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HR开始废掉的两种迹象,不甘只做花瓶

2019-09-23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60)

原标题:【单向历】9 月 10 日,宜谦卑

原标题:现实版麻雀变凤凰,54岁印度首富夫人:不甘只做花瓶,还要做女强人

原标题:一个HR开始废掉的两种迹象

图片 1

宝姐之前和宝迷们分享了非常有骨气的孟小冬(宝迷可点击“孟小冬”回顾哦~),其实中国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内敛,中国女人的性格更加沉稳,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她们的成功往往需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承担更多流言与责难。

王小波(1952 -1997),中国当代学者、作家。代表作品有《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等。王小波出生于北京,先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工人,1978 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1980 年王小波与李银河结婚,同年发表处女作《地久天长》。1984 年赴美匹兹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求学,2 年后获得硕士学位。在美留学期间,游历了美国各地,并利用 1986 年暑假游历了西欧诸国。1988 年回国,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任教。1992 年 9 月辞去教职,做自由撰稿人。他的唯一一部电影剧本《东宫西宫》获阿根廷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并且入围 1997 年戛纳国际电影节。1997 年 4 月 11 日病逝于北京。

大概因为这种现实情况和文化背景,甚至在我们的电视剧里,也总是上演王子与灰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戏码。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信息化时代,仿佛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稍微松口气就要落后于数万人之后,HR的工作很多,但是千万不能忘了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图片 2

图片 3

作家李尚龙说:“在大城市里,搞废一个人的方式特别简单。给你一个安静狭小的空间,给你一根网线,最好再加一个外卖电话。好了,你开始废了。”

我的师承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也是一位亚洲女性,她的人生,就是上演了一版真实的“麻雀变凤凰”,从一个市井舞女,摇身成为了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的夫人和贤内助,这个女人就是——妮塔·安巴尼。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上班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下班之后就开始娱乐,回到家吃完饭再来一个沙发瘫,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逛浏览各种社交软件追剧,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时间就从眼睛屏幕之间匆匆溜走,匆匆洗完澡接着感叹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

我终于有了勇气来谈谈我在文学上的师承。小时候,有一次我哥哥给我念过查良铮先生译的《青铜骑士》: 

当平民“麻雀”

人最可怕的时候就是明明知道要改变,却无动于衷,安于现状。而一个人开始废掉的迹象是安于舒适区,不再想着做出任何的改变。

我爱你,彼得建造的大城 

遇到“印度王思聪”

图片 4

我爱你庄严、匀整的面容 

妮塔出生在印度的一个中产家庭,家世极其普通。她的母亲是一名舞蹈演员,所以,继承了艺术基因的妮塔自幼跟随母亲学习舞蹈,长大之后也和母亲一样,成为了一个舞蹈演员。

01

涅瓦河的流水多么庄严 

图片 5

停止了自己的考证之路

大理石平铺在它的两岸……

其实,最先遇到妮塔的并不是富穆克什·安巴尼本人,而是他的父亲老安巴尼。当时的富穆克什·安巴尼,就像是“印度王思聪”,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他在媒体采访中,也从不避讳地承认:“我今天拥有的一切,全部应归功于我的父亲。”

HR在外人看来总觉得就那么一回事儿,招个人,做个考勤,每个月做一个工资表就完事儿了,其实这些都只是HR简单的工作内容。在面试的过程中,大多数HR只会提及到岗位的职责与具体的工作内容,很少会说明公司的主要方向,对公司当年度的经营目标,大多一脸未知的反应。

他还告诉我说,这是雍容华贵的英雄体诗,是最好的文字。相比之下,另一位先生译的《青铜骑士》就不够好:

图片 6

《遇见人力资源》这本书中说过,未来的HR拼的不是专业管理,而是财务和运营。我们要跳出“专业深井”,深入财务和运营领域。优秀的HR未必要成为杂家,但一定要了解什么是差异化竞争力,当你的管理业绩能为公司经营服务,才是你的价值所在。

我爱你彼得的营造 

这位“印度王思聪”曾就读于美国斯坦福大学,之后凭借从父亲那里继承的家底,靠着自己的能力,使家族产业发展的更加如日中天,自己也一跃成为印度首富,身价达到260亿美元。

