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散文专题,做一个妈妈有多难

2019-09-15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55)

原标题:在中国,做一个妈妈有多难?

原标题:古典散文专题:天下文章尽在此

原标题:季羡林:悼许国璋先生

1

图片 1

图片 2

昨天早上被小孩叫醒的时候,七点还没有到。床头有蓝莹莹的光,像鬼火一样忽明忽暗,我知道,老田已经醒来开始刷手机了。

贾谊、韩愈、柳宗元、苏轼……

许国璋,语言学家,英语教育家。1915年11月25日出生于浙江省海宁市,1927年考入嘉兴秀州中学初中,1934年6月毕业于苏州东吴中学,同年9月入上海交通大学学习。1936年9月转入北平清华大学外文系。1939年9月在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毕业,先后任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等校。1947年12月赴英国留学,相继在伦敦大学、牛津大学攻读十七、十八世纪英国文学。1949年10月回国,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

四年前,卧室一关门就收不到wifi信号了,我还很得意,丈夫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心也不得不跟着一起锁在房间里。

《过秦论》《师说》《捕蛇者说》《赤壁赋》……

1994年9月11日,二十四年前的今天,许国璋教授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9岁。

那时候老田几次三番提议要买一个信号增强器,这种机器据说就是专门为我们这种豪宅设计的,路由器放在地下室一楼,躺在豪宅3楼的床上也能收到5格wifi信号。

名家名篇,让你领略吞吐宇宙的气象,而又识得饱含深情的慈悲。

悼许国璋先生

我一直拒绝丈夫购买这种万恶的避孕产品。正是在我愚蠢的坚持之下,才有了今天六点二十分就把我从睡梦里叫醒的儿子。

读散文,懂人生。

文 | 季羡林

图片 3

总 集

小保姆告诉我,北京外国语大学来了电话,说许国璋教授去世了。我不禁“哎哟”了一声。我这种不寻常的惊呼声,在过去相同的场合下是从来没有过的。它一方面表现了这件事对我打击之剧烈,另一方面其背后还蕴含着一种极其深沉的悲哀,有如被雷击一般,是事前绝对没有想到的,我只有惊呼“哎哟”了。

可惜好景不长,生好小孩之后,服务商像和渣男们商量好了一样开始大幅下调4G资费,从此老田从战战兢兢用流量刷手机变成了大大方方用流量打游戏。

总集是汇集多人作品的合集,它可以包括一个朝代和多个朝代的作品,也可以包括一种体裁和多种体裁的作品。通过阅读总集,既可以对历史上某个朝代的时代精神和社会风俗有更深入的认识,也可以对我国古典散文的体裁有全面的感受。

我同国璋,不能算是最老的朋友。但是,屈指算来,我们相识也已有将近半个世纪了。在解放初期那种狂热的开会的热潮中,我们常常在各种各样的会上相遇。会虽然是各种各样,但大体上离不开外国语言和文学。我们亦不是一个行当,他是搞英语的,我搞的则是印度和中亚古代语言。但因为同属于外字号,所以就有了相会的机会。我从小学就开始学英语,以后在清华,虽云专修德语,实际上所有的课程都用英语来进行,因此我对英语也不敢说是外行,又因此对国璋的英语造诣也具有能了解的资格。英语界的同行们对他的英语造诣之高,无不钦佩。但是,他在这一方面绝无骄矜之气。他待人接物,一片淳真,朴实,诚恳,谦逊,但也并不故作谦逊状,说话实事求是,决不忸怩作态。因此,他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毕生难忘的印象。

乃么现在每个晚上,在我强制关灯拉闸限电以后,我的丈夫看起来还是老老实实躺在我的身边,但是他的两只手再也不会放在我的水桶蛇腰上,也不会放在我150公分的大长腿上了,更不屑把它们放在我的36D上。

《六臣注文选》

图片 4

老田的两只手永远不知疲倦地高举过头顶,抓牢手机屏幕两侧, 左右两个大拇指灵活地在6.3英寸屏幕之间来回滑动,目光如炬,全身散发着一种不近女色的正义气息。

作者: [梁]萧统 编

到了那一个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他理所当然地在劫难逃。风闻他被打成了外院“洋三家村”的大老板。中国人作诗词,讲究对偶,“四人帮”一伙虽然胸无点墨,我们老祖宗这个遗产,他们却忠诚地继承下来了,既有“土三家村”,必有“洋三家村”。国璋等三个外院著名的英美语言文学的教授,适逢其会,忉蒙垂青,于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洋三家村”就出现在大字报上了。大家都知道,“土三家村”是“十年浩劫”的直接导火线。本来不存在的事实却被具有天眼通、天耳通的“四人帮”及其徒子徒孙们“炒”成了“事实”,搞得乌烟瘴气,寰宇闻名。中一变而为外,土一变而为洋,当时崇洋媚外,罪大恶极——其实“四人帮”一伙是在灵魂深处最崇洋媚外的——“土三家村”十恶不赦,而“洋三家村”则必然是万恶不赦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国璋所受的皮肉之苦,以及精神上的折磨,概可想见了。

