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的圈子,从无名编剧到流量作家的十年之路

2019-11-09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99)

原标题:适合的圈子,能理解你的“不合群”

原标题:香网楚鲤:从无名编剧到流量作家的十年之路

原标题:不赢,不等于输

图片 1

  来源标题:网络文学20年

随着“高质量的独处胜过低质量的社交”这句话的流行,很多人开始鼓吹独处。并不是说独处不值得鼓励,只是我们好像把合群与独处这两种人际交往的状态过于极端化,好像独处就都是好的,合群就都是无脑从众。

香网楚鲤:从无名编剧到流量作家的十年之路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篇文章,作者认为合群又独处,亲密但又保持一定距离,才是最好的状态。希望能给你一些启发~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将于9月在京召开。经过了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的用户数已达4.06亿,原创作品总量已超过了1646.7万,网络文学作者人数超过了1400万,网络文学已成为了中国当代文化重要组成部分。作为网络文学20年发展的亲历见证者,越来越多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家成为了当代年轻人的学习楷模,他们将自己的生活哲学、人生感悟融于作品送并影响着当代青年。值此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召开之际,记者采访了新锐网络文学作家楚鲤,讲述她眼中的网络文学。

俞露儿

文 | 卷毛维安

三个月前,《如懿传》在抄袭、片酬、调档中泥足深陷,一个月前,则因周迅的颜值崩坏、剧情拖沓而尝饱烂番茄,一周前,这股报复性低分被彻底消化,豆瓣分数从开播后的6.6,逆势上扬到7.3。

摘自《我们的年轻,柔软而硬气》

记者:首先,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作为一位入圈已有10年的“老人”,可以说您是亲身经历了网络文学发展最为关键的十年;回顾这十年网文行业的发展与变迁,您有什么样的感触可以分享的吗?

一剧一命,在隔壁班《延禧攻略》的映照下,《如懿传》显得如此道路逼仄、命运跌宕。

有次我在微博看到一句话:俄罗斯方块教会我们,如果你合群,就会消失。

楚鲤:谢谢。网络文学发展到现在,从1998年到现在已有二十个年头了,很幸运,我经历了“尤为精彩”的十年。

在我看来,二剧只是排档撞车,本质截然不同。

眼前仿佛落下各种形状的彩色方块,一行行码得整整齐齐,每当一行的缺口被补完,方块之间密不透风,这一行忽然就“噌”地消失了。

一开始写小说的目的特别简单,就是去做一个好的故事,不管它是小说或是剧本,所以在上大学时就踏上了“从文的不归路”。2008年开始写小说的时候也没什么想法,就依葫芦画瓢式的写了几个故事,结果可想而知;接着就“中场休息”去做了编剧,最后兜兜转转一圈后又回归了网文圈。中间的这段编剧经历给了我特别多的收获,尤其是创作中对作品的题材构思和人物设置上,会更加有“结构感”和章法,同时也让我对写小说有了新的认知——网络小说,从来都不是一个“跟着感觉走”的事情,一本成神的作者,少之又少,哪个大神不是靠着1000万字以上的码字磨砺出来的。

《延禧攻略》的定位绝不超出为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娱乐生活服务的边界。好比街边窗明几净、VI洋气的升级版兰州拉面,饿了来吃,爽快管饱,抹嘴就走,走了自然赞美一句:现在连兰州拉面都做得好生用心。

生活就是一场刺激的消除游戏,而每个人就如同一个小方块。我们都希望融入集体,找到共鸣,于是投身人群,感受那种左右相伴的温暖。可当你和所有人都一样的时候,却忽然找不到自己了。

对我而言,网络文学发展至今最大的感触是,我们这些作者和作品从最初的不被认可到如今成为主流文化一员。随着时代进步和网络发展我们笔下的故事,被改编成了电视剧和漫画,被更多的人们看到;我们书中虚构的人物,成为大家茶余饭后所讨论的话题;更重要的是,网络文学正成为中国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就像最近大火的《延禧攻略》,它的播出让人们了解到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绒花、流传于豫晋地区的民间传统打铁花等。更惊喜的是,网络文学作品已走出国门,并被誉为世界文化奇观之一。中国网络文学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正在影响世界。

剧中女主魏璎珞一路打怪快意手撕,如章回小说般刀刀见血,又像专业玩家打电竞般神勇开挂。随着朝堂之上收割“霸道总裁爱上我”,苦苦追剧的观众,终于打出一个畅快饱嗝。

人与人之间还是需要一些空隙的。

所以,2017年我回归网文,在香网开更《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网络版原名《神厨狂后》)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写部可以超越曾经的自己的作品,希望可以一点点的展开属于自己的“网文地图”。

《延禧攻略》确乎升级了消费体验:宫斗剧的观剧人群掏出同样的时间,但换回更爽、更精致的大脑按摩,并在线上营销中收获一轮轮话题服务——在收割了七嘴八舌共襄盛举的集体归属感后,大家充分理解了什么叫买一送一。

