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观察一场,探图摄影师专访丨听说这届95后摄

2019-11-09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100)

原标题:传承皮影 袖珍人的大写人生

原标题:探图摄影师专访丨听说这届95后摄影师都爱折腾?

原标题:人间观察一场,我爱低俗追星 | 别的女孩

  来源标题:传承皮影 袖珍人的大写人生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探图网摄影社区

编者按:今天头条文章的作者和 周二文章的作者一样是 CP 粉,文章的开头和周二的也很有趣的照应着:同样的刷 CP 惯例,一个为了醒来,一个为了入睡 —— 说对男性偶像/人物的#female gaze# 帮我们面对漫漫长日/夜,一点都不夸张。今天文章的语境是追星(次条也是)。在最近几日关于 “少年娘则xxx” 的热点下,这篇文章看 “娘” 的角度也很有趣味。

他叫李铭,身高不足一米三,年龄38岁。他是小蚂蚁袖珍人皮影戏团团长。在10年中,他几乎以一己之力为同伴撑起了一个避风港。在无数次行将放弃之际,李铭选择了坚持。

图文丨老几

图片 1

在中国,矮小症的发病率为3%,有近3900万人被称作“袖珍人”。根据残疾人实用评定标准,身高不足130厘米的矮小症(官方称“侏儒症”)患者属于轻度肢体残疾,其生活和就业受到法律的保护和鼓励,但今天,袖珍人想找到一份工作并不容易。

编辑丨探图菌

厚厚

现在,北京至少有两个剧团,50名袖珍人正在从事皮影戏表演工作。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迷茫的袖珍人之间做出了双向选择——皮影戏需要忠实的从业者去发展传承,袖珍人也得以通过“幕后劳动”赢得尊重。

图片 2

迈过那个“临界点”

老几

一早睡醒,我照例摸出手机点进微博,刷起 “悄悄关注” 分组。分组列表里的 id 不足十个,却是我日常为投票、打榜、掐架、反黑而秃头的追星日子里的快乐源泉。

身高,困扰每个袖珍人一生的痛点。他们的智力和常人无异,但身高不及常人的三分之二,随着年龄的增长,积郁在心中的自卑感与日俱增,直到迈过那个“临界点”。

探图网摄影师,

然而今天分组画风不太对,摸清原委后得知,原来是我悄悄关注的 “X性恋”(化名)博主被自家反黑站挂了,导致大批粉丝前来举报投诉。我不禁哑然失笑,心想这一天果然来了。毕竟没在反黑站出过道,简直不配为一个 “逆苏粉”呀。

李铭的童年过得并不轻松。8岁时,他的身高只有70厘米。青春期的小孩,应该每个月都在长个儿,但李铭一年到头,就长了几毫米。这个大兴区礼贤镇的农民家庭,很快在寻医问药中花光了全部积蓄。

图虫网签约摄影师,

我这就来翻译一下。“正苏”“逆苏”这组相对的概念,首先要从 “苏” 字谈起。“苏” 是从 “玛丽苏” 一词中分离出来的,“玛丽苏” 最早则来源于美国《星际迷航》电视剧粉丝圈的同人小说《一个迷航粉的故事》。作者用主角玛丽·苏大开外挂来讽刺同人文学中的过度自我代入和意淫。如今 “玛丽苏” 一词早已出圈,泛指二次元三次元中夸张自恋、万能万人迷的女性角色,后来又派生出 “汤姆苏” or “杰克苏” 来指代类似的男性角色。再衍生开去,简化为 “苏” 来做动词、名词或形容词使用。

最终,李铭被三甲医院确诊为“脑垂体生长激素缺乏症”,他幸运地成为进口生长激素的第一批试用者。称他“幸运”,是因为在同时代的偏远地区,很多医生仍在推荐袖珍人食用“高乐高”。

海洛创意供稿人。

关于 “正苏” 与 “逆苏” 该如何来释义,我试图在搜索引擎中找一个严谨的说法,但是发现大家的解释都统一的直白:正苏就是想被他上,而逆苏就是上他或者看他被上。这两个词广泛出现在男性明星的粉圈中,用来定义趣向完全不同的两个阵营的粉丝。

