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海南专访丨翟培基为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

2019-10-21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189)

原标题:奔三的90后:瘫着,混着,渴望着

原标题:真香预警 | 这5个对内裤有着极深执念的大男孩,我建议你了解一下!

原标题:凤凰网海南专访丨翟培基为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助力

图片 1

图片 2

“诗意歌海”文昌清澜国际诗歌大赛在8月16日正式开始征稿后,得到了广大网友的支持,大家都非常热情地参与投稿。全国各地诗歌爱好者纷纷向组委会投递了作品。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秘书长翟培基也为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献上了自己的作品。目前,海南季羡林文化艺术投资有限公司也正紧锣密鼓推动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

「 这 是 陪 你 的 第 **5 1 0**个 夜 晚 」

上周,来自洛杉矶的新晋男团Why Don’t We发布了他们自2016年成军以来的首张录音室专辑《8 Letters》,刚刚发布就登上了Spotify的Today‘s Top Hits,并且在Apple music的Breaking Pop榜单中位列第2!这5个来自美国平均年龄只有17- 20岁的大男孩,正在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席卷全球。

为了更好地推动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活动,9月5日上午,凤凰网海南采访了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秘书长翟培基,通过与他的交谈中,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他的作品,以及他对古诗词的看法和他的家国情怀。

1

// Why Don't We //

图片 3

不知从何时,90后也说自己老了。

如果你还没有听过他们的歌,甚至连Why Don’t We是谁都不知道,那你可真的需要好好补补课惹!

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原秘书长翟培基接受凤凰网海南的采访

好像就是从今年参加高考的是00后开始的吧,网上当时出现一个话题,看到比你小的人参加高考是什么体验。

Why Don't We是由5个来自美国不同州的大男孩组成,他们分别是:Daniel、Zach、Corbyn、Jonah和Jack,其实在决定成立WDW之前,他们每个人不仅在网上已经小有名气,甚至还跟着演出团队出去巡演,Jcak、Zach和Corbyn他们3个就是这样认识的,随后又认识了Jonah和Daniel,因为都对音乐有着同样的热爱和抱负,他们不仅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而且对成立乐队的想法也一拍即合,“why don't we do it together?”就这样,Why Don't We成立了。

凤凰网海南:翟老师,您好。中国古诗词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您觉得古诗词对您有什么影响呢?

其中有一条回复说:穿着职业套装的我,看着穿着校服的你,恍若当年。

图片 4

翟培基:中国古诗词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国之瑰宝,是我们中华文化独特的魅力所在,对于推动中华民族走向文明进步是一个重要的力量。这对我也有很大影响,通过学习、写作古诗词,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完善人的品格,净化人的灵魂,开阔人的视野;学习古诗词,可以使人文明、文雅、灵秀,提升人的品格。

掐指一算,最小的90后今年19岁,最大的28岁,可不就奔三了。

作为一支年轻的乐队,他们以创新的方式发行音乐,不仅在1年内发了4张EP,而且《Why Don’t We Just》和为纪念出道1周年发行的《Invitation》都获得了空前的成功,甚至超过了Bruno Mars、Harry Styles以及Ed Sheeran等人,登上了iTunes流行专辑榜首的位置。

我在上大学以前,比较爱好文学,但我的专业并不是文学,只是对古诗词比其他的同学多学习了一点。参加工作以后,一直在经济综合部门,也没有接触过古诗词,我写经济类的文章比较多,也出过书,但是对于诗词没有涉足过,因为我非常忙,没有时间顾及。

有时我在微博上闲逛,偶尔会点进一些陌生人的主页围观,基本左侧的个人信息栏生日里都写着是199X年出生。

去年年底,Why Don't We还受邀全程参加了iHeartRadio的Jingle Ball巡演,不仅和各路大咖们同台演出,而且还收到了你霉专门留给他们的爱得鼓励小纸条哦!

