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很难实现,县城步行街体育品牌风云录

2019-11-09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62)

原标题:11位街头文化OG人物聊中国街头文化

原标题:推广 | 改变很难实现?其实做个加法就能进步一点

原标题:县城步行街体育品牌风云录

多一些了解,才能玩得更开心。

迈入2018年,好像还是没多久之前的事呢。

图片 1

如今街头服饰的风头一时无两。一件 Tee 可以在一夜间就爆火,年轻人们在店门口排起长龙,流量明星们也纷纷穿上身,但它能存在10年吗?基本不可能。能保留10年,甚至30年的,不是街头服饰,是街头文化。其实我们所习惯说的“街头文化”这个词,也并没有被准确定义过,主要是包括滑板和 hip-hop 文化(但也不仅限于这些)——大致就是带着一种青年文化/亚文化的氛围。1971年一个希腊的小伙在纽约街头各处喷上“TAKI 183”的涂鸦,1973年 Kool Herc 在纽约 Bronx 区举办了第一场 hip-hop 派对,1984年加州冲浪品牌 Stüssy把创办人的手写体签名印在 Tee 上,1986年Ice-T发布了新歌《6 in the Morning》打开了西海岸的匪帮说唱市场,1993年 Hiroshi Fujiwara帮助 NIGOJun Takahashi在东京原宿开了家店铺NOWHERE——这些事发生的时候,这些人都处在一种“不知道”的状态,不会想到当下做的能成为之后一系列文化现象的触发点。当看着现在身边的年轻人都穿着街头品牌,玩着滑板说唱,不由想:那中国的街头文化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也许还有另一个疑问:中国有街头文化吗?

应该有好多读者在开年时,都写下了新年想要完成或者改变的事。

第十四届中国(晋江)国际鞋业博览会,这座城市,诞生了许多国产体育品牌。/ 视觉中国

我们采访了11位国内街头文化领域的OG人物们,邀请他们分享刚开始接触这些文化时的记忆,还有他们现在的理解。这些在中国街头文化的轨迹上先后登场的人们,最初并没有刻意把“做文化”当作是目的,一切发生得很自然,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跳舞、说唱、涂鸦、DJ、滑板......一种文化能够在一个地方形成,需要那里的人源源不断得用爱和理解来培养这个文化,不随意消费它。我们投入的每一笔“热情”和“耐心”,每一次前进后退的尝试都是在空白历史上的一个落点, 没有这些印记就永远不会有精彩的故事出现——就像《只有街舞》中说的, “要经常比,经常输,才能慢慢赢”。或许我们身边的街头文化还在表面,但这个文化正在被建立——被我们建立。

图片 2

这一系列体育品牌有着共同的特点:起于草莽,寸土必争,一路打拼,迅速膨胀,直到成王败寇,同时,它们在品牌形象的塑造上,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而它们的浮沉兴衰,也正是几十年来一批中国本土制造企业的缩影。

图片 3

这一转眼都九月了,今年竟然只剩下三分之一。

在雅加达,孙杨穿着一件361度走上领奖台,随即引发轩然大波。

90年代梅咏和设计师朋友在一起

想想过去的大半年,有没有完成那些开年时许下的愿望?

这件事立刻触动了安踏的神经,官方微博上对孙杨个人发出指责,并将此事上升到“国家利益”的层面。

梅咏,街头文化推广者,从事街头服饰文化工作30年

图片 4

紧接着第二天,孙杨虽然终于穿上了安踏的领奖服,但全程都在用国旗将其logo遮盖;第三天,孙杨在拍照时则用吉祥物遮住了安踏的logo。

北京,日本

估计好多人的答案都会让自己失望。毕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得要命......

根据公开的财报,2018年上半年,安踏光搞定中国奥委会的独家赞助就花了2.5亿多人民币。从零九年至今,安踏每年投入大笔赞助费,就为了它的标志能随中国军团一起出征。

街头文化启蒙:在日本上学时看到穿肥肥大大的 T-Shirt 和裤子,踩着滑板鞋的年轻人,也是在大阪的“美国村”第一次接触到古着

如何坚持初心,给人生带来改变?不如来学学明星,做点“加法”试一试。

这次事件,让人很自然地想起两年前易建联在CBA球场上的“脱鞋门”。当易建联把李宁的球鞋狠狠摔在地板上时,我们也不难想象花了20亿赞助费的李宁,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会有多大。

