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结婚,人间日常

2019-09-13 作者:古典文学   |   浏览(86)

原标题:于怀岸:你为什么结婚 |锐小说

原标题:“人间日常”,总有一张戳中你的心

原标题:席东升,毛体书法家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于怀岸

《人间日常》系列插画

席东升,男,汉族,1964年生,硕士研究生学历,山西省娄烦县人。现为香港国际书画名家协会理事,山东博山蓝天书画院荣誉院长,中国书画院上海分院院士,中国书法名家协会会员,北京当代书画院院士,擅长毛体书法。

湖南湘西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曾做过农民、打工仔、流浪汉、报社记者、文学刊物编辑等,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小说创作,曾在《花城》《江南》《山花》《上海文学》等刊发表小说二百余万字。著有长篇小说《巫师简史》《青年结》《合木》,中短篇小说集《一粒子弹有多重》《远祭》《想去南方》《火车,火车》等。现供职于湖南湘西。

插画师@李彬BinLee

图片 4

你为什么结婚

生活能过成什么样子

本人于1993年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专业学校毕业。拜中国国礼特供艺术家、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毛体书法家季怀玉先生为师研习书法。书法作品入展了“盛世中国行业先进人物中泰两国文化交流暨中泰书画展”;曾在“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全国书画展”荣获优秀作品奖;第九届“祖国好”华语文学艺术大赛获金奖;第三届“翰墨盛世杯”全国书画大赛获银奖;第五届“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大赛获一等奖;第六届“金紫荆杯”书画名家国际交流展获金奖;第九届“羲之杯”当代诗书画家邀请赛获一等奖。

文 / 于怀岸

你观察过了吗

图片 5

1

一张张的笑脸背后隐藏的

2018“新时代”全国诗书画印联赛获铜奖;香港第二届紫金花杯全国书画邀请赛荣获金奖;2018年“琅琊杯”全国诗书画家精英赛获三等奖;全国第十八届“庐山杯”诗书画大赛获银奖;书法作品入选由中国邮政发行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起航新时代筑梦新征程》限量邮币珍藏册。

擦脸、补水、换衣,余朋宴只是简单妆扮了一下,没有描眉、打粉、涂脂、扑香水,甚至连唇膏也没涂,就出门了。下到三楼时,她看了一眼楼道口外的天空,灰蒙蒙的,有一大片黑云低悬在一两百米外的酉苑大厦六楼顶上,但只有那一朵孤云,旁边再没有其它的云层。天空灰得有些发白。余朋宴不能确定是否会下雨,犹豫了几秒钟,决定不返身回屋拿伞。这几天一直阴沉沉的,一直没有下雨。时令已到仲春,下不下雨都有可能,老天爷已经憋了好几天,说不准就会漏水,来一场痛痛快快的透雨。余朋宴不去拿伞的原因跟她没有精心梳妆打扮一样,她不想让人看出她很在意此次赴宴,她想表现得随意和无所谓一点。出门前,余朋宴就在想,我去赴宴算什么呢?是相亲?还是结识一个普通的朋友?她有些拿不准。余朋宴自认为是一个内秀的女孩,做事的一惯风格是能低调就尽量低调,能不出风头就别出风头。此次赴宴,她更不想张扬。其实带不带把伞,根本没必要上升到与精心打扮相提并论的高度,这点余朋宴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一种自我心理暗示而已,或者也可以说,她是在刻意强迫自己对这次赴宴的淡漠吧。

是什么不愿对人吐露的事情

图片 6

说是赴宴,可能过于正式了一些,其实就是一个饭局而已。请余朋宴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叫周广斌。余朋宴除了知道他在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之外,其余一无所知,包括他的相貌。也就是说,余朋宴到现在为止,还不认识周广斌。但周广斌请她吃饭的目的,余朋宴是心知肚明的,那就是他想追她。在这几天的电话和短信联系里,他已经很明确地表达过这个意思了。余朋宴是个二十七岁的老姑娘,又不是独身主义者,理应谈婚论嫁了,有人追求很正常,而且她向来也不反感别人追求她。现在这时代,哪怕就是已婚的女人,若有男人追求,也会自认为是一种荣耀,是自身魅力的证明吧?以前,余朋宴有男朋友时,碰上有人追她,只要对方的手段不流氓,话语不下流的话,她也从来不义正辞严地拒绝,她的态度是既不鼓励,也不厌烦。现在对周广斌,她也是这种态度。这也就是周广斌说请她吃饭,她爽快地去赴宴的原因。至于谈不谈得成恋爱,余朋宴根本就没做多想,这要凭感觉,更要看缘分。