图片 5

[唐]李善 吕延济 刘良 张铣 吕向 李周翰 注

拨乱反正,天日重明。我同国璋先生的来往也多了起来。据我个人的估计,我们在浩劫前后的来往,性质和内容,颇有所不同。劫前集会,多是务虚;劫后集会,则重在务实。从前,我们这一群知识分子,特别是老知识分子,又特别是在外国呆过的老知识分子,最初还是有理智、有自知之明的。我们都知道自己是热爱祖国的,热爱新社会的,对所谓“解放”是感到骄傲的。然而,天天开会,天天“查经”,天天“学习”,天天歌功。人是万物之灵,但又是很软弱的动物,久而久之,就被这种环境制造成了后现代主义的最新的“基督教徒”,一脑袋“原罪”思想,简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罪恶滔天,除非认真脱胎换骨,就无地自容,就无颜见天下父老。我的老师中国当代大哲学家金岳霖先生,学贯中西,名震中外,早已过了还历之年,头发已经黑白参半。就是这样一个老人,竟在一次会上,声音低沉,眼睛里几乎要流出眼泪,沉痛检讨自己。什么原因呢?他千方百计托人买一幅明朝大画家文征明的画。我当时灵魂的最深处一阵颤栗,觉得自己“原罪”的思想太差劲了,应该狠狠地向老师学习了。

现在,我最好的兄弟无欲无求躺在我边上,向我汇报早上刷朋友圈后得到的两个最新资讯:一个是台风马上要登陆上海了,另一个是疫苗出事了。

书号: 9787101086553

图片 6

我转头看一眼窗外,那时候7点还不到,外面风平浪静的,除了小区地上有一点潮湿以外,根本看不出要来台风的意思。邻居爷叔光着膀子拿着钢中锅子去外面买蛋饼当早饭,连雨伞也没带。我对老田说,你不要造谣,哪里来的台风啊。

定价:238.00元

许国璋主编的大学《英语》教材

没想到十分钟之后,窗外就开始下暴雨了,半小时以后,整个天暗下来了,狂风大作,并且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了今天英文课停课的微信。

《文选》是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编纂的一部诗文总集。“六臣注”是指唐高宗时的李善注和唐玄宗时吕延济等五人的《文选注》。凡六十卷,分三十七类,引书广泛,是众多《文选》版本中最有代表性且流传最久的注本。

我同国璋也参加了不少这样的会,他是怎样思考的,我不知道。反正他是一个老党员,“原罪”的意识应该超过我们的。我丝毫也没有认为,中国的老知识分子都是完美无缺的。我们有自己的缺点,我们也应该改造思想。但是,事实最是无情的,当年一些挥舞着“资产阶级法权”大棒专门整人的人,曾几何时,原形毕露:他们有的不只是资产阶级思想,而且还有封建思想。这难道不是最大的讽刺吗?

小孩狂喜,在家里跳来跳去,一边跳一边说,真好真好,今天不上课,想干嘛就干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睡觉就睡觉!说完笑嘻嘻看我一眼,用一种挑衅的眼神。

《宋文鉴》(全三册)

这话扯远了,还是收回来讲劫后的集会吧,此时“四人帮”已经垮了台,双百方针真正得到了实现。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了思想的活跃,带来了重新恢复起来的干劲。外国语言文学界也不例外。我同国璋先生,还有“洋三家村”的全体成员,以及南南北北的同行们,在暌离了十多年以后,又经常聚在一起开会。但是,现在不再是写不完的检讨,认不完的罪,而是认真、细致地讨论一些为适应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有关外国语言文学的问题。最突出的例子是编写《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和“语言卷”的工作。此时,我们真正是心情愉快,仿佛拨云雾而见青天。那一顶顶“资产阶级法权”、“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虚无缥缈的、至今谁也说不清楚的、然而却如泰山压顶似的大帽子,“三山半落青天外”了。我们无帽一身轻,真有用不完的劲。我同国璋每次见面,会心一笑,真如“如来拈花,迦叶微笑”,“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老田也狂喜,跟在儿子屁股后面跳来跳去,一边跳一边说,真好真好,台风来了。你妈还说我造谣呢, 她不读书不看报,什么消息都不知道。说完笑嘻嘻看我一眼,用一种挑衅的眼神。

作者:[宋]吕祖谦 编 齐治平 点校

图片 7

.......