古典诗词对我的影响是比较大的,我比较欣赏豪放的、有家国情怀的、有百姓情怀的这三类古诗词。我觉得这三个方面比较突出,对我的性格以及做人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现在大家追捧的明星,热衷的偶像,年龄大多都是二十多岁。

图片 5

图片 6

在职场里,90后也开始担当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公司里的骨干清一水的90后,和客户见面冲在最前谈判的人,也都是年轻人。

这次大肾特别幸运能和这5个大男孩面对面交流,采访当天由于天气原因,他们的飞机晚点了,到了现场之后他们几乎没有休息放下包就开始工作,不仅和每个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热情拥抱,而且在聊天的过程中会一直笑嘻嘻的盯着你看,搞的老夫好几次羞红了脸

海南季羡林文化艺术投资有限公司创意总监林菁菁(左一)认真听取翟培基的讲话并做好记录

反倒像我我们这些老帮菜,开始躲在幕后退居二线,像太上皇一样坐享其成。

图片 7

凤凰网海南: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诗歌并且写诗?

我翻了翻自己的通讯录,除去同学和老同事,最近经常聊天的,也变成了90后。

,嘻嘻,他们不仅和大肾吐槽了某些人“老干部”的生活作息,还聊了聊他们对于内裤的执念,在说到和偶像Ed Sheeran合作的时候更是抑制不住现场尖叫,全部采访视频和文字版请往下猛戳!

翟培基:这个有点戏剧性。我的专业不是学文学的,参加工作之后一直做经济方面的工作,没有从事过文化艺术创作,也没有搞文学诗词创作。

而那些80后好友,反倒不太说话了,他们要么工作太忙,要么回归家庭,根本无暇在网络上说话聊天。

// Q&A //

2002年我在四川成都考察时,由于路上时间长,我想,我来到海南都十几年了,海南很不错,风景优美,我应该写首诗来赞美他。我就在车上写了一首《海南》,一共八句。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没有人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年轻着。

Q:这是你们第1次来中国么,目前感觉怎么样?

回来之后就想,这是我写的第一首赞美海南的诗,我还没有见过有人写过这类诗,我得想办法让它发挥作用,刊登在报纸上。

年轻多好,可以狂,可以傲,可以犯错,可以受伤,但年轻也不好,经常摔倒,爬起来还说要多经历,年轻还不知道时间匆匆,很少去想何为珍惜。

Corbyn:我们刚刚坐车从机场过来,因为下雨所以飞机延误了,我们一路开的特别快,飞奔过来,在路上我们经过了上海中心大厦,还有另外一个,上面有个球,特别高,叫什么来着?(大肾:“叫东方明珠”)简直酷炫极了,敲~~大der。

我把这首诗送给当时的海南省委书记白克明和省长汪啸风,我觉得光送一首诗不行,就写了《精心经营城市环境,提高海口市的竞争能力》这篇文章,大概3000来字,我把诗和文章一块送给两位领导,我都没想到不到一个礼拜,两位省领导都做了批示,还把这篇文章批给了当时海口市委书记王富玉,叫他们好好研究海口的城市建设。

我最近开了一个微信,有许多年轻的读者加我。

图片 8

我就在想,第一首诗两个领导都批了,评价还不错,那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写。一开始主要写海南的诗,以后写诗的范围越来越大。

前些天,我在朋友圈做了一个小调查:

Q:有没有学过几句中文呀?我可以教你们中国歌迷给你们起的昵称怎么读。

凤凰网海南:古今中外,谈谈您与诗歌的缘分,您最喜欢的诗人是谁?为什么喜欢?