在生活的琐碎中

毛体书法作品《毛泽东诗词清平乐六盘山》入展“翰墨中华国粹经典-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品展”,获得金奖,并在北京、新加坡、印尼、俄罗斯进行巡展。获奖作品及传略入编《盛世中华翰墨名家大典》作品集,其作品被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公益书画展组织委员会收藏,并授予“改革开放40周年最具影响力的书画名家”荣誉称号。

到了大街上,并没有雨落下来,天空依然灰白着,酉苑大厦上面的那朵黑云飘移到金茂大厦上面去了。余朋宴看了一下腕表,才十一点四十分,决定不打车,步行去。吃饭的地点就定在金茂大厦旁边的酉北大厦二楼“好又来”酒楼,离她现在的位置最多三四百米,走过去只要五六分钟时间。饭局定的时间是十一点五十分,余朋宴不想提前到,而是想推后十分钟,十二点正时到达。

人生还能过程什么样子

图片 7

余朋宴从来就不是个不守时之人,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她跟周广斌不认识,提前到,若是周广斌喊的作陪的人又还没来的话,两个人呆在一个包厢里有点尴尬不说,还很容易造成后来的人的误解。本来,作陪的人周广斌是让她喊她的朋友的,可今天不凑巧,余朋宴叫的两个闺蜜,一个在省城开会,一个去乡下有事,她又坚定地否决了周广斌就请她一个人吃饭的提议。周广斌说那就他叫两个朋友来作陪吧。这两人,周广斌没说名字,余朋宴也不知道她认不认识。

有一天当你发现世界真实的样子

图片 8

余朋宴在大街上边走边逛。她没有沿着宽阔的护佑街直走,而是拐进了一条商业步行街。这是酉北最繁华的地方之一,两旁全是高档服饰店,每个店都有一个大玻璃橱窗,挂满了琳琅满目的新潮服装。平素,余朋宴路过这里,就是不想买衣服,看到喜欢的款式,她也会钻进店子里瞧瞧、摸摸,有时甚至还要试一试。今天她却一点心情也没有,这样走纯粹是为了绕一截路,打发多余的时间。此时,余朋宴的心里还在疑疑惑惑的,一半是对自己的疑惑,一半是对周广斌的疑惑。余朋宴到现在还有点想不明白,她怎么就爽快地答应了周广斌请吃呢?她可真是不认识周广斌呀!虽然电话里周广斌一再强调她在他们办公室坐了十多分钟,他还给她续过一次水,但余朋宴确实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但愿你还记得

图片 9

只是,周广斌说的确有其事,三天前,余朋宴所在单位文物局有一个博物馆搬迁的项目报告急需送到市政府办,送材料这种事情本来不属于余朋宴跑腿,但那天办公室主任和办事员小李都陪局长到州城开会去了,副局长就抓了余朋宴的差,让她去。市政大楼在酉北新区,距文物局所在的老城区有好几公里,余朋宴很少去那边。她找到市政大楼但找不到市府办在几楼,问人时,别人给她指错了地方,她敲开的是市政策研究室的门。

那个能看见星星的自己

图片 10

敲错了也就敲错了,重新再找呗,偏偏开门的是她的同学崔曼莉。崔曼莉热情地拉她进了办公室,给她让座,倒茶,余朋宴就坐了一会儿,和崔曼莉聊了十来分钟的天。喝完茶水,余朋宴就起身告辞,去市府办送报告。

这个世界的恶包含两部分,性侵者和杀人者是恶的中心,但除此以外还有恶的外围。看热闹的人,起哄的人,做直播的人,知情不报的人,害怕饭碗被砸的人,撤掉新闻的人,维护所谓大局的人,调侃受害者的人,事不关己的人,沉默的人……不做恶的中心,也但愿我们不要沦为恶的外围。

图片 11

余朋宴只记得她是坐在政策研究室办公室角落的沙发上喝茶,跟崔曼莉聊天,办公室只有两张办公桌,一张无疑是崔曼莉的,另一张办公桌前有没有人她都没印象了,更不记得曾有人给她的茶杯里续过一次水。现在,余朋宴试图回想当时的情境,但一切都是模糊的。余朋宴想,要么是她的记忆不可靠,要么就是周广斌当时的确在办公室,但他并没有给她续过水,而是编了这个细节跟她套近乎,以此获得她的好感或认同。余朋宴现在能回想起来的就是,她送完报告,出了市府大楼,在公交站等车时,她的手机“嘟”地响了一声,打开一看,是条短信:“美女,你长得好美哟!”