书号: 9787101127584

1986年语言学界聚会

在中国,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小孩,就意味着养了两个小孩。一个没有自理能力,一个失去自理能力。一个任性,一个惰性;一个不听话,一个不说话;一个玩挖土机,一个玩手机;一个三岁,一个三十岁。

定价:320.00元

左起:季羡林、吕叔湘、王力、周有光、许国璋

2

《宋文鉴》一百五十卷,南宋理学家吕祖谦编,收录北宋2500余篇诗文,分为赋、制、诰、表、笺、铭、颂、序、论、经义、题跋、墓志等49类,与《唐文粹》并为网罗一代诗文,而加以精选、体例完善的总集。本书选编的最重要尺度是合乎义理,只求艺术性的虚文不收。朱熹赞其“此编所选,篇篇有意,非《文选》《唐文粹》之比”,叶适赞其“自古类书未有善于此者”。 此次点校整理以《四部丛刊》影宋本为底本,校勘诸本,以各文作者本集及他书作参校,订讹补缺,存留《文鉴》之真。

最难忘的是当我受命担任“语言卷”主编时的情景。这样一部能够而且必须代表有几千年研究语言学传统的世界大国语言学研究水平的巨著,编纂责任竟落到了我的肩上,我真是诚惶诚恐,如履薄冰。我考虑再三,外国语言部分必须请国璋先生出马负责。中国研究外国语言的学者不是太多,而造诣精深,中西兼通又能随时吸收当代语言新理论的学者就更少。在这样考虑之下,我就约了李鸿简同志,在一个风大天寒的日子里,从北大乘公共汽车,到魏公村下车,穿过北京外院的东校园,越过马路,走到西校园的国璋先生的家中,恳切陈词,请他负起这个重任。他二话没说,立即答应了下来。我刚才受的寒风冷气之苦和心里面忐忑不安的心情,为之一扫。我无意中瞥见了他室中摆的那一盆高大的刺儿梅,灵犀一点,觉得它也为我高兴,似向我招手祝贺。

到中午的时候,我抽空在马桶上刷了五分钟朋友圈才发现整个朋友圈已经被疫苗事件刷屏了。

《经史百家杂钞》(上下册)

从那以后,我们的来往就多了起来,有时与《大百科》有关,有时也无关。他在自己的小花园里种了荷兰豆,几次采摘一些最肥嫩的,亲自送到我家里来。大家可以想象,这些当时还算是珍奇的荷兰豆,嚼在我嘴里是什么滋味,这里面蕴涵着淳厚的友情,用平常的词汇来形容,什么“鲜美”,什么“脆嫩”,都是很不够的。只有用神话传说中的“醍醐”,只有用梵文amra(不死之药)一类的词儿,才能表达于万一。

没有小孩的人还比较理性和冷静,有小孩的妈妈明显狂躁很多,我坐在马桶上至少看了5个小朋友的疫苗本。

丛书名:中华经典普及文库

他曾几次约我充当他的硕士生和博士生答辩委员会主席,请我在他住宅附近的一个餐厅里吃饭,有一次居然吃的是涮锅子。他也到我家来过几次,我们推心置腹,无话不谈。我们谈论彼此学校的情况,谈论当前中国文坛、特别是外国语言文学界的新情况和新动向,谈论当前的社会风气。谈论最多的是青年的出国热。我们俩都在外国呆过多年,决不是什么土包子,但是我们都不赞成久出不归,甚至置国格与人格于不顾,厚颜无耻地赖在那个蔑视自己甚至污辱自己的国家里不走。我们当年在外国留学时,从来也没有久居不归的念头。国璋特别讲到,一个黄脸皮的中国人,那几个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除外,在民族歧视风气浓烈的美国,除了在唐人街鬼混或者同中国人来往外,美国社会是很难打进去的。有一些中国人可以毕生不说英文,依然能过日子。神话传说中说一人成道,鸡犬升天,那一些中国人把一块中国原封不动地搬过了汪洋浩瀚的太平洋,带着鸡犬,过同在中国完全一样的日子,笑骂由他笑骂,好饭我自吃之,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我同国璋禁不住唏嘘不已。“回思寒夜话明昌,相对南冠泣数行。”我们不是楚囚,也无明昌可话,但是我们的心情是沉重的,我们是欲哭无泪了。岂不大可哀哉!