考证是体现一个HR能力的渠道之一,很多人觉得考证是一种负担,非也,考证,一方面保持你工作后的学习能力,另一方面也是增强你在职场中的竞争力。换句话说就是你要回归专业,专注能力。

我爱你庄严的外貌…… 

他的父亲老安巴尼也非常有意思,他有一次去看了妮塔的舞蹈表演,非常认可妮塔的才华,于是一眼认定,这个姑娘将是他的儿媳妇。老安巴尼最初是找到妮塔的电话,与她取得联系,但单纯的妮塔以为老安巴尼是个骗子,所以一开始是拒绝的。

图片 7

现在我明白,后一位先生准是东北人,他的译诗带有二人转的调子,和查先生的译诗相比,高下立判。那一年我十五岁,就懂得了什么样的文字才能叫作好。

图片 8

02

图片 9

不过,老安巴尼也没有知难而退。终于在多次的坚持之后,把妮塔“骗”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并在那里为自己的儿子与妮塔,安排了一场命中注定的相遇。

停止自身的职业规划

到了将近四十岁时,我读到了王道乾先生译的《情人》,又知道了小说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文字境界。道乾先生曾是诗人,后来作了翻译家,文字功夫炉火纯青。他一生坎坷,晚年的译笔沉痛之极。请听听《情人》开头的一段: 

老安巴尼让他的长子,也就是后来的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亲自为妮塔开门,而一场爱情之火,也就这样酝酿开来。两人只见了7、8次面,穆克什就决定求婚了,这个速度也是没谁了~

作为HR,大多数时候都是给刚入职的员工做职业规划,若HR自己都不善于分析和总结自己的优势和不足,就站在HR的职位上,来指导别人的人生的话,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职业规划,其实就是在新的领域,给自己新的定位。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时还要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貌。” 

图片 10

而出现这种状况,大多是不了解什么是一个人的职业规划,什么是一个人的核心竞争力。

这也是王先生一生的写照。杜拉斯的文章好,但王先生译笔也好,无限沧桑尽在其中。查先生和王先生对我的帮助,比中国近代一切著作家对我帮助的总和还要大。现代文学的其它知识,可以很容易地学到。但假如没有像查先生和王先生这样的人,最好的中国文学语言就无处去学。除了这两位先生,别的翻译家也用最好的文学语言写作,比方说,德国诗选里有这样的译诗: 

就这样,这个普通平民女孩得到了命运的加冕,摇身就成为了印度首富夫人,飞上枝头成了众人羡艳的金凤凰。

竞争力一定是集中、专注、核心,才是竞争力。

朝雾初升,落叶飘零

图片 11

竞争力的养成是由能力三核“知识、技能和才干”组成。

让我们把美酒满斟!

△成为豪门女主人的妮塔

在任何职业中,都缺一不可。

带有一种永难忘记的韵律,这就是诗啊。对于这些先生,我何止是尊敬他们——我爱他们。他们对现代汉语的把握和感觉,至今无人可比。一个人能对自己的母语做这样的贡献,也算不虚此生。 

“金凤凰”不仅是门面

知识最容易习得。

道乾先生和良铮先生都曾是才华横溢的诗人,后来,因为他们杰出的文学素质和自尊,都不能写作,只能当翻译家。就是这样,他们还是留下了黄钟大吕似的文字。文字是用来读,用来听,不是用来看的——要看不如去看小人书。不懂这一点,就只能写出充满噪声的文字垃圾。思想、语言、文字,是一体的,假如念起来乱糟糟,意思也不会好——这是最简单的真理,但假如没有前辈来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啊。有时我也写点不负责任的粗糙文字,以后重读时,惭愧得无地自容,真想自己脱了裤子请道乾先生打我两棍。孟子曾说,无耻之耻,无耻矣。现在我在文学上是个有廉耻的人,都是多亏了这些先生的教诲。对我来说,他们的作品是比鞭子还有力量的鞭策。提醒现在的年轻人,记住他们的名字、读他们译的书,是我的责任。 

还是军师

这个时候,找到自己最有可能进入的领域,在其中积累新的能力,在恰当的时候迁移到“更适合”的新的工作中去,通过不断地修炼、迁移和组合,找到你最适合的领域,同时也就拥有了你独特的竞争力。