生长激素打了半年后,李铭长高了20厘米,但家人欠下两万多元外债。在农家,秋收意味着有钱还债,但李铭害怕秋收。因为,别人家的女孩都可以下地收粮食了,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除了养鸡喂鹅,无法承担任何体力劳动。

曾获得丝路国家青少年国际摄影竞赛北京分赛区铜奖,

无论是 “被他上” 还是 “他被上”,显然都只存在于幻想之中。然而,在当下整个文化背景和舆论背景下,“被他上” 的幻想似乎天然占领道德高地,毕竟无论海内外,“笔直” 的男明星都要走得更顺畅一些。所以逆苏粉对于国内男明星的粉群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群体,把爱豆当男朋友当儿子的 “女友粉” 和 “妈妈粉” 才是圈内主流。

“每天都在想,父母不能养我一辈子,我能干什么,我每天都在想。”

厦门大学生微拍大赛一、二、三等奖,

图片 3

1995年初中毕业后,李铭经介绍成为昌平一家景区的讲解员。景区并不避讳用袖珍人特殊的身形吸引客流,这迫使长期自闭的李铭每天要接待天南海北的人。

丝路青少年之眼国际摄影竞赛入围奖。

追星的粉丝可以扮演的角色很多 图源见水印

他不厌其烦地向游客介绍着明朝皇帝的历史,但真正让游客感到兴奋的是探讨李铭的身世。人们叫他小孩儿、小矮人,说他是火星人,不是地球人。李铭兜里揣着一张身份证,试图证明自己已经成年,但游客觉得身份证也是假的,要举报景区招募童工。

四川遂宁人,

但是变化也悄然发生着。倒推五年八年,我们可能无法想象粉丝中会有一群人以肖想自己的男性爱豆被上为乐趣,而如今,腐文化已经由圈地自萌的小众悄然向三次元娱乐圈渗透:耽美类文学作品影视化近几年屡见不鲜,从大火然后光速被禁的《上瘾》到近段时间 “兄弟情” 席卷网络然而依然逃脱不了下架命运的《镇魂》,这类影视作品似乎总是 “在劫难逃”,但其井喷的话题度和火热的粉圈现象都不容小觑。另一方面,饱受诟病的男明星 “鲜肉” 化,也有意无意中迎合了腐文化的需求,满足 “逆苏” 们的口味。当然 “逆苏” 们的口味不尽相同,有的热爱清瘦白皙的少年,有的热爱肌肉发达的大奶汉子,有的热爱老弱病残……共性大概就只有 —— “艹哭他”

“游客快逼死我了。”李铭无数次躺在床上擦眼泪,想着,“我到底回不回家,回不回家?”他被逼到了那个向现实低头的“临界点”,他看开了,释然了。

现居福建厦门,

图片 4

他在景区旁开了一个小卖部,每周都去天意商城采购服装,两只小手,各拎一个装满袜子和内衣的黑色塑料袋,走五步,歇一会,走五步,喘口气,然后坐公交车拿到昌平去卖。李铭的人生第一次获得了肯定,一个月能挣一千多块钱,能帮父母还债了。

入坑摄影2年,“拍自己想拍的,做自己想做的”的个性95后。

耽美小说翻拍的网剧《镇魂》,台词求生欲很强

他至今感恩景区,给了他当时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

Q:能说说你是如何和摄影结缘,走上摄影之路的吗?

虽然 “逆苏” 群众不少,但是其活跃的平台却是很局限的。Lofter 和 B 站是主要的产粮及分享平台,至于同好交流的话,大部分逆苏粉会选择 QQ 群、微信群等比较密闭的方式。粉圈主体对 “逆苏” 还是避之不及的,怕偶像被 “娘化” “gay 化”,一旦形成固定形象,难免影响其星途。所以,粉丝群众的大本营微博,对逆苏群体并不友好。在微博上带大名公然逆苏的话,则会发生本文开头那一幕,被举报删博是最正常的处理结果。

袖珍人的避风港

A:一开始的我对摄影还一无所知,但是在我所在的大学里,身边有很多喜欢摄影的朋友,他们热爱爬楼,偶尔拍拍人像,所以受到他们的影响,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们也把我带上了摄影之路。

可能很多人并不理解,“逆苏” 的乐趣到底在哪里。当一位女粉丝在想象她的男偶像被人上的时候,她究竟在想象什么?