这条关于“俄罗斯方块哲学”的微博是KIKI最近转发的。我很诧异,深夜矫情一般都事出有因,不是工作方面有了焦虑,就是人际关系出了问题。

放下身段,按需供应,卖相精良,底下再燃上一股“抄袭门”于正所释放出的足料火气,炖得这一锅小而美,可谓中央厨房出品,添加剂不限量。

她是我的一位读者,在离家很远的城市上学。她说最近常常睡不好,上课也老走神。其实她的生活并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困难,道路平坦,方向明确,只是一颗有些磨脚的小石子卡在鞋中,让她走得不自在。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展开自己的网文地图”很有意思,可以说说么?我了解到您的那部《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就是一个有宏大地图的古言作品,也请您简单的介绍一下。

一言蔽之,《延禧攻略》是宫斗剧中的一次产品升级。

这个小麻烦不是来自别人,而是每天朝夕相处的舍友。

楚鲤:“网文地图”这个概念,算是自己的目标吧。说来还有个背后的故事,刚刚来香网的时候,原本是想写现代文,可是尝试了几个开头都不行;选择古言题材也很偶然,但没想到这么巧的就写下去了,写的还不错。所以那会儿在设定小说地图的时候就有跟责编说,给自己也设定一个人生地图,然后一步步占领每个高地。

至于《如懿传》,通过其进程近半,则和盘托出了一股子更大的野心——

KIKI的宿舍原来一共有四个人,大一的时候,她们常常一起宅在宿舍追剧,一起复习,一起讨论功课,性格也都合得来。大家一起生活了一年多,不曾出现过什么矛盾,有这样的舍友,KIKI觉得自己无比幸运。

至于《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网络版原名《神厨狂后》)其实是这部小说的第一部,其架空地图在开始更文前就已经设定好了。从北燕国到大燕领主国,再到帝都以及穿插的一些周边国家的副本地图,都有非常严谨的规划;基于空间的变化,以此去推动情节发展及表现人物关系和性格。

如果说《延禧攻略》是要与民同乐,《如懿传》就是要与民同哀。

后来,和KIKI玩得最好的那个姑娘出国了,剩下的三个人朝夕相伴,仍然过了一段和谐的日子。可渐渐地,KIKI觉得有些地方开始不对劲了。

记者:了解了,其实挺好奇为什么您会选择在香网来写书的。现在有很多作者都会后续转型到编剧上,但是为什么您会“逆向而行”的去规划自己的职业呢?做编剧和作者,在您看来有哪些一样和不一样的地方嘛?

都铁了心。

“大一的时候,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就是好好学习,完成作业,偶尔和舍友到周边城市玩玩,因此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到了大二,我打算出国,开始准备雅思,小斯和三三都打算直接工作,所以我们的生活节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我经常跑图书馆,或者出去上课,没有太多时间陪她们了。”

楚鲤:怎么说呢,因为信任和被信任吧。被香网所信任,我也相信香网可以做背后的那双大手,撑起我的所有梦想。这句话一点都不矫情,因为它就一点点的在我身上变成了现实。

图片 2

那会儿,是我做编剧非常晦暗的一段时间。几个剧本都没能顺利的上映,处处碰壁整个人的状态都是非常低落的,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剧本。也是巧了,偶有联系的香网宋总就在这个时候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在他的鼓励下写了《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网络原名《神厨狂后》)并在去年开始了连载。突然发现,重新开文后一切都变得顺利了,就在此前根据这本书改编的手游在读者群做测试,看到群内粉丝的反馈就暗自在想:宋总没忽悠我,当初承诺的都一一的实现了:“你的书,我们要全版权运营开发”,香网真的成就了我的全部梦想。

宫斗皮相下的反宫斗

小斯和三三是她的两个舍友,说到自己最近的忙,KIKI语气中带着歉意和愧疚。

关于编剧或者作者的身份,其实都是在讲故事,不同的是“讲故事的方式和听故事的人”。写小说对比编剧不需要去考虑制作的问题、角色的问题等,可以更专注于创意和内容本身上去优化文笔、人物塑造、剧情架构等。

《如懿传》的故事基因来自于一个失败的皇后。

最近让KIKI茶饭不思的事情其实很小。

这其实也是我现在的工作状态,只用埋头写文,其他的,香网在替我担着呢。从去年5月在香网开更《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随后年底有声剧就上线,紧接着漫画也上线了,整个转化过程可以说非常的顺利,漫画的点击量现在已经破了10亿,我也成了在二次元的世界有点影响力的人了;而今年上半年实体书也上架了,手游近期应该也快上线了,整个节奏和路径其实挺像我最开始说的“网文地图”,不过我不再是孤军奋战了,这一次,我和香网一起攻下了城堡。

《清史稿·列传·后妃》记载,乾隆的第二位继后,四十七岁时“忤上旨,后剪发”,即在四十七岁那年自己削发。这一意欲入空门的举动显然惹恼皇帝,恩宠不再,在她第二年死后,其痕迹也被刻意抹去,连谥号、陵寝都一并剥夺。

那天她自习回来,小斯和三三正相聊甚欢,只是简单地和她打了声招呼就继续自己的话题。KIKI疲惫地躺在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听她们聊天,听着听着,忽然有个念头闪现出来,心生一丝凄凉:她们聊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来问问我,难道是在冷落我吗?