“我是80年代后期就到了日本,我记得在出国之前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们都会去北京‘秀水街’买衣服,在那儿我们能找到国外感觉的衣服,王府井的利生百货1986年就有了 AIR JORDAN 1 。还有霹雳舞也出现在那个年代,无论是球鞋还是霹雳舞这些都是从美国电影里来的,所以我觉得当时国内的年轻人文化一部分是受美国文化影响才开始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国内街头文化的萌芽 ,但这应该是北京的街头文化的萌芽。

图片 5

图片 6

1988年我到了日本。当时日本已经经过了几个文化思潮的影响,年轻人穿着打扮上也有了自己的风格。从1994年之后,里原宿把我们喜欢的这些文化做了梳理总结,街头文化就从那里开始爆炸了。90年代基本没有互联网,所以大家都要自己主动去找新的信息,再去深入的研究它,不用功的话很容易就会被人识破——在我看来当时的气氛有点battle的感觉——而且这不是钱的问题,也不只是注重外表,是在思想上去追求和探寻。像当时我在“美国村”买古着,回来之后就研究它的年代、材质等。从喜欢穿到研究穿再到穿出自己的个性,我觉得这就是街头文化的发展,现在原宿的大部分品牌主理人也都是跟我当年一样在做同样的事情。

比如最近因为《天盛长歌》再次热度飙升的陈坤,是不是觉得他的成名路顺风顺水?

易建联曾上演脱鞋门。

街头文化不是钱砸出来的,街头文化也不只是服装。街头文化是表现自我的一个过程,忠于自我是街头文化里一个很重要的态度,而服装只是街头文化中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已。每天只追求爆款那不是街头文化,可能会变成奢侈品文化。有自己见解和想法的年轻人们玩的文化才是街头文化。如果喜欢街头文化的年轻人们,能通过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还能去生活,那就是最棒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LIFESTYLE。”

图片 7

或许,这场赞助风波更大的意义在于,人们突然意识到,随着国内体育品牌市值不断飙升,在各大体育赛事的背后,安踏、361度、李宁、特步等国产体育品牌的身影愈发清晰。

图片 8

陪别人考试,成为了电影学院的学生;陪别人试戏,一眼被导演相中。

这些品牌,从曾经的称霸县城步行街,到如今在国际赛事中逐鹿争雄,种种博弈背后,也折射着一个不断扩大的中国市场的变迁。

2002年,Himm(左)、涂鸦艺术家(也是《urban》第一位员工)火烨(中)、新疆DSP舞团创始人普开(右)在《urban》杂志的第一个办公室里

刚毕业就主演了当时最红的偶像剧《像雾像雨又像风》,继而又成为了大家心目中的颜值标杆金燕西。

01

Himm Wonn,街头杂志《urban》和街头文化品牌 DOE 创始人

图片 9

丁家的天下

上海

但是早期的顺利并没有让他感到快乐。

孙杨“穿衣门”引起争议之后,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评论说,安踏和361度不是一家人么,这有什么好争的?

街头文化启蒙:淘打口碟,看MTV台,然后把口袋里所有的钱买CD和球鞋

苦孩子出生的陈坤习惯不了如此易得的名利,内心充满了不安全感。

图片 10

“个人觉得街头文化的源头永远是和音乐、艺术、运动有关联的。比如70年代纽约的时髦青年的音乐跳舞派对滋生了 hip-hop 文化从而衍生了后来一系列的青年次文化现象。同样的,国内街头文化的起源也是源自于一群有同好音乐、时尚口味的年轻人开始聚集形成的小圈子底下社区文化而向外延伸开始。90年代国内的街头文化还处于懵懂时期,资讯在那个时代非常可贵,全靠口耳相传。当时在国内如果想要了解街头文化,基本都是看日本的《boon》、《cool》这些杂志,或者一些音乐节目、音乐录影带、espn 极限运动节目,还有后期开始通过打口碟上的 www.xxxxxx.com(网站)去挖掘。和现在接近 ‘假主流’ 相比,那时的街头文化就是 ‘地下’ 和 ‘异类’。那时喜爱街头文化的年轻人们对于周围保守的人,表示不理解和鄙夷;而对于同好者,犹如找到了知己找到了组织。

这样的想法导致他很难投入演员这个身份,有段时间甚至敷衍到想用抓阄的方式挑剧本。

孙杨用国旗挡住了运动服logo。/ 中新网

街头文化想要保持 real,这需要一种发自自我热爱的表现,而不是因为利益驱使——所以保持 real 的根本是看你自己有多少热爱你所做的事情。国内街头文化的发展,目前看似繁荣的状态其实参杂了太多的泡沫和四不象,我希望这个文化不要被一些外行所毁掉,不要只想从中牟利而不做有益的事情。”

图片 11

的确,这些鞋企不仅发源地都在晋江,而且看看这些响当当的名字:安踏的老总丁世忠,特步的丁水波,乔丹的丁国雄,361的创始人丁健通、现任总裁丁伍号……无一例外,全都姓丁。

图片 12

那他又是如何变成如今对演戏痴迷又较真的陈坤?