图片 12

图片 13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要么是谁发错了,要么是个无聊的男人乱发的,余朋宴想也没想,删了信息。第二天上午,余朋宴正在办公室做报表时,手机又“嘟”地响了一声,一看,又是昨天那个号码发来的。余朋宴的手机短信必须要先打开后才能删除,因此在删掉前她瞄了一眼那条短信:“美女你好我是崔姐办公桌对面的小周,周广斌,昨天你来时我给你续过水,你还记得吗……”短信很长,至少有一百多字,余朋宴没有看完就删掉了。

蓬莱幻境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图片 14

短信是删掉了,但余朋宴的一个上午也被这个叫周广斌的人毁掉了,她再也集中不了精神做事,手里的财务报表上的名字和数字变成了一只只黑蚂蚁,蠕动起来。整整两个小时里,余朋宴都在回想昨天在崔曼莉办公室喝茶时的情景。她确定以前绝对不认识这个叫周广斌的男孩,她努力地回想这个叫周广斌的男孩子长得什么样子,她有没有跟他说话。记忆真是一件不可靠的东西,才过去二十四小时不到,她竟然回想不起当时的情景了,既回想不起她跟崔曼莉聊了些什么,更回想不起周广斌给她续过一次水,甚至连政策研究室办公室当时还有不有除崔曼莉之外的其他人在场,她的记忆也是模糊的、不确定的。她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是她昨天确实去了政策研究室,在那里坐了十来分钟,喝了一杯茶水,和她的同学崔曼莉说了一堆闲话。不过,余朋宴又想,周广斌说的若是事实,也可以反过来证明他太普通了,普通得别说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就连模糊记忆也没有。

家的美梦还要多少汗水兑现

图片 15

尽管这样,余朋宴的心里还是有点异样起来,竟然有点儿后悔删了他的短信,忍不住一遍遍地想她没有看完的那些字写的是什么呢?

她喜欢家具店里整齐摆放的玻璃杯,喜欢贴合皮肤的柔软被套,喜欢洁白光滑的厨房瓷砖,喜欢成套出现的木质桌椅。眼前井井有条的一切,能让她暂时忘掉自己乏味拥挤的房间。蓬莱幻境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家的美梦还要多少汗水兑现?

图片 16

余朋宴想,今天要是他再发短信过来,就回他一次。余朋宴这样想,并不是她有紧迫感,想找男朋友了,纯粹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

图片 17

图片 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余朋宴好歹也是个知识女性,在找男友和结婚这事上,是有原则有底线的,她决不会把自己贱价处理掉。

人们苦心建造爱的空壳

责任编辑:

整整一天过去,周广斌再没给她发过短信。晚上十点,余朋宴洗漱后,躺在床上看书时还不时地瞄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静静地躺着,铃音没有响起,显示屏黑着,余朋宴想,这个周广斌应该受她打击了,再不会给她发短信了。这样也好。余朋宴睡觉是必关手机的,看了几页书,困意上来了,她就放下书,拿起手机,准备关机。巧的是,她刚拿起手机,“嘟”的一声,显示屏亮了,进来了一条短信:“美女,我想追你,能给个机会吗?”是周广斌的短信。这么直白的话语,不是余朋宴喜欢的方式,她喜欢委婉、含蓄的表达。余朋宴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有些不舒服,想直接删掉算了,但转念一想,既然上午已经许愿今天他若来短信就回一个。余朋宴不想对自己失言,于是就回了一条短信:“你是问崔曼莉要到我的手机号的吧?”

却想念着遥远而自由的呼吸

周广斌马上就回:“不是。”

像落水的鸟

余朋宴感觉有些奇怪,问:“我们以前认识吗?你是怎么有我手机号的?”

