赢名,精神提升才是其首要而最高的使命,而绝大多数的畅销书其创作动机只虑及热点和亮点,只顾一时的社会反响和经济效益,其生命内质往往经不起时间的推敲,往往成为过眼云烟。

图片 9

蒋友柏的英文名Demos,是曾祖母宋美龄所取,出自希腊文,意为“人民”。

本文发表于《文艺报》2018年8月31日3版

2、新媒体人

他出生的前一年,曾祖父蒋介石去世。

本期编辑 | 丛子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为新媒体运营是按着自己的规划走的,是一种理想,一种执念,一种快乐。我不是啊,我和海兰一样,是被逼着走的!

这仿佛是一个隐喻。曾经的尊荣,随着家族中最鼎盛时期巅峰人物的离开,日渐凋零。

责任编辑:

最初毕业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优秀的HR,连毕业论文都是激励机制的运用,但毕业后,我先是做了线上推广专员,其实就是发发微博,在QQ群里发文章链接,在官网上更新最新内容,别说营销的门,连营销的窗都没见。后来,去了本地门户网站做编辑,直至做到副主编的位置,在这个网感的基础下,又到了另一家公司去做新媒体运营,从此,正式踏上新媒体之路!

但12岁之前,蒋友柏生活优渥,吃穿用度仍有那个煊赫的家族遗留的奢华。1988年,蒋经国去世,在蒋家最后一个男性实权人物寿终正寝后,气数殆尽,蒋友柏也因此成为没落的王孙。

海兰沦陷一生是被迫的,而我选择新媒体是冥冥中的随波逐流。海兰惶恐、不安、不被承认,刚开始做新媒体运营的时候,也是如此,怕出差错,而公司,从来不承认新媒体这一岗位的地位。

图片 10

图片 11

蒋友柏(右一)家族合影

二、迷茫期

一年后,蒋家为摆脱政治因素,举家搬到加拿大。

1、海兰

其父蒋孝勇曾说:“我总觉得我们家庭和中国近代史,过往似乎是连在一起的,但总是要打个休止符。”

在弘历当上皇帝之后,也未对海兰有过任何辞色,以致于海兰被高贵妃欺负,差点当着奴才的面,把衣服给扒了。这一次,又是如懿救了海兰,更是因祸得福搬到了延禧宫。

所以 ,没有什么靠山是能一辈子倚仗的。在异国他乡,过去的家族荣光已成陈迹,蒋友柏第一次领略到人生清零后,无所适从的茫然。随之而来的,还有洗刷不掉的“原罪”。

可是好景不长啊,如懿被陷害谋害皇嗣而打入冷宫,海兰因为与如懿交好,自然备受欺凌。如懿曾经的心腹丫鬟、卖主求荣做了妃嫔的阿箬都能随便给海兰一巴掌,更别提皇后罚海兰跪在鹅卵石地上,说要让大雨洗刷她肮脏的心肠。海兰委屈不已,找如懿倾诉,伸着红肿的手哭着喊着说撑不下去,而如懿对她说,若是不能自己保护自己,就该寻求旁人的力量!

蒋友柏班里第一个说中文的小孩,大骂他是“蒋匪”。

图片 12

图片 13

2、新媒体人

图片 14

我们做新媒体的,何尝不是这样呢,尤其是在二三线城市的私营企业里,并没有专门的新媒体部门,是依附于其他部门生存的。常常会听到部门里的同事说,做新媒体的人能正大光明刷微博,看新闻,还能在工作时间跑出去嗨,真是个好工作呀!

图片 15

可是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新媒体背后的KPI指标,每一次从素材收集到最终文章的呈现,再到阅读量点赞量的累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以结果为导向努力,同时也彷徨着。就像海兰与高贵妃同处一宫时,哪一天是真正自由的呢?

图片 16

好吧,就算运气好,就像海兰得到如懿的庇护,我们能遇到一个相对明事理的主管,我们能有相对广阔的发挥空间,而不用担心别的部门同事的闲言碎语,但不要忘了老板不是慈善家!

被歧视,被孤立的感觉一度让他感到羞辱难当。但与生俱来的身份,是一个人一生的宿命。祖辈风云俱往,他能做的,就是首先如何生存。

新媒体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老板会批评、会罚钱……后来,你哭着喊着去告诉主管,你有多么的努力,天天熬夜加班,每一分钟刷新链接看阅读量,掉一个粉丝像割了一块肉一样疼,最后还不被老板理解,不被认可,于是你熬不下去了,你撑不住了,你想要离职了。当然啦,主管不是如懿,只会说,那就走吧~于是你明白,这个时候没人能帮你,只有自强!