我立刻从马桶上跳起来,指挥老田去把疫苗本找出来,老田第一反应是疫苗本在你妈家里呀,我赶紧又给我妈打电话,叽里呱啦解释半天,那本绿色的,从小到大每次去社区医院打针都带着的,你快点找一找。我妈在还在电话那头笃悠悠问:哪一种绿色啊?

作者:[清]曾国藩 编纂 佘础基 整理

图片 8

我急地跳脚,脱口而出:离婚证的那种绿色呀。这句话刚讲出来,我妈和老田同时安静下来了。

书号: 9787101091915

许国璋与李赋宁

图片 9

定价:64.00元

最让我忆念难忘的是在我八十岁诞辰庆祝会上,我同国璋兄的会面。人生八十,寿登耄耋,庆祝一下,未可厚非。但自谓并没有做出什么了不起的成绩,而校系两级竟举办了这样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大会在电教大厅举行。本来只能容四百多人的地方,竟到了五六百人。多年不见的毕业老同学都从四面八方来到燕园,向我表示祝贺。我的家乡的书记也不远千里来了。澳门的一些朋友也来了。我心里实在感到不安。最让我感动的是接近米寿的冯至先生来了,我的老友,身体虚弱、疾病缠身的吴组缃兄也坐着轮椅来了。我既高兴,又忐忑不安,感动得我手忙脚乱,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在自己家里找到疫苗本了,打开来看,根本没有写什么厂家名称嘛,只有一连串手写的语焉不详的数字。两个人愣在那里嘀咕:这是不是某种加密文件啦。

《经史百家杂钞》是曾国藩编纂的一部古文精华集,共二十六卷,分论著、词赋、序跋、诏令、奏议、书牍、哀祭、传志、叙记、典志、杂记十一类,所录文章上起先秦,下讫清代。成书以后,从清末到民国,在社会上流传很广,影响较大,是继吴楚材、吴调侯叔侄编选的《古文观止》、姚鼐《古文辞类纂》之后的又一部有名的古文选读本。

又实在出我意料,国璋兄也带着一个大花篮来了。我们一见面,仿佛有什么暗中的力量在支配着我们,不禁同时伸出了双臂,拥抱在一起。大家都知道,这种方式在当前的中国还是比较陌生的。可我们为什么竟同时伸出了双臂呢?中国古人说:“诚于中,形于外。”在我们两人的心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早已埋下了超乎寻常的感情,一种“贵相知心”的感情。在当时那一种场合下,自然而然地爆发了出来,我们只能互相拥抱了。

图片 10

此次出版简体横排标点本,系以《经史百家杂钞》现存各刻本中文字较为精审的光绪二年传忠书局刊本为底本,校以上海会文堂石印本,除底本明显有误的字词,根据其所出著作的现代权威通行点校本进行了校改外,多数保留了原貌。对其中一些名篇中的文字问题,也吸收了学术界的一些研究成果,订正了原书中存在的一些文字错误,以保证本书的史实可靠性和文字准确性。底本中卷首原有曾国藩“序例”,本次也予以保留。对底本中各卷以双行小字注文存在的曾氏评语,本次仍保留在原位置,改用仿宋字单行排列,以便全书眉目清晰。

在我漫长的一生中,那一次祝寿会是空前的,是我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我周旋在男女老少五六百人的人流中,我眼前仿佛是一个春天的乐园,每一个人的笑容都幻化成一朵盛开的鲜花,姹紫嫣红,一片锦绣。当我站在台上讲话的时候,心中一时激动,眼泪真欲夺眶而出,片刻沉默,简直说不出话来。此情此景,至今记忆犹新。

老田到底是每天五点被旺盛的求知欲折磨得醒来刷手机的男人,他很快就从不知道哪里找来一张表格,那一长串数字可以在这张表格里找到对应的疫苗生产厂家。

《古文辞类纂》(全两册)

图片 11

图片 12

作者:[清] 姚鼐 著

许国璋塑像

于是我和丈夫两个人打开灯,头靠头,按图索骥,寻找破译密码的关键信息,完全顾不上小孩正在用力撕扯我一件正宗的巴宝瑞的汗衫叫我陪他玩积木。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让我想起小时候有一篇课文叫永不消逝的电波,敌人脚步迫在眉睫,主人公还是要坚持发完最后一封电报。