在自媒体平台卓坊间的文章《探寻陈埭“万人丁”的密码》中,作者探访晋江陈埭的丁氏祠堂时就看到过这样一张捐款表,上面的捐款单位都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体育品牌:安踏、特步、361度、乔丹……

2000年,Jeff Han(中)、“龙舞蹈”创始人汪瀚(左)和好友在上海办的第一场 hip-hop 派对上

这个改变源自2008年他出演的电视剧《故梦》:剧中家庭优渥却不快乐的公子哥男主经历了变故,变成穷小子后反倒爱上了生活。

如果往上追溯600年,这些老总的确都是“同根同源”。晋江,古属泉州府,如今是福建省下辖县级市,由泉州市代管。泉州早在宋朝就是中国东南地区的航海贸易龙头,有着“东方第一大港”的美称,到了元朝,泉州更是被称为“世界第一大港”。

Jeff Han,中国滑板先驱人物,FLY Streetwear 和 FLY 滑板品牌创始人

角色的心态和陈坤当时的心境非常相似,更像是他的本色演出。

作为世界级通商港口,泉州与7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往来——向东有日本,向南有东南亚诸国,向西则远至波斯、阿拉伯、东非等地,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

上海

图片 13

元明交替之时,生活在泉州的阿拉伯商人后裔迁至晋江,取“丁”字为姓,成了现在陈埭的丁氏一族。厦门大学教授庄景辉的考证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街头文化的启蒙:最初是从电影《危险之至》( Gleaming the Cube)接触到了滑板,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故梦》开拍后,就算整天工作,他也完全不累,巴不得让导演场场都重拍。

这群阿拉伯人来到闽南人的地盘,善于经商的头脑,与当地人爱打拼、勇于竞争的冒险精神碰撞、融合,最后,成就了这一大批“同宗”的生意人。

“我1991年开始滑板,当时感觉整个上海只有我一个人在滑。90年代国内滑板的人非常少,可以用 ‘稀有’去形容,也只能通过国外的滑板杂志和一些录像带去了解滑板这件事。后来认识的滑板朋友渐渐多起来,但这个人群的建立是非常缓慢的。要说到国内滑板的爆发点应该是车霖在“亚洲室内运动会”拿到冠军的时刻,滑板开始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我觉得国内滑板文化其实受到个人滑手的影响比较大。像是当时从加拿大来上海的滑手 Johnny Tang,他的滑板风格和技术其实影响了中国整个滑板的发展——听起来好像挺不可思议的,但其实在外来的滑手对国内的滑板风格的确起到了很大的改变。

而且拍摄状态非常放松,他可以尽情地去理解和诠释角色。

图片 14

虽然滑板文化也不可避免被商业市场所影响,不过我觉得从90年代滑到现在,其实周围滑板的氛围还是与之前一样—— 一群有相同爱好的朋友聚集在一起。保持 real 的滑板精神,重点就是能心无旁骛的研究滑板技术或动作,享受单纯的滑板乐趣,不被周围的商业氛围影响。滑板动作的创新力和练习滑板动作的过程,是滑板文化中最深刻最纯粹的部分。我无法告诉年轻人们滑板是什么,只能让喜欢的人自己去体会。我相信真正喜欢滑板的人们,会懂得坚持并享受这个过程——一个人如果连自己最喜欢的事都无法坚持下去,那对他的人生也无法有更多期待吧。”

图片 15

历史上的泉州港,一度是中国第一大港口。/ 福建人民政府网站

图片 16

他发现当他在角色上找到真实感后,表演对他来说是享受。

02

汪瀚,龙舞蹈 D-Clan

只有达到“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的状态,才能体会到当演员的幸福感,交出自己满意的答卷。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出来的鞋都

汪瀚,上海老牌舞蹈团体“龙舞蹈”创始人

图片 17

丁氏一族来到陈埭的时候,根据民间传说,风水先生告诉他们的先祖:如果墓碑竖于墓前,子孙里会出三个宰相;但如果墓碑竖于墓后,子孙就会繁衍万人。这就是“进前三宰相,退后万人丁”的说法。