现在的人会说,王先生和查先生都是翻译家。翻译家和著作家在文学史上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话也对,但总要看看写的是什么样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国家的文学次序是彻底颠倒了的:末流的作品有一流的名声,一流的作品却默默无闻。最让人痛心的是,最好的作品并没有写出来。这些作品理应由查良铮先生、王道乾先生在壮年时写出来的,现在成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了……以他们二位年轻时的抱负,晚年的余晖,在中年时如有现在的环境,写不出好作品是不可能的。可惜良铮先生、道乾先生都不在了…… 

婚后的妮塔,一跃成为了财大气粗的阔太太,既然是首富的妻子,平日里妮塔的画风,也是极尽奢华的。毕竟是舞蹈演员出身,对于外表、外在形象的品位也是非同一般。

而作为HR,我们不能被“事务性工作”所耽误,也不能陷入所谓的“管理”中自我陶醉,而是踏实走好每一步,在适合的领域和岗位上,积累和锻炼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才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回想我年轻时,偷偷地读到过傅雷、汝龙等先生的散文译笔,这些文字都是好的。但是最好的,还是诗人们的译笔;是他们发现了现代汉语的韵律。没有这种韵律,就不会有文学。最重要的是:在中国,已经有了一种纯正完美的现代文学语言,剩下的事只是学习,这已经是很容易的事了。我们不需要用难听的方言,也不必用艰涩、缺少表现力的文言来写作。作家们为什么现在还爱用劣等的文字来写作,非我所能知道。但若因此忽略前辈翻译家对文学的贡献,又何止是不公道。 

观赏一下妮塔的衣橱,她偏爱暖色系的服饰,整体以亮色为主,即便已经是50几岁的人了,依然保有一颗年轻的少女心,喜爱穿五颜六色的裙子。

乔布斯在那场著名的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提到:“你不能预先把点点滴滴穿在一起;唯有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点滴滴是如何穿在一起的。所以你得相信,你现在所体会的东西,将来多少会连接在一块儿。你得信任某个东西,直觉也好,命运也好,生命也好。这种做法从来没让我失望,也让我的整个人生不同起来。”

正如法国新小说的前驱们指出的那样,小说正向诗的方向改变着自己。米兰·昆德拉说,小说应该像音乐。有位意大利朋友告诉我说,卡尔维诺的小说读起来极为悦耳,像一串清脆的珠子洒落于地。我既不懂法文,也不懂意大利文,但我能够听到小说的韵律。这要归功于诗人留下的遗产。 

图片 12

图片 13

我一直想承认我的文学师承是这样一条鲜为人知的线索。这是给我脸上贴金。但就是在道乾先生、良铮先生都已故世之后,我也没有勇气写这样的文章。因为假如自己写得不好,就是给他们脸上抹黑。假如中国现代文学尚有可取之处,它的根源就在那些已故的翻译家身上。我们年轻时都知道,想要读好文字就去要读译著,因为最好的作者在搞翻译。这是我们的不传之秘。随着道乾先生逝世,我已不知哪位在世的作者能写如此好的文字,但是他们的书还在,可以成为学习文学的范本。我最终写出了这些,不是因为我的书已经写得好了,而是因为,不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对现在的年轻人是不公道的。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只按名声来理解文学,就会不知道什么是坏,什么是好。

消费起来,妮塔也丝毫不需要考虑物价,不但每双鞋子只穿一次,而且每一双的价格都差不多要100万卢比。买起包来更是疯狂,各种大牌像是爱马仕、香奈儿、CELINE,一样都不能少。

03

▽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然,宝姐最关注的,还是阔太太的珠宝首饰。每一次出场,妮塔佩戴的珠宝款式也会各不相同,像是行走的珠宝展示架。

每天下班之后的2-3个小时决定了你的未来,决定你的位置。有的人会觉得工作一天之后回去基本上没有什么时间。你是否也习惯了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靠着短期的快感和虚拟的满足感度日,常常被自己的负面情绪所左右? 最可怕的是,我们即使对现状如此不满,却也没有勇气去改变。

责任编辑:

图片 14

在国外有一个医学研究,工作人员询问了一百个在医院奄奄一息的老人:“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有垂感的流苏式耳环,脖子上则是水滴形的琥珀项链,端庄典雅

几乎所有的回答都不是后悔这辈子自己做了什么,而是没做过什么。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HR开始废掉的两种迹象,不甘只做花瓶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