由于从小对父母关系的耳濡目染,他逐渐失去组建自己家庭的信心。有些人或许并不适合朝夕相处,但又不假思索地贸然投身此列,结果无非勉强着把不安的基因延续下去。人们苦心建造爱的空壳,却想念着遥远而自由的呼吸,像落水的鸟,像上岸的鱼。

周广斌回:“是你给崔姐报号码时,我也记下来了。”

图片 19

是个有心人,余朋宴心里的异样感觉又上来了。哪怕是出于想追自己的目的,只见一面周广斌就偷偷记下自己的号码,不仅说明他是个有心人,也间接证明了自己确有女性魅力。她又看了一遍这几条短信对话,这才发现周广斌比她要小,他叫崔曼莉崔姐。余朋宴知道崔曼莉要比她小一岁。余朋宴对姐弟恋不感兴趣,她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顿时心里一下子冷了,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你晓得我是谁吗?多大年纪了?”

人的不快乐

周广斌依然回得很快:“不知道,但这不重要呀。”

大多因为恨遮住了爱的眼睛

过了一阵,见余朋宴没有回复,他又发来了一条:“重要的是我喜欢你,见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或是爱长成了恨的模样

对话到此结束。看完这条短信,余朋宴

多年以后,他的父亲当然不会承认,曾经极力阻拦过他学画画,面对质问,要么说“谁知道你以后能不能画出个名堂”,要么说“你自己当时也没有很坚决嘛”。是啊,事情过去这么久,只有不合时宜的人才耿耿于怀。人的不快乐,大多因为恨遮住了爱的眼睛,或是爱长成了恨的模样。

就关机睡觉了。余朋宴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每晚十一点前必须入睡。今晚算是破了例,关机时都已经十一点半了。余朋宴明白只能到此为止了。这个到此为止,不仅是该睡觉了,也是再不该理这个叫周广斌的男孩了。她想,不只是今晚不再理,而是从此都不理。

图片 20

为什么要从此都不理他了?也许是对他油腔滑调的话语有些反感,也许是她不想姐弟恋,余朋宴说不清楚。今晚给他回短信,余朋宴只是给自己的誓言一个兑现,并不是她对周广斌就有好感了。若说没有短信对话之前还有一点朦胧好感的话,现在这点好感,也已经荡然无存了。

浏览多少友好的眼神,

现在,余朋宴走在去“好又来”的大街上,去赴周广斌的饭局,是她意志力不坚定的结果。受了前一晚余朋宴回复短信的鼓励,第二天清早周广斌就不停地给她发短信,短信的内容全是赤裸裸地表达爱意,很肉麻,余朋宴看后就删,一条也没有回复。这天晚上,余朋宴跟一个闺蜜看了场电影,十点半才回家,洗漱之后,她就上床睡觉,躺下后拿起电话准备关机时,铃音响了,她看也没看,就接听了。电话里传来一串好听的有磁性的男低音:“美女,明天请你吃个饭,肯赏脸吗?”

经历几轮陌生的战场,

余朋宴意识到是周广斌,刚想拒绝,他又说:“作陪的人由你定,我买单就行。”

才能找到那个人,

语气很真诚,几乎是恳求,不由余朋宴不答应。后来余朋宴想,千不该,万不该,她不该在晚上睡觉前接周广斌的电话,更不该答应他一起吃饭。十几个小时之后,余朋宴就对这个决定后悔不迭,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几耳光。

把眉毛细数。

图片 21

他们礼貌地聊着月收入,迂回地套问购房计划,体面地交换父母背景,谈话氛围如此亲切,终于换来彼此默契地下落不明。谁能知道,浏览多少友好的眼神,经历几轮陌生的战场,才能找到那个人,把眉毛细数。

2

图片 22

余朋宴走进“好又来”,举手敲九号包厢门的时候,听到收银台后面墙上挂钟“哐”地响了一声,正好十二点整。推门进去后,她看到里面一张小圆桌旁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都是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余朋宴心里舒了一口气,她还担心周广斌诓她,没有叫人来陪,或者自己来早了,作陪的人还没到。其中一个男人见她进来,马上起身来迎,说:“来了呀,坐坐。”他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让余朋宴坐。余朋宴坐下后,他又殷勤地给她倒茶水。余朋宴估计这人应该是周广斌。果然没有猜错,倒完茶水后,他给余朋宴介绍另外一男一女,说是他的同学,男的叫昆虫,女的叫小芒,又给昆虫和小芒介绍她,说是文物局的余朋宴。