书号:9787540343880

我已年届耄耋,一生活得时间既长,到的地方又多。我曾到过三十来个国家,有的国家我曾到过五六次之多,本来应该广交天下朋友,但是情况并非如此。我确实交了一些朋友,一些素心人,但是数目并不太多。我自己检查,我天生是一个内向的人,我自谓是性情中人。在当今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是不合时宜的。但是,造化小儿仿佛想跟我开玩笑,他让时势硬把我“炒”成了一个社会活动家,甚至国际活动家。每当盛大场合,绅士淑女,峨冠博带,珠光宝气,照射牛斗。我看有一些天才的活动家,周旋其中,左一握手,右一点头,如鱼得水,畅游无碍。我内心真有些羡煞愧煞。我局促在一隅,手足无所措,总默祷苍天,希望盛会早散,还我自由。这样的人而欲广交朋友,岂不等于骆驼想钻针眼吗?

3

定价:138.00元

我因此悟到:交友之道,盖亦难矣。其中有机遇,有偶合,有一见如故,有相对茫然。友谊的深厚并不与会面的时间长短成正比。往往有人相交数十年,甚至天天对坐办公,但是感情总是如油投水,决不会融洽。天天“今天天气,哈,哈,哈!”天天像英国人所说的那样像一对豪猪,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天天在演“三叉口”,到了成不了真正的朋友。

大概四年前,小孩还在肚子里的时候,身边做了妈妈的朋友一再叮嘱我,奶粉一定要买进口的,辅食要买进口的,奶嘴要买进口的,尿布要买进口的,疫苗要打进口的,玩具要买进口的,小孩的衣服也要买进口的。

出版社:崇文书局

反观我同国璋兄的关系,情况却完全不同。我们并不在一个学校工作,见面的次数相对说来并不是太多。我们好像真是一见如故,一见倾心,没有费多少周折。我们也都并没有清晰地意识到,我们终于成了朋友,成了知己的朋友。难道真如佛家所说的那样人与人之间有缘分吗?

总之,除了小孩他爸没办法进口,其他一切最好都是进口的。

《古文辞类纂》是清代姚鼐编纂的一部古文总集,它体现了桐城派文学的主张,是一部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古文选本。此书选录从先秦时代到清代的古文名家散文、辞赋作品七百余篇,按文体分为论辨、序跋、奏议、书说、赠序、诏令、传状、碑志、杂记、箴铭、颂赞、辞赋、哀祭等十三类,每篇文章都略加校勘和点评。

了解了我在上面说的这个过程,就能够知道,国璋的逝世对我的心灵是多么大的打击。我们俩都是唯物主义者,不信有什么来生,有什么天堂。能够有来生和天堂的信仰,也不是坏事,至少心灵可以得到点安慰。但是,我办不到。我相信我们都只有一次生命,一别便永远不能再会。可是,如果退一步想,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我们居然能够相逢,而且成了朋友,这难道不能算是最高的幸福吗?遗体告别的那一天,有人劝我不要去。我心里想的却是,即使我不能走,我爬也要爬到八宝山。这最后的一面我无论如何也要见的。当我看到国璋安详地躺在那里时,我泪如泉涌,真想放声痛哭一场。从此人天暌隔,再无相见之日了。呜呼,奈之何哉!奈之何哉!

选奶粉的功课比大二经济法考试前一个晚上通宵背重点还要难。

别 集

1994年9月24日

想淘宝的时候听到朋友说淘宝上的进口奶粉都是假的,刚学会了海淘转眼又听人家说,海淘转运过来的奶粉也是真假混合的。又不可能真的每次叫朋友出国帮你扛奶粉回来,只好每天求神拜佛,祈祷自己奶水充足。

别集是相对总集而言的,是指收录一个人作品的集子。别集所收录的文献,多数为文学作品,兼收奏议、论说、书信、语录等。有的别集还附载作者的专著。阅读别集是研究古代文学家生平与创作风格的必经之路。

图片 13

最后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朋友的朋友定居某个北欧国家,朋友拍胸脯担保,所有的奶粉都是自己一罐一罐从国外超市货架上搬回来的。

《韩愈文集汇校笺注》(全七册)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也有那么几次,老田暗搓搓问我,你说,你这个离开八只脚的朋友会不会以次充好啊?我一面指着老田的鼻子骂他是小人之心,一面也隐隐有点担心:这个世间人心不足蛇吞象,眼见她生意越做越大,皇冠越来越多,到底能不能相信啊?

作者: [唐]韩愈 著 刘真伦 岳珍 校注

编辑/排版:郭磊峰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散文专题,做一个妈妈有多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