图片 9

Daniel:你好吗?你好~

翟培基:我比较喜欢的诗人是李白、杜甫、苏轼、辛弃疾。为什么喜欢呢?第一个是豪放派:李白、苏轼,第二个是家国情怀:辛弃疾,第三个是百姓情怀:杜甫。他们对我影响很大,所以你们看我的诗歌的时候,有豪迈,有家国情怀,贴近老百姓,都是正能量。

请90后的读者,用三个词语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又简单说说他们自己最近困扰的事情。

Jonah:你好~

图片 10

这条互动调查收到将近200条回复。

Jack:我爱你~你叫……

翟培基和我们讲述他写诗的灵感来源

忙工作,死宅,除了感情方面没有,其他都占全了。

Daniel:面条,听起来好像“Mental”……

凤凰网海南:您写诗的灵感来源于哪里?

不愿孤独,又不愿深交,焦虑迷茫。

Corbyn:豆子?很酷嘛!(转向Jack)哥们儿你怎么样?我叫豆子。

翟培基:灵感来源于三点。

困惑,不上不下,努力不丧。

Daniel:What’s up豆子? 你要去采Rose吗(强行押韵)

第一是热爱,喜欢,美。只有你心灵美,看到的东西才是美的,这份美就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祖国的大好江山和名胜古迹,热爱周围的一切,有了这个感情,才能够有灵感,有冲动,你觉得不错,美,但是触动不到心灵,不从心里发感慨、感叹就写不出来。

每天都很挣扎,上班下班循环,想成功却一直默默无闻。

图片 11

第二是思考。你的眼睛不可能都能看到所有东西,要凭自己的想象和思考,把你看到的东西进行深刻思考,宏阔的想象,跟各个方面都挂起钩来,和现实生活联想起来。

日子过得太平静,又略颓废,感觉活着没多少意义。

Q:你们5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一起做音乐的?

第三是知识面要宽。首先要懂哲学,全面、历史、辩证、立体地看问题,要有自己独到见解。既要看到过去又要看到现在,要辩证地看待问题。

……

Jack:我和Zach,我们曾经一块儿在Five Guys工作过。(Zach: 没错,没错。)不是啦,我开玩笑的。在组乐队之前,我和这帮哥们儿就已经是最最最最好的朋友了(Zach:最最最最……) 而且我们说话也是说得最最最最利索的,对吧哈哈哈?其实我、Zach和Corbyn有8年都一起去各处演出,我跟Jonah和Daniel在一起演出过两年,最后我们就决定结伴去洛杉矶。起初只是想去玩玩,踩踩滑板、吃吃西瓜什么的。接着我们突然就莫名其妙地开始聚在一块儿唱歌了,开始唱和声。于是从此以后,我们就成为了这个叫做Why Don’t We的乐队。

其次,要懂美学。我不是学音乐、美术的,我在这方面是门外汉,但是,只要懂美学,看到事物觉得美丽,从心里喜欢它,就会欣赏,会有感悟。

总结下来,三个词:瘫着、混着、渴望着。

图片 12

再次,要具备一定的宗教方面的知识。学习宗教知识与信仰宗教是两码事,具备宗教知识并不等于信仰宗教,宗教是一种文化,把宗教视为迷信是不对的。写祖国大好河山和名胜古迹会涉及到宗教,这不是迷信。

2

Q:你们怎样定义自己的音乐风格?

比如说佛教的核心真谛是“善”,普渡众生;道教最根本的是“真”,返璞归真、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儒学主要是“仁和”,这哪是迷信?

生活:瘫着

Daniel: 呃,大概是Urban Pop吧,又带点叛逆的Manband。

凤凰网海南:在什么机缘巧合下您参加我们“诗意歌海”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的征稿活动?

不习惯接受新的东西,也不想认识新的人,更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给别人添麻烦。

Corbyn:我们绝对是Manband!