爱也是匮乏,是挑拣

余朋宴确定以前确实没见过周广斌,她不认识他。周广斌长得高高大大,国字脸,高鼻梁,皮肤白净,笑起来左脸颊还有一个酒窝,跟余朋宴想象的相反,他并非相貌平平,而是很帅气。余朋宴可以肯定,要是在崔曼莉的办公室里见过他,她绝对不会没有一点印象。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那天她进入政策研究室后他一直坐在对面的办室桌前,桌上的电脑显示屏挡住了他,假如他真给她续过水,可能那时她正侧着身跟崔曼莉聊天,并没有看到他。

是不平衡的配置,是受煎熬的心

余朋宴看到对面的那个叫昆虫的男孩正冲着她微笑,像是老熟人意外碰面的似笑非笑,也像是花痴看到美女的呆笑,这笑容,放在少年儿童的脸上,就是天真无邪,但呈现在一个成人男人脸上,则让人心里一凛,余朋宴正想说句什么,那人却先开了口:“余姐,你不认得我了?”

爱是午夜的病

余朋宴看着他,确实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她想不起他是谁了。

孤独感向他袭来,狭小的房间再次被虚无填满,他重复着一句句“你好”,像落难的水手持续发出求救信号,却无人愿意将其打捞上岸。我们谈论爱的美好,却羞于承认爱也是匮乏,是挑拣,是不平衡的配置,是受煎熬的心。爱是午夜的病。

昆虫说:“我是杨泰,小名叫昆虫。以前,我们是……”

图片 23

余朋宴一下想起来了,脱口而出:“你是杨泰呀,以前我们是邻居。”

他像被真空包装隔离起来的无菌体

余朋宴父母离异后,有好几年时间,她和母亲住在外公家,那地方叫做鸡尾巷,是河西路机械厂和农科所之间一条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巷,外公家隔壁就是杨泰家。余朋宴比杨泰大两岁,她们经常一起上下学。那时的鸡尾巷很荒凉,房子零零散散的,周围很多空地,不远处是河滩,到处杂草丛生,树木葳蕤,杨泰喜欢捉金龟子、萤火虫,同伴们都叫他昆虫。余朋宴十六岁那年,母亲买了商品房,她们搬进了市中心地段,才离开鸡尾巷。那时昆虫还是少年,现在长成一个满脸粉刺的大男人了,要是在大街上碰到,余朋宴绝对认不出他来。

躲避细菌似的远离一切麻烦

余朋宴看出昆虫跟小芒是一对情侣,小芒的头颅不时地会靠向杨泰的肩膀,杨泰也会用手轻轻地抚摸一下她后背上的头发,动作很自然、轻柔。小芒瓜子脸,丹凤眼,皮肤红润,看昆虫时眼波流转,有点媚,但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小美女。

依靠距离和空间才得以生存

一会儿, 上菜的服务员来了。周广斌和昆虫帮着摆酒精炉,上好菜,服务员又送上来两瓶二两五装的五粮醇,周广斌和昆虫一人拿了一瓶。周广斌问余朋宴喝不喝酒,余朋宴说不喝,他也没有强劝,自作主张地给服务员说,拿两瓶猕猴桃汁。余朋宴本来想说她喜欢椰汁,想了想,又没做声了。昆虫是熟人,聊了几句后,余朋宴的拘谨已经没有了,但不知道周广斌私下给昆虫和小芒讲没讲过他们是什么关系,也许在昆虫和小芒的眼里,他们也是情侣关系呢, 余朋宴觉得,这种时候,她最好少说话,于是就埋头吃饭。

除了上班时间,他尽量避免与人相处,虽然也有不算讨厌的同事和偶尔闲聊的朋友,但其实跟任何人都没有实质的交集。他像被真空包装隔离起来的无菌体,躲避细菌似的远离一切麻烦,依靠距离和空间才得以生存。不再渴望彼此理解,只要互不相厌就已够幸运。

周广斌、昆虫和小芒边吃边聊。昆虫喝了几口酒后,脸绯红,话也滔滔不绝起来。从他们说话中,余朋宴了解到他们仨人是同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不知是昆虫喝多了,还是他知道小芒根本就不会在意,他说到高二时周广斌追小芒的事,说周广斌托他给她送纸条。周广斌有些尴尬说:“有这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图片 24

昆虫说:“不信你问小芒,这才有几年,你就不记得了。”