“我并不喜欢别人称我是蒋家第四代,我宁愿放弃残留的贵族利益,从零去开创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图片 17

图片 18

三、统筹期

蒋友柏家庭合照(右一为蒋友柏)

1、海兰

19岁时他便凭借超前的眼光,在做马来西亚房地产生意时,挣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60万美元的佣金。

人被逼到绝路,总要绝处逢生,海兰就是如此!无论她多么害怕弘历,那一刻起,弘历只是她的一个工具。网上把此称为海兰的逆袭之路,我倒是觉得,海兰终于把弘历定位准确了。

1996年,蒋友柏在纽约大学学习,后在帕森设计学院主修设计管理。

她精心打扮自己,为弘历解决太后寿礼的难题,又见缝插针地游走在各妃嫔之间,借纯嫔的手除掉了二阿哥,还打压了最初的令妃,又以身试毒,救如懿出冷宫。可以说,在一系列的统筹下,海兰想要的终极目标都达到了,中间即使遭受一点罪,也是值得的。

图片 19

2、新媒体人

毕业回到台湾,他在十年后所写《第十九层地狱》的书里坦陈了自己当时的感受:“当自己屈着身体躺在离天堂19层远的地狱时,我反而看到了天堂的全貌。”

这和新媒体人多么相似,从一开始的以老板为中心,到将老板当用户,以用户为中心,揣摩用户需求,同时借助各种第三方工具,实现自己想要的各种结果,成为老板的左膀右臂,走出一条进阶之路。

也曾年少轻狂,也曾肥马轻裘,回想与那些富家子一起泡吧,泡妞,追求奢侈品,挥霍了大把时光的日子,他有一种“十年一觉扬州梦”的荒唐感。

图片 20

2003年,27岁的蒋友柏与弟弟蒋友常,一起创立了橙果工作室。

视觉需求:

图片 21

比如海兰精心打扮自己,给弘历眼前一亮的感觉,我们在新媒体运营的时候,就该有相应的仪式感。

那时候台湾的大牌设计大多来自欧美, 设计在当时的台湾,是一个没有地位和前途的产业,“在政与商的眼里,设计只是台面下的戏子,没有值得正视的理由。”

  • 指示图:有的公众号是动态水墨图,有的公众号是平面漫画图,一开篇的图大小怎样,内容如何,画质感像素都很重要。
  • 文字大小:一般来说,正文以15号字体为佳,注释以12号字体最为相宜;字间距0.5-1.5,行距1.75-2看起来比较舒服。
  • 文字颜色:正文颜色以色号595959/3f3f3f/575959为佳,注释用a5a5a5/888888为佳。
  • 文末二维码:可以是企业宣传形象,也可以是标新立异的创意动态图。
  • 指示点赞:引导点赞也有技巧,不要小看这一指示图,人的眼神会不由自主随着相应的指示去点赞的。
  • 排版色块:一篇文章里最好不要超过三种色彩,最好和内容相适宜,色调春夏以冷色调为主,秋冬以暖色调为主。

最初,连蒋友柏的母亲也不能理解:“一起坐下来吃饭,别人的儿子是医生、律师,轮到自己的儿子,开设计公司”。

物质需求:

但他认准了,便“孤注一掷”。所谓“叛逆”,不过是他想挣脱家族羁绊,向凶险未卜的明天发起的一次冲锋。

还记得海兰给弘历做的香囊吗?弘历召了阿箬侍寝,第二天早上发现香囊没佩戴,还特地让阿箬取了来。可这大猪蹄子明明已经在身上挂了三个香囊了,可见,对用户来说,有些物质需求,不单单是拥有那么简单。

万事开头难,没有资源,没有经验,没有客户,在一筹莫展时,适逢一家员工熟识的球鞋店要重新装修,蒋友柏便央求说:“我有一个设计公司,可不可以帮你改装,如果不喜欢,就不收钱。”

  • 日常生活必需品:这个不难理解,我记得有一回门户网站搞活动,送的都是洗发水洗衣液沐浴露,没想到当月UV出奇的高,可见这种刚需品在用户心中的地位。像现在新媒体经常在做的抢红包活动,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 奢侈品:平常不太容易得到,或者从途径,或者从物本身入手。
  • 衍生品:弘历的香囊就是一个衍生品,非必须,非奢侈,但能够彰显后宫女人对他的用心。放到新媒体来说,就是能激起人荣誉感与虚荣心的物品。

图片 22

精神需求:

看过成品后,球鞋店老板非常满意橙果的匠心之作。

弘历虽然把如懿打入冷宫,但心里一直是念着的,这个时候海兰就是他志同道合者了,不像别的妖艳贱货,一心想致如懿于死地。

他的第一次难堪,是给上海一家公司做设计,完工后被要求反复修改。

  • 心灵沟通:很多用户会希望说,新媒体不是一个冷冰冰的存在,而是能够与他们平等对话,这一点很重要。像之前海兰一直怕弘历,搞得弘历都不想说什么了,你要是一直怕用户不高兴,也就成了奴隶,反倒落了下乘。
  • 吐槽发泄:《如懿传》里,弘历想提如懿,提起了又不高兴,其实他就是一种发泄吐槽,这个时候不需要大道理,只需要提供一个途径作为供给即可。
  • 寻找共鸣:这个就比较难了,你要让用户觉得,哇,原来你是站在我这边的,你简直是我心里的蛔虫,那么获得忠实用户也就不难了。

按照他原来公子哥桀骜不驯的性情,他也许会拂袖而去,但“在商言商”,服务于客户,不懂得妥协注定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一遍一遍地修改,一直改到对方满意为止。

利益需求:

图片 23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兰的新媒体运营进阶之路,行业文学批评中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