记者:能够感受到您的真情实感。最后一个问题,在采访您之前我看到一篇关于您和粉丝之间的故事,很是感动,这块可以跟我们聊聊么?

如果说以令妃为原型的魏璎珞是屡尝胜绩的草根胜利者,那《如懿传》的如懿就是屡尝胜绩的皇家失败者。虽据历史史实,令妃因其子(后来的嘉庆皇帝)的上位而早早母死子贵,四十九岁就盛年殒命。而回答如懿(此名不可考)身为皇后,为何弃位弃夫弃红尘,即是《如懿传》的故事母题。

她有些刻意地找了个间隙插话:“对了,你们英语期末作业搞定了吗?”

楚鲤:这个问题,我想到了一句话:我们网文作者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为我们做了背书。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这个时代赋予了我们新的天地,不管是写书的人还是看书的人。

流潋紫将这片历史的虚无解释如下:和弘历青梅竹马的如懿,在二人进入婚姻围墙外更有紫禁城宫墙、爱情坟墓上更有皇家陵寝,一场场后宫的自卫与反击后,终归情意湮灭,即便贵为皇后,也宁可弃权身死。

刚刚一直滔滔不绝的小斯忽然冷笑:“别说了,本来我和三三都想好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做一个主题,但你不是要和交流生一起做吗,只好我们两个人做咯。”她的语气中满是不高兴。

于我而言,作为一个写作者,在写《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时设定就是一部以中华美食为主线的女性成长题材言情小说,创作灵感是从李渔的《闲情偶奇》、袁枚的《随园食单》等古典雅集中所获取到的关于中华美食的遐想。当然,不仅仅是美食,书中提到的风俗文化、地理人文等其实都来自于生活,有我出去旅游在不同城市所见所想的沉淀,也有一直以来所受的中式教育的渗透,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中式传统文化的沉淀,这些日常我所看到、听到的中国文化元素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是无比庞大的素材库。

除了中间过程,没什么可剧透的,因为终点就是如此。夫妻决裂,一堆荒冢。

学校这学期来了很多英国留学生,KIKI又是英语协会的部员,一来二去和外国同学熟了,常常和他们一起讨论问题。最近他们想了一个很棒的创意,打算作为期末作业的主题。KIKI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打算考雅思,必须多练习英语,和留学生同学在一起既聊得来,又可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何乐而不为呢?

而读者,这群最可爱的人,因为网络文学我们聚在一起,我也成了一个 “坐拥百万粉丝”的人。在浙江的我前一秒刚刚上传的章节,五分钟后身在韩国的粉丝就能从香网APP上看到我的更新;追完连载的粉丝,一边听着有声书,一边看着连载的漫画,笑咯咯地跟群友说“太逗了,跟我想的一样”。从我电脑,到读者的手机,从香网APP上我的小说主页,到某个动漫平台的连载页面,如果不是依托于网络技术的传播、依托于香网一手帮我打造的开发计划,《凤煮九天之风华初露》是不可能传播渗透到方方面面的,更别谈我的那些粉丝了。

其实中间过程,也没什么可剧透的,就是宫斗、宫斗。

可是小斯说:“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和他们一起,把我们放在哪里了?”

当然,粉丝真的都是铁粉,在他们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担子。作为网络文学作家,作为和读者沟通的第一线,我们写的每一个字都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每一位读者,他们会讨论、会模仿,这无形中也赋予了我们应当承担的一部分社会责任:做价值导向正确的作品,写小说,写好的作品尤为重要。

但《如懿传》的野心已峥嵘毕露,在宫斗皮相下,已揭开了对宫斗的冷淡感。

好像在她的逻辑里,你不和她们一起做作业就意味着不和她们最要好了;你不和她们最要好了,这段友谊也就差不多要结束了。

在第一集补拍了男女主角的感情基础之后,二三集发条上紧,之后到第十八集,完成了如懿对自身价值的重新评估:生存上她明白了,在这个环境里,争是死,不争也是死;情感上她明白了,对爱人的幻想不仅要尽快踩灭,还得要忍痛翻转——明知自己被陷害,丈夫非但不保护她,反倒为后方安稳将她打入冷宫,更凉薄的是,还要握着她的手,很不耿直地跟她说一句“把你关进冷宫,是保护你”。

女生因为这样的小事“吃醋”很正常,被人在意本来是好事情,但KIKI觉得这样的关系让她好累:“我以前很怕一个人,害怕在集体中落单,可是现在忽然发现,如果融入一个集体却再也出不来,那种感觉更加可怕。”

香网作家楚鲤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后宫只不过是女性版官僚战场,皇后不过是傀儡CEO,而一夫多妻关系中的皇帝,对待多多益善产量优先的妻子们,使用的是变相的驭臣术。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适合的圈子,从无名编剧到流量作家的十年之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