洗菜刷碗在这里是件尴尬的事

小芒笑而不语,未置可否。周广斌有点急了,粗着脖子,正想分辩,这时,昆虫放在碟子边的手机“呜呜”地震动起来。他抓起手机接:“妈,我在外面吃饭,有什么事你说。哦,哦,你先放在那,我吃完饭就回来,你等一下吧。”放下电话,昆虫就把自己面前的酒瓶往杯子上面竖,倒完后,端起酒杯敬周广斌和余朋宴,说他干了就不加酒了,他妈叫他赶快回去,有事。周广斌和昆虫都一口喝完了酒。

但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

还没出大门,余朋宴就听到外面哗哗啦啦地响,她还以为是大街上的车流声,推开大堂的玻璃门,一股冷风朝她扑来,风倒不是太冷,但风里杂夹着星星点点的雨水,打在脸上脖子上,冰冷冰凉的。下雨了。

房间似乎有点像家了

余朋宴来时看到的那朵黑云终于带来了雨水。雨下得不小,街上不仅积了一洼洼水坑,很多地方还有流水。即使算不上大雨,也是中雨,这时候出去很难打到车,只要等两三分钟时间就会全身淋得精湿。余朋宴看了眼身后的周广斌、昆虫和小芒,他们也正望着马路,人人脸上都有种不相信眼前正在下雨的事实的惊愕。小芒说:“都没带伞啊?”

这是由一套普通住宅分隔出来的六个房间,她住其中一间,卫生间共用,没有厨房。为了节省开销,她会在下班较早的时候,到离家最近的市场买些菜,然后和男友在房间里做晚饭。洗菜刷碗在这里是件尴尬的事,但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房间似乎有点像家了。

昆虫说:“这是阵雨,一会儿就会停的。”

图片 25

因昆虫急着走,饭吃得有些匆忙,周广斌显然意犹未尽,他提议道:“要不一起去唱歌吧?酉北大厦三楼新开了一家歌厅,听说音响效果不错。”

最后,我们都过上了折中的人生

昆虫对周广斌说:“你们去吧,我今天实在不行,我妈要我去搬东西。”

平顺,但也只是平顺而已

“今天算了吧,下次再聚。”余朋宴不喜欢唱歌,更不喜欢进歌厅,她嫌那种地方太嘈杂、吵闹。昆虫显然误解了余朋宴的意思,以为他不去余朋宴就不好意思说去,于是他对小芒说:“你去吧,陪陪余姐,我们是很多年的街坊。”

很多时候,我们将就着过自己的人生,穿上不算难看的衣服,听着不够喜欢的音乐,在说不上好吃的餐馆吃饭,和不那么讨厌的伴侣在一起。因为我们懒惰,我们迟疑,我们害怕改变,我们抗拒做出选择,我们不敢面对心中真正想要的东西。最后,我们都过上了折中的人生,平顺,但也只是平顺而已。

小芒娇嗔地说:“那你帮妈搬完东西,一会儿再过来好不好?”

图片 26

昆虫说:“好。”这时,一辆出租车过来,昆虫冲了出去拦车,拉开车门后,他还回头冲他们仨人喊:“先走了,你们玩吧,我过一会儿再来。”

但在某些地方

既然昆虫让小芒留了下来陪她,余朋宴就不好意思说不去,那样会让小芒很扫兴,加之今天的接触,余朋宴对周广斌的感觉是不错的,至少不是对他很反感。今天他的表现与短信和电话里的直白和肉麻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要内敛、儒雅多了,但她实在是不喜欢唱歌,就说:“附近哪里有茶楼,喝喝茶,聊聊天吧,歌厅太吵了。”

你会很容易和它撞个正着

周广斌说 :“三楼也有茶馆,那就喝茶吧。”

大多时候我们会回避孤独,都是成年人了,还谈什么孤独?矫情。但它就像影子一样尾随着我们,你所能做的只有无视它,却无法摆脱它。但在某些地方,你会很容易和它撞个正着,比如半夜里空荡荡的卫生间,又或是一个人包场时的电影院。

小芒没有做声。余朋宴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失望,看得出她喜欢唱歌,不是冲着喝茶留下来的,但她没有明确表示反对,跟着周广斌和余朋宴上了三楼。三楼有一个宽敞的大厅,左右都有道,一边是歌厅,一边是茶馆。现在是中午一点多,歌厅没有嘈杂的声音,很安静。茶楼这边也没有人,临窗的十多个卡座空空荡荡的。周广斌要了一间包厢,坐下后,他给自己点了一杯绿茶,给小芒点了一杯红茶,问余朋宴喝什么?余朋宴要了一杯菊花茶。