翟培基:我写第一首诗的时候已经60岁了,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诗歌,与文学界、艺术界、作协等基本没有交往,他们的活动我也没有参加过。

哪怕是主动和人聊天,都觉得是在打扰别人。

Jack:因为我们是男人,不是男孩。

但是因为我经常发表一些东西,他们看到我写的东西,就邀请我参加。我觉得这是好事,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活动非常有意义,又是宣传海南,而我有这方面的爱好和作品,能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死宅,周末在家就想瘫在床上,哪儿也不想去,间歇性意志消沉,觉得自己特别容易崩溃,所有糟心的事就这样赌在眼前,堆成了山,走不出去。

Daniel:不信你看我的胡子。

我写了很多诗歌,出版的就接近200篇,写海南的大概有18首诗,选了《海南赋》《南海三沙赋》《红树林赋》《博鳌》《三亚南山寺海上观音》5篇作品参加诗歌节征稿活动。(《南海三沙赋》属于《海南赋》的内嵌篇)

有时突然不想和任何人说话,特别想让全世界遗忘了自己,开心了不和人分享,难过了不和人倾诉。

Zach:我的肌肉也是非常饱满的哈。

图片 13

然后,再抱怨为什么别人不理解自己。

Q:谁是你们最喜欢或是对你们影响最大的歌手?

翟培基和我们谈及“诗意歌海”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对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的意义

生活得过且过,动力不足,拿起手机就放不下,只有事情逼到眼前了才去做,也知道必须要做好,但就是不情不愿。

WDW:Ed Sheeran!

凤凰网海南:您觉得“诗意歌海”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对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有什么意义?

能发微信文字就解决的事情,绝不发语音,绝不打电话,绝不见面。

图片 14

翟培基:我觉得经济和文化是密不可分的,相辅相成的,是辩证统一。经济是基础,文化是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取决于经济基础,但是反过来对经济基础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微信里有无数个群,但几乎都没说过话,全部消息设置免打扰,连群聊天记录都懒得翻,一言不合就退群。

↓↓当晚的演出上他们还现场改编了黄老板的《Shape of You》↓↓

文化对推动整个中国的文明进步、推进经济建设是非常重要的,提升人的精神世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美国输出西方的价值观就是输出文化,所以说这个活动对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包括对经济的发展都有非常大的意义。

表情包达人,如果不发表情包,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Q:Ed给你们写过一首歌《Trust Fund Baby》,是什么促成这次合作的呢?

图片 15

手机电源剩下30%就会莫名焦虑,买了一堆充电宝放在包里,充电宝让我感觉安全。

Daniel:那真是太疯狂了,因为他是我们的偶像!能和他一起做这首歌,我们激动到崩溃!

翟培基和我们分享他在旅行中的趣事

最讨厌临时被人约着见面,最讨厌临时改变自己的计划,最讨厌电话铃声响起,每次接电话都需要做心理建设。

Jonah:我们和他见面是一年前,是在美国去年夏天的MTV Video Music Awards上。当时我们正要走出红毯,他突然向我们走过来,对我们说(切换到英式口音):“哈喽,小伙子们!”,我们特别兴奋,哇,是Ed Sheeran哎!

凤凰网海南:您撰诗百篇,遍及全国34个省市,对您来说旅行有什么意义?您在旅行当中最难忘的人和事有哪些?

陌生号码的电话从来不接,下载一个软件显示号码归属地,只有快递电话接得最勤快。

Zach:我们没想到他居然认识我们。

翟培基:我的旅游活动主要是退休后进行的,旅游成为一种产业也就20多年的时间,它是社会进步的产物,是人类特有的文化活动,我们去旅游看到众多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大江大河、风景、寺庙、名胜古迹,它代表着我们国家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文化,所以这个文化应该是旅游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并不只是单纯玩玩,应该说文化是现代旅游业的灵魂。

不想见人,哪怕快递上门都叫不醒装睡的我,告诉他们不在家,让他们把快递放在门口,从窗户里偷偷看到快递走出小区,才会打开门把快递拿进来。

Jonah:是的,他对我们说,他一直在关注我们,那真是非常难以置信的一刻。之后过了3-4周,我们的老板就告诉我们,Ed为我们写了首歌。

我曾经去看乐山大佛,也就两三个小时上去下来转一圈,但我看一些资料,那里面的故事实在是太感人了。乐山大佛是唐玄宗那个时候开始修建,高73米,历时90年。开始刻建主要靠海通禅师到处化缘,其中有个地方贪官向他索贿,海通禅师自剜其目,吓得这个贪官再也不敢索贿了。