上海

如果说,陈坤的成功,是在努力中加了一点**“真实”;那演员王传君则是加了一点“拒绝”**。

高官辈出还是人丁兴旺?他们选择了后者。一直到现在,丁氏家族的墓葬都习惯把墓碑竖在墓后。

街头文化的启蒙:1987年通过霹雳舞电影的录像带,还有街坊大哥们的教授

在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之前,提到王传君,大多数人还是会想到那个说中文磕磕绊绊的关谷神奇。

如今的陈埭丁氏一族也并没有辜负祖先的期望。丁氏在陈埭是大族,有两万余人,被称为“万人丁”。早在1984年,陈埭就已经成为了福建第一个亿元镇。在2017全国综合实力千强镇榜单上,陈埭高居全国第25位。现在丁氏宗祠的门楣上,还自豪地挂着“陈埭万人丁”的匾额。

“90年代是中国霹雳舞年代到街舞年代的大转变时期,也是最好玩的 Disco 文化时代,当时有真正的 party dance 围圈跳舞。而且大家都有一颗爱交流和好学的心,虽然资源少但是会不停的跳,所以基础打得好。那时我们有下午场、正点档、午夜场,年轻人们基本场场到。记得自己当时节约了一周的零花钱就为买舞票,用红绿领巾当发带,翘课去学跳舞………太多好玩的回忆!那时街舞是绝对的超级新潮酷炫,基本现在40岁左右的人当年都接触模仿过街舞,还有很多现在街头领域的大人物们当时都喜欢过街舞吧。我觉得喜欢街舞的年轻人,应该多看多学多交流,增强团队意识感。还要了解历史,明白街舞是由欧美音乐而同步发展的。喜欢街舞就扔下手机去学,多练习打好基础很重要。我觉得想让街舞保持 real,需要把商业和圈内事物分的清楚—— 跳舞不为名利,只为超越自我!”

图片 18

而在几家体育用品巨头相继诞生之前的漫长时期,人多地少,加上民风好斗,这个小镇并不富裕。

图片 19

其实,人家早就从这个角色毕业了。

图片 20

DJ Wordy ,from《urban》2008年制作的街头文化画册《To Be All I Can Be》

在2013年演完第四季《爱情公寓》后,王传君出演了很多完全不同的角色,利用各种路子尝试转型

上世纪六十年代,泉州一角。/ 维基百科

DJ WORDY,Turntablist DJ ,连续3年 DMC 中国区冠军(2005-2007)

图片 21

自明代起,泉州械斗风气就相当严重。曾在福建任官多年的张集馨就说:“本省泉州……其俗专以械斗为强。”

北京

虽然水花不大,却坚定了他想要成为演技派的决心。

清代初年,泉州械斗更是成为了严重的社会问题,雍正皇帝甚至亲自过问过泉州的械斗,但最后都是焦头烂额、鞭长莫及。一直到解放后,还有“农业学大寨,打架学陈埭”的说法。

街头文化的启蒙:1995年 Fatboy Slim 第一次来北京演出,还有当时看DMC比赛的VCD。

2016年,他主演电视剧《大仙衙门》。拍完后,王传君坚持要自己配音,剧组没同意,最后效果差强人意。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也许就是陈埭人“爱拼才会赢”的闽商精神渊源。看看现在贵人鸟、特步、安踏、361度、乔丹在步行街上的对垒,可能依然是某种意义上的争抢地盘。

“90年代新的唱片、音乐、资讯都很难获得,我们想要买器材、买唱片就更难,只能靠朋友从国外带杂志回来,或者听他们分享一些讯息。中国的DJ文化因该最先是从香港开始,后来传到北京和南方一些城市。1995年 Fatboy Slim 第一次来北京应该对国内的 party 文化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让大家知道什么是DJ——原来台上的那个人是可以让大家都疯起来。那时的音乐风格基本就是 House 和 Breakbeat,也没有现在的灯光特效等视觉效果,DJ在台上就是很简单的带最新的唱片给大家放音乐,也就是最纯粹的跳舞文化。我觉得国内的DJ文化跟国外差距最大的是观众,因为对我们而言,对音乐、对跳舞文化等的接受其实是一夜之间就发生的,没有经历那个跟随文化一同成长的过程。

坚持自己原则的他,放话不再出演电视剧。

图片 22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改变很难实现,县城步行街体育品牌风云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