图片 27

小芒低着头玩手机,茶水送来后,她一口也没呷。周广斌和余朋宴闲聊着,主要是周广斌说话,余朋宴听,偶尔插一句话。周广斌给余朋宴讲他的经历,说他出生农村,小时家里穷,好几次差点失学,后来终于考上了省内一所名牌大学。他读的是经济专业,毕业后本来想去深圳闯一闯的,他父母坚决不同意,要他回来,考公务员,捧铁饭碗。

认识的人好像很多

聊到这里时,小芒的手机响了。电话显然是昆虫打过来的,她一接就说我们在喝茶,你过不过来?又说,下大雨你就别来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又好像谁都不认识

小芒拿着电话边说边出了包厢。周广斌和余朋宴的说话被小芒的电话打断,一时陷入了沉默,谁也找不到话题起头。气氛有点尴尬。一会儿后,小芒进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就提起放在沙发上的坤包,对周广斌和余朋宴说:“昆虫要我过去一下,你们再坐一会儿吧。”

我大概是变成无聊的大人了

余朋宴跟着站起身来说:“我们都走吧?”

你会在难过的时候想找人说话,翻遍通讯录却不知道和谁开口吗?很多仓促间存进手机连名字都叫不全的人,时间一久越发连是谁都搞不清了。认识的人好像很多,又好像谁都不认识,朋友这个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我大概是变成无聊的大人了。

小芒按着余朋宴的肩膀说:“余姐,你再坐下呀,和周广斌聊聊天,昆虫说晚上请我们吃饭,到时一起去。”

图片 28

余朋宴望着周广斌,她希望周广斌也站起身来,大家一起走。但周广斌坐着不动,也不说话,只仰头望着余朋宴。余朋宴看到他眼睛里充满着期待她不要走的意思。小芒还在按着她的肩膀,余朋宴拗不过,就又坐了下来。

大概每个人都会在某时某刻

小芒一出门,周广斌就从茶几旁的凳子上起身坐到沙发上余朋宴身旁来了,他双眼直杠杠地盯着余朋宴。余朋宴看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不敢直视他,屁股下意识地往外移了两寸。周广斌跟着移了过来,含情脉脉地说:“你长得真美,我喜欢你。不,应该说我爱上了你!”

想要逃离眼前的生活吧

周广斌的嘴巴几乎凑到了余朋宴的耳朵上了,她感觉到有一股热气直往耳孔里钻,酥酥的,痒痒的。余朋宴有点慌乱起来,她知道这种感觉接下来对她意味着什么,她挺了挺腰,坐正身子,摆出一副不容侵犯的神态,说:“好了,好了,你正经点行不行,要不我就走了。”

大概每个人都会在某时某刻,想要逃离眼前的生活吧?离开洗衣机里堆积的衣物,离开冰箱中隔夜的饭菜,离开地板上越积越多的灰尘,离开那个不再相爱的人。但最终,所能做的只是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吐出,烟雾在眼前晃动摇曳,轻盈地逃出了那个牢笼。

周广斌收回了头,有点委屈地说:“人家就是喜欢你,从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了。”

图片 29

余朋宴说:“你晓得我比你大几岁吗?我们不合适的。”

珍惜那些会想念的人吧

“不就是大个两岁,最多就三岁吧,我不在乎呀!”周广斌边说边把左手搭在余朋宴的左手背上,摩娑起来。他的眼睛也直视着余朋宴的眼睛说:“而且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呢。”

在一切还不晚以前

余朋宴不敢看周广斌的眼睛,别过了脸,但她没有抽回被周广斌握住的左手。周广斌见余朋宴没有抽回手掌,更没有呵斥他,就把余朋宴的手掌攥得更紧了,他的右手绕过她的后背,沿着她的右肩下去搭在她的胸前,环抱住余朋宴。余朋宴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反感起周广斌动手动脚,大声地说:“你干什么呀?”她本能地去抽自己的左手,右手也去甩开周广斌搭在自己胸前的右手。她没有抽脱左手,右手刚去拿还未碰到周广斌右手时,他已上移到她耳部位置,一把抱住了她的头,把她的整个脸扳了过来。周广斌的嘴唇贴上了余朋宴的嘴唇。