和李铭一样,小蚂蚁袖珍人皮影剧团的每名团员,几乎都有一段被歧视的经历,所以也格外珍惜“抱团儿取暖”。

图片 5

作为一个本质逆苏,说实话我从其中得到的快感确实是单纯舔屏、追现场、买代言、欣赏作品等其他追星行为无法相比的。

远密来自陕西,1999年生人,技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广东一家手机贴膜工厂,长时间的流水作业让他倍感疲惫。小杨来自陕西,1989年生人,他曾是一家手工艺品店的工人,但他发现,无论他要做一件事,还是已经做好一件事,等来的都是被人质疑和嘲笑;小萍来自甘肃,1992年生人,在一家幼儿园当上实习教师后,身体健全的老师并不能忍受小萍比她们做得更好,小萍处处受排挤,自己选择了放弃。

《美丽厦门欢迎你》

从初中时的选秀节目开始追星,我的青春期甚至青年期都是在各圈爬墙中度过的。可以说,我并没有很热切地希望见到偶像本人,甚至很有点逃避的意思,因为总觉得那种物理距离的拉近会击碎很多幻想。有时候不免反思,我自己,甚至每一个追星的人,追逐的都不是那个三次元的实体。明星被展示出来,他身上有千百万个侧面,我们选取角度去观察,从结果中去筛选,然后把一个个碎片拼凑成符合自己口味的形象。正因为最终形成的是一个虚无的人,所以可以毫无负罪感地去投射种种欲望。

“父亲说,闺女,我养你一辈子,咱们回家吧。”但小萍不甘心。母亲支持她打工,小萍就和母亲合起来骗父亲,她对父亲说:“如果你和我妈都不支持我打工,我就离家出走”,父亲感觉不妙,赶紧去劝小萍的母亲,小萍就这样来到了北京。

图片 6

入腐是这两年的事,虽然起步晚但是我车速很快。最开始尝试在 lofter 上看同人西皮(CP)文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男男要怎么做爱,被一些文笔较差描写朦胧的作者搞得云里雾里。尽管这些 “粮食” 食用体验较差,但是我发现男男小黄文治好了我对黄色文学的尴尬症。

当她进入剧团,在见到远密、小杨、李铭等人的一瞬间,她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团员们吃住在一起,一起做皮影,学着练皮影,在排练新戏时不停打闹,也因剧情设计彼此争论。大家一起去演出,有了问题可以“一起扛”。

《思北新老城区》

说来惭愧,在青春期我看过地摊色情文学,也尝试过观赏 AV,但是从中并没有体会到什么快感,反而有种羞耻挥之不去。可能无所不在的 “男性凝视”让我不自觉地身处被观看的位置,我会暗暗把小说中对女性的外貌描写甚至性器官描写和自己进行比较。面对赤裸裸的性交画面时,我深知那个在电脑屏幕里呻吟的女主角不是我,但是那种被摆布被玩弄的感觉我却切实感受着。

某种程度上讲,皮影剧团像是一个避风港,让这些经受了太多不公和歧视的袖珍人,可以“松一口气”去生活。学会皮影让小杨感到自豪,有一次,剧团在商场里演出,顾客把展台围得水泄不通,商铺老板也凑过来看戏,“商场好像不卖东西了,像我们的皮影戏大剧院”。

探图网“我要上封面”摄影大赛获奖作品

而当我接触男男西皮,开始阅读同人文,开始翻墙看 GV 后,心理上的快感迅速瓦解了我的羞耻。当两个主角都变成男性,我就可以安然置身事外了,他们的器官我没有,他们的做爱方式我办不到,所以一切仿佛有了生殖隔离,我变得无比安全。我大可以放肆欣赏他们的肉体 —— 人鱼线、屁股、性器官……就像宅男欣赏偶像一样获得单纯的视觉刺激。有的时候我甚至会刻意追求这种低俗趣味,就像去吃垃圾食品一样,在自我劣化的过程中升腾起下坠的满足感和自由。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人间观察一场,探图摄影师专访丨听说这届95后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