有一点社交恐惧症,宁愿在家孤独成狗,也不想去一个都是陌生人的聚会。

Zach:我们当场就癫狂了。

海通之后有几任地方官,用自己的年薪来刻大佛,这个精神是非常可贵的。弘扬佛教文化,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感人的。

有时独自一人逛街,如果不买点什么,会觉得这街等于白逛,很吃亏。

(WDW按捺不住,现场重现自己兴奋的尖叫)

凤凰网海南:2008年2月9日您为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20周年而作“海南赋”,而今十年已过,您见证了海南飞速发展的十年,请您从政治经济文化的角度谈谈您的感受?

逛街时如果远远地看到认识的人,第一念头就是:逃跑。

图片 16

翟培基:这十年应该说海南变化还是不小的,比较重要的是,一个是国际旅游岛的建设,一个是自贸区的建设,这是对海南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影响最大的事情。

交际应酬让我感觉不安全。

Q:我个人最喜欢你们的一句歌词是出自《Taking You》,目前为止,你们最喜欢的歌或歌词是哪个?

再就是海南这十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日益完善。高铁,高速公路,机场的变化很大。我以前看到一些乡镇,马路两边都是西瓜皮,现在,农村也干干净净了。不仅是城市建设,农村建设也不错了。

口头禅是:好烦啊!烦死啦!

Zach:我最喜欢的很多歌词都出自我们最新的专辑

不仅有硬件,也有文化内涵了。这十年文化设施也完善了很多,博物馆、图书馆也增加了很多,所以说海南是“文化沙漠”这句话我是不认同的。

遇到很多麻烦事,习惯说,算了。评价其他东西,习惯说,一般吧。别人问自己过得好不好,回答是,还好吧。

Jack:没错!距发行只有10天了!

凤凰网海南:我们都知道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网络化、碎片化阅读已经成为现代人的潮流趋势,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您觉得这对诗歌有什么样的影响?

看别人的眼色和脸色,时刻注意着,脸色不对立刻住嘴。

Jonah:我们很快就会发行一张专辑。

翟培基:互联网对诗歌的冲击影响应该是正面的,我自己体会非常深刻,古代交通通信十分落后,诗人到哪个地方去只能看一个地方的景色,现在出行都有飞机、高铁、高速公路、高空缆车,去哪里都快捷方便。特别是有了网络,很多东西都能查到,很多景点你只能看表象,很多内涵、背后的故事大多看不到、听不到,但在网络上都能查到。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整体而不是一部分,写出来的东西就很充分,而且可以写得很深很准。

假装合群,取悦别人,表面上笑嘻嘻,心里风平浪静,不喜欢说太多话。

Corbyn:8月31号!

信息社会,互联网时代对写诗创造了更好、更充分、更便利的条件。

平时的社交完全被动。

Daniel:我猜你们还不知道吧……

凤凰网海南:如何推动中国古诗词的发展,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有人找我说话,我热情洋溢,什么都可以聊,可以体贴可以逗比可以温柔可以潇洒,但如果没人找我,我也从不主动找别人。

Corbyn:我们出过的歌曲中,我最喜欢的歌……大概是《Falling》。

翟培基:这个问题很重要,而且这个问题带有普遍性。为什么这么说呢,古典诗词那么好,为什么现在没有多少人学,也没有多少人写?固然有人不勤快,但也暴露出了古典诗词的一些弱点。古典诗词有很多优秀的地方,但是它有它的难点和弱点,所以就是不可持续。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凤凰网海南专访丨翟培基为文昌清澜国际诗歌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