北京的冬天很冷,到了晚上行人很少,她蹲在路边用粉笔画了一个圈,然后忍不住哭了起来。偶尔有路过的人停下脚步,他们会皱一皱眉然后绕道走远。或许除了她失去的那个人,没有人真正在乎她的遗憾,悔恨,委屈和不满,但终究也只好这样。珍惜那些会想念的人吧,在一切还不晚以前。

他强吻着她。

图片 30

周广斌的舌头热热的、湿湿的。刚一触到周广斌的嘴唇时,她浑身哆嗦了一下,就像触电一样,一种猝不及防的惊心和羞涩一下子把余朋宴的脸烧得绯红。此时,余朋宴意识到了危险来临,挣扎起来,她想推开周广斌,甚至想甩他一个大耳巴,她嘴里叫嚷着:“你不要这样……”她的话没有说完,周广斌的嘴唇又堵住了她的嘴唇。这一次,周广斌用了蛮力,把余朋宴的头颅箍得更紧了,箍得余朋宴几乎喘不过气来。经过一番不懈奋战,周广斌的舌头终于撬开了余朋宴紧闭的嘴唇。两条舌头搅在一起的刹那,余朋宴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口腔里灌进,像电流一样,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她的全身。余朋宴像一根干渴的面条被丢进了沸水里,立即全身软了、瘫了。

他热爱的东西似乎拯救了他

当周广斌把她放在沙发上,压住她,掀开她的裙子时,余朋宴的意识还很清醒,嘴里一直嚷着:“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嘛。”但她的身体迷离起来,反抗的意志已经被瓦解、消融得无影无踪……余朋宴感觉到她的身体某个部位一下子被填充满了,整个人膨胀起来,像一颗被放飞的氢气球一样,直往高空中飘去。她意识到再反抗已经毫无作用,嘴里喃喃地说:“门没打反锁呢,等下进来人了怎么办……”

又似乎困住了他

图片 31

他同时享受着极度的自由和不自由

3

我有个朋友,跟人合租着两室一厅,他房间里没有垃圾桶,没有衣柜,衣服搁在行李箱上,他说这不是他的家,很快就会搬走。他有很多书,文学,摄影集,艺术理论,每次搬家都非常耗神,但他从不把书外借给别人。他热爱的东西似乎拯救了他,又似乎困住了他,他同时享受着极度的自由和不自由。

一连三晚,周广斌都给余朋宴打电话。不早不迟,都是晚上十点余朋宴洗漱完后,刚刚躺上床时。每次都聊半小时以上,直到余朋宴说要睡觉了,他才肯收线。在他看来,因发生了那事,他跟余朋宴的关系已大跃进式地升级,从追求者和被追求者变成了热恋中的情人。每次通话,他都信誓旦旦地对余朋宴说他一定要娶她。第四天晚上,他就约余朋宴出去开房,余朋宴断然拒绝。发生那种事,对余朋宴来说是一个意外,是她不愿意去回忆的屈辱和疼痛。余朋宴虽然不是处女,也不是什么贞节烈女,但她知道那事是相爱后水到渠成的灵与肉的碰撞。退一万步说,至少也得是你情我愿,丝毫不受胁迫或强迫。她和周广斌才见一面,远远没有达到做那种事的境界。

图片 32

事后回想,那天,余朋宴的身体虽然迷离了,她的感觉却是非常不好,她觉得是被周广斌强奸了。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大。余朋宴不想去告发周广斌,不是她能理解周广斌的冲动,而是此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招。酉北是个小城市,一旦公安立案,传讯或刑拘了周广斌,不出一天就可以传遍全城,余朋宴是个未婚女人,不说今后怎么嫁人,就是别人背后指指戳戳也会让她受不了。还有,她也不想毁了周广斌,从跟他聊天中她知道他上学读书,做公务员也不容易。余朋宴思来想去,决定选择隐忍。每当电话里周广斌发誓说要娶她时,余朋宴嘴角就会浮起一丝冷笑,心里忍不住骂道:想娶我,就你那德性,也不问问老娘愿意嫁给你不?没告你强奸已经是对你无原则的宽恕了。

有的事情现在没有实现

本文由银河国际网址手机版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为什么结婚,人间